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如意精灵
    湛蓝的天空一碧如洗,半空中悬挂着的五彩云格外吸人眼球。作为天荒古道的守护精灵,它如此风情万种的表现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天荒古道里有原生人的存在。

     仰望着绚烂的五彩云,柯欣的面孔却是铁青的。她的手心里,一个苹果大小的泡泡正悬浮在那里。这是她的如意泡泡,也就是她的如意精灵的保护罩,如意精灵原本是该呆在里面的。此刻,如意泡泡表面上,一些绿色的小火苗正在跳跃。这些火苗就代表她的如意精灵绿火柴棍的剩余数量。

     眼见其中一个火苗迅速熄灭,柯欣恨得咬牙切齿:“第三根了!那个王八蛋看来不把我的如意精灵折腾完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行,我不能任由自己一时的冲动断送自己一生的幸福!”

     魂灵从艾天羽那个分身回到柯欣的本体后,柯欣就一直在处于懊悔焦灼状态。因为,无论她如何回味,她都体会不到一丝对于司林的特殊感情,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稀里糊涂把如同生命一样珍贵的如意精灵随便送给了一个凡人呢?

     柳眉一挑,玉牙一咬,一道取血咒语已然在柯欣心里默念开来。很快,柯欣的一个手指上,一滴鲜血跳跃而出,悬浮在空中,慢慢向泡泡逼近……

     虽然,柯欣已经用咒语封存了如意精灵的攻击力,但是,她目前的魔力还不足以将如意精灵的全部魔力封存起来,而她又不能将此事告诉父亲,所以,她只能在她的能力范围内想法把如意精灵召唤回来。现在,只要这滴血融入如意泡泡,并将整个如意泡泡覆盖上血膜,那么,她的如意精灵绿火柴盒便会瞬间回到泡泡里!

     柯欣之所以等到现在才出手召唤她的如意精灵,是因为取血这个动作本身具有强大的危险性。柯欣的这滴血要完全将如意泡泡覆盖,至少需要十秒,而在这十秒内,如意精灵那边如果碰巧在用溶血大法解除封存咒语,那么,柯欣将会被那人反牵制,成为那人的傀儡!

     柯欣思前想后,认定司林一介凡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如何解除封存咒语这么高深的事情,何况,仅仅十秒的时间,即便被司林知道了,也不会有这样的巧合两人会在同一时间滴血,所以柯欣才敢大胆一试。

     可世间的巧妙,又怎是柯欣一个小女孩拿捏得定的呢?

     话说司林再次点燃了一根绿火柴进行攻击,可这次依然和上次一样,虽然迅速攻破了驿站的门,但是,很快又有新的门重生出来。

     司林不由得疑窦顿生:“老伙计,你确定这绿火柴真具有超玄级的魔力?”

     “那是当然!不过嘛……嗯……”老伙计稍作沉吟后,迅速得出结论:“如果老夫没猜错,如意精灵的主人怕是反悔了,已经用咒语封存了如意精灵的攻击力!”

     “那怎么办?总不能这么无休止地耗下去,等火柴用完,只怕连保命的机会都没有了!”司林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司林的目光将茅草屋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试图能从中找到其他的突破口进入驿站,比如把茅草烧掉一部分或是土墙上挖个洞什么的。

     “别痴心妄想了!”老伙计一下看穿了司林的心思,“在你的实力超越巍大帝之前,你就只管老老实实考虑如何从门口进入吧!”老伙计的声音充满了不屑,“巍大帝设置的驿站,岂能这么容易被破坏?”

     “既然你这么了解巍大帝,那么,你来告诉我,我还有什么办法进这个门?”司林本就焦头烂额,被老伙计这么一挤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有个办法能解除如意精灵的封存咒语,就看你敢不敢了!”

     “啊?还有办法能解除咒语啊?那还不赶紧说!”司林没想到,老伙计会有压箱底的绝招。

     “血、染、如、意、精、灵!”

     “啊?”司林大惊,他的第一直觉是,必须得牺牲他的性命才能激发如意精灵的超强潜力。

     “啊什么啊?又不要你的小命!”老伙计一语道破司林的小心思,很是不满地冷哼道,“一个大男人如此贪生怕死,就算给你修炼到帝级魔法师,也没有资格研习‘天随我意’!哼!

     “你又哼什么哼!”司林仿佛被踩了尾巴似的大呼小叫起来,“你连人都没当过,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们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爱惜生命就是对父母的不尊重,你懂不懂?算了,你连爹妈都没有,跟你说这些都是废话!赶紧的,告诉我怎么解除封存咒语!”

