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故友金胖子
    听到这咄咄逼人的系统声音,雷仁烦闷异常。

     “买!”狠下心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系统:购买成功。

     只听见哗啦一声,雷仁后面出现一包混合饲料。

     金鱼牌的!

     他从未见过,听过。

     打开之际,一阵醇香传来,雷仁忍不住呼吸一番,实在太香了,比他老妈炒的土豆丝还香!

     “系统,这是什么饲料,怎么这么香?”

     系统:此饲料乃是取自澳大利亚西山牛粪与黄金小麦等等有机材料制成的泥鳅幼苗专用饲料,纯天然,有机饲料!

     “考,牛粪!”雷仁眼睛都气绿了,这特么的有牛粪在里面。

     想想自己刚才吸道肚子里面那些醇香味道,雷仁现在就呕吐不止。

     半小时之后,才找了个水漂开始舀出饲料往幼苗池撒去。

     ……

     时间流逝,三天之后很快过去。

     雷仁将幼苗泥鳅移植成养池之后,生活开始变得单调起来。

     移至成养池的泥鳅在系统之下,十五天之后便可以上市。

     所以他每天就是检查泥鳅和投放饲料。

     终于在七天时候,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这一天,雷仁刚投放完饲料,回自家屋里休息时候,一阵轿车发动机的轰吟声音将他惊醒。

     只见,一辆白色轿车从直接开到了自家门口…

     从车上下来一个大胖子,此人戴着墨镜,打扮得极其光鲜,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格外好笑。

     雷仁走了出来,有些不明所以。

     胖子眼睛瞅了瞅雷仁,突然变得亮了起来,走了过来,语气有些急促道:“哎呀,真的是你吗?雷仁。”

     “你认识我?”雷仁觉得这浪子有些眼熟,不过,还真不认识。

     “天王盖地虎!”胖子没有不答反而喝了一声。

     “宝塔镇河妖!”雷仁眼睛一亮,道了出来。

     “原来是你,金胖子!”

     “你果真是雷贱灬人!”

     这个暗号,是当年看智取威虎山时候,两人记下逃课时候的暗号。

     这金胖子雷仁两人,便是初中时候的同班同学加死党,一起洗过澡,打过架,逃过课,抽过烟,偷看女学生洗澡!

     可惜是,两人初中毕业雷仁考了高中,金胖子辍学,自此之后来往很少。

     这一次能相见,还真的是意外!

     “有十年了吧!”金胖子顿了顿道。

     “整整十年…”雷仁道。

     “你特么变了很多…”金胖子瞅着雷仁看上看下。

     “你特么不是变了很多,看看,都胖成什么样子了?老实说,有没有二百五?”雷仁也同样看上看下,一脸鄙视道。

     “你,考,才见面就这么损我,是不是兄弟了?”金胖子白了一眼。

     “是兄弟才损你!”雷仁懒懒道。

     “行,我也是听别人说你回来了才来找你,想不到是真的,说吧,这些年混得怎么样?”金胖子认真问道。

     “还能怎么,老样子,倒是你,一副暴发户样子!”雷仁再次鄙视。

     “行行行,特么的这损人毛病一点没有变,先不说这些,你要是混得不好,来跟哥混,哥知道你脑袋比我聪明,一定混得比我好,这农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的!”金胖子语重心长。

     “你来找我,就是为这事?”雷仁微微蹙眉。

     “是啊,那天我在县城遇到了你们村的刘家良,他告诉我你回来了…怎么样,跟哥走,保证委屈不了你!你也知道我家开餐饮的,哥虽然做不了什么主,但还是能给你一间餐厅!”金胖子非常认真。

     雷仁知道他说的实话。

     “呵呵,我觉得农村很好啊,再说,我自己有自己的事业…你用不着担心!”雷仁道。

     要说他真不感动是假的,他已经动心了。

     可是,系统那冰冷的样子让他只能拒绝。

     系统:作为一个未来的雷布斯,你怎能连这点诱惑的受不了,拒绝!

     拒绝,他心在滴血!

     “你…”金胖子很吃惊,要知道,这小子可是没有那么强的定力的,怎么今天转性了?

     “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好,那和我去玩一趟,今晚哥在县城已经包了KTV了…”金胖子邀请着。

     “这…”雷仁没有马上决定。

     “系统,晚上应该没有问题吧?”

     系统:……

     显然默认了。

     “好…”

     “那我晚上接你…”金胖子说完开车离去。

     天色将完,雷仁喂养了最后一次饲料之后,便收拾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金胖子已经来了。

     “走吧!”

     他摇下车窗说到。

     雷仁给老爸老妈说一声,便上车。

     金胖子,原名金婉刚,由于喊的人多了,早已忘记了他的真名,都叫金胖子。

     “去哪儿?”雷仁看了看时间,六点多,很早。

     “帝都KTV…”金胖子发了一支烟,点了火抽了起来。

     雷仁接过一看。

     “中华,奢华啊!”

     “小意思呵呵…”

     金胖子笑了笑。

     雷仁:“……”

     过了一会儿,电话来了,是金胖子的。

     “喂,啊,到了,你们等着…”说完挂了。

     “谁呢?”雷仁好奇道。

     “过会儿就知道了…”金胖子神秘道。

     雷仁:“……”

     花果村离县城也不管只有五十公里左右,不过一小时便到了县城直接去了帝都KTV,车停下来。

     雷仁跟在金胖子后面一同进了KTV。

     进入KTV随即传来的一阵鬼哭狼嚎的歌唱声音,那声音一个盖过一个,一个比一个难听,雷仁发现今晚吃得饭菜有些往上爬!

     “怎么了?”金胖子发现雷仁怪异的神色,问了一句。

     “没…”雷仁摇了摇头。

     金胖子推开一间包厢,便拉着雷仁走了进去。

     “金哥,来了啊…”一群人围了上来。

     “这位是?”有人发现金胖子后面还跟着一人,询问道。

     金胖子把雷仁拉过来,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兄弟,雷仁。”

     “雷仁,这是县松江集团公子,宋小名,这是…这是…”金胖子一连介绍三四人。

     不过雷仁都不认识。

     出于礼貌,再者又是金胖子兄弟,他自我介绍道:“各位好,我叫雷仁…”

     “什么各位,要叫兄弟…”显然这些人都和金胖子交情很好的。

     “好,各位兄弟…”雷仁并不矫情。

     “啤酒开了吗?大家走一个,欢迎我多年的兄弟回来了…”金胖子吆喝着。

     “什么你一个人的兄弟,也都是我们兄弟,来走一个!”几人不满意金胖子叫法,纠正道。

     刹那,啤酒撞的噼里啪啦,每个人一瓶酒直吹了。

     雷仁也是直吹了一瓶啤酒,过了一会儿,不知道喝了几瓶,感觉头有些晕晕的。

     “我先出去一下…各位兄弟慢慢喝…”上班期间,他很少喝酒所以酒量不大,才几瓶头就发晕。

     出来KTV被风一吹,他感觉好多了。

     门前不远,有一个女孩寂寞的站在那里,帝都KTV门口有一条河流洛泽河,河水缓缓流淌,平面无暇,一轮明月高悬倒映在河水,河水明月面前,还有一道久久不动的倩影,这本是一副美好的画卷…但微风拂过,她裙摆拂动,河面起了波纹,让这道倩影显得很是孤独…

     她身穿一身雪白的过膝长裙,一头黑发自头散落在两肩,看起来极为赏喜悦目,只不过,她孤单的背影,总会让人感觉到她淡淡的忧伤。

     “这位小姐,你怎么了…外面很冷的…”不知道为何,他控制不住自己,居然走向了那女孩。或许是别人的忧伤触动了他心底那一根弦!

     她听到声音,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雷仁,过了许久,才道:“冷吗?世间哪里会有我心冷!”

     她,或许喝多了吧。

     也不过,人心之冷,北极也赶不上!

     “小姐,你喝多了…大半夜的,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鬼使神差,雷仁再次说了出来。

     “呵呵…”这次,她微笑着,转过身来。

     那是一张绝美的脸孔,这张脸并不是瓜子脸,而是有一点婴儿肥的那种脸蛋,那一点肥恰好,多一点则胖,少一点则廋。

     不过,雷仁总感觉她有些熟悉。

     少女看向了他,也是楞住了,过了好一半晌,才试探的问道:“你是雷仁哥哥吗?”

     “啊,你认识我?”雷仁敢保证,他没有见过这年轻女孩。

     “你真是雷仁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婉婷啊!”金婉婷美目煽动,带着万分惊喜的看着雷仁认真道。

     “婉婷,你是金胖子的妹妹?”雷仁终于想起来了。

     金胖子并不是独子,而有个妹妹叫金婉婷,只不过时间太久,他已经记不得了。

     “真的是你雷仁哥哥…”金婉婷确认之后,突然跑了过来,拥抱着雷仁带着哭腔。

     美人投怀送抱本是美事,可现在送抱的是十三年前那个八九岁还流着鼻涕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孩,雷仁就觉得不是一件好事。

     恰好,这时候金胖子走了出来,刚一看见雷仁和自己妹妹拥抱,浑浊的眼睛闪过一抹亮色,顿了一下,又走了回去。

     “这,婉婷妹妹,你别哭啊,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雷仁有些不知所措。

     金婉婷没有说话,只是抽泣的哭个不停,对此雷仁也无可奈何。

     好一会儿,金婉婷才哭完,看着雷仁有些幽怨的问道:“雷仁哥哥,这些年你都跑去那里了?”

     “以后和你说,我们现在回去,好吗?”雷仁摸了摸金婉婷头,安抚道。

     不知道是气散了,还是心情好点了。

     金婉婷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好的。”

     回到包间,又开始喝酒。

     男人之间,貌似除了喝酒第一,其他的排在第二。

     不知道喝了多少,醉了多久。

     朦胧之中雷仁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对自己说到:“雷仁哥哥,我喜欢你,喜欢你好多年了…”

     最后,还有一块软软的东西,压在了自己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