     老伙计被司林顶得直喘粗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朽爱卿见了,赶紧出来打圆场:“圣魂大人请息怒,主人年轻气盛,说话难免直接,不过,却句句在理,不是吗?这正好说明咱们主人重情重义啊!圣魂也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比起我等小喽喽想必更加清楚,结交到一个真性情的人是多么难能可贵,我没说错吧?所以,您老大人有大量,别跟主人一小孩子计较,赶紧告诉他如何解除封存咒语,快些攻破这大门,进入驿站内修炼才是!如果小的没看错,圣魂您老在刚才扫视如意精灵后,魔力值连半格都不剩了吧……”

     “好吧,看在朽爱卿的面子上,老夫就不跟这小屁孩计较了!”老伙计顺势下了台阶,“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将十指扎破,同时将十指的血滴入绿火柴,然后老夫再拼着这最后半格魔力值,帮你施加解封咒语!你我必须配合得分毫不差,要不然,你我都会被这如意精灵给吞噬!”

     “好,我听你的指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司林顿时抛开一切恩怨,沉着冷静地准备行动。

     “好!事不宜迟,待会儿老夫就会用咒语破开你的十指,并将如意精灵悬浮在你眼前,等老夫说开始,你必须立即将十指的血滴到如意精灵上,记住,必须确保十个手指的血都滴进去!差一个都将功亏一篑!”

     “明白了!”

     司林话音刚落,十个手指便传来锥心般疼痛,血珠瞬间就冒了出来。与此同时,原本装在他兜里的绿火柴盒也一下飘在了他的眼前。

     “好,准备——,开始!”

     老伙计发完口令,即刻开始默念解封咒语,而司林则按照老伙计之前的指示,将十个手指头上的血珠全都往绿火柴盒上滴。担心自己眼睛看漏了,司林在十滴血珠消失在绿火柴盒上后,又马不停蹄地从各个指头上再挤出一滴鲜血滴在绿火柴盒上……

     “收!”

     随着老伙计一声暴喝,绿火柴盒突然爆发出一道气势如虹的烈光!

     烈光转瞬即逝,绿火柴盒一下坠落在地。

     同一时间,身在驭心城的柯欣骇然看到,她的如意泡泡一下破裂开来!

     司林赶紧俯身将绿火柴盒拾起,然后,他便听到了老伙计气若游丝的声音:“好了,小子,现在这如意精灵的魔力又恢复到超玄级了,你马上再攻击一下驿站的门看看!”

     “是!”

     司林没有任何犹豫,抽出一根绿火柴果断点亮,并再次扔向驿站的大门……

     “砰!啪!”

     激烈的绿火花如烟花般绽放后,驿站再次门洞大开。跟之前不一样的是,等了足足五分钟,司林都没有看到有新的门重生出来!

     “我们……貌似成功了?”司林没有贸然进门,而是站在不远处仔细地观察驿站。

     “不是貌似,是真的成功了!”朽爱卿的声音无比激动,“主人,你快看天上!”

     司林抬头一看,一株正在怒放的樱花树不知何时挂在半空。

     “好啊,你们这些老朽,居然敢带人来破姑奶奶的阵法!等着瞧,看姑奶奶下次怎么把你们捏成粉末!哼!”樱花树抖落一地的花瓣后,气嘟嘟地飘走了。

     “喂,我说,朽爱卿啊,这樱姐是这几天来大姨妈吧?”司林一脸的坏笑,脑海浮起了那个人丑脾气大的流氓兔姐妹的模样。

     朽爱卿“噗嗤”笑出了声:“回主人,咱们树精不管魔力多高,毕竟不是人类,是不会来那玩意儿的!”

     “怎么我看她暴躁得就跟大姨妈来了似的?是我看错了?”司林自言自语地摇摇头,算是就此打住这个无聊的话题,然后,他从绿火柴盒里抽出一根牙签,命令道:“你先进屋去瞧瞧!”

     牙签落地后,瞬间恢复成朽木的模样。收到司林的命令,这朽木显得有些扭扭捏捏。毕竟,之前朽木兄弟变成的白灰还躺在门口,身为同类,不可能不产生一点恐惧心理。

     “还不进去干嘛?还等小爷我给你配个结婚进行曲什么的才肯动,是不是?”司林开始冒火了。

     朽木打了个哆嗦,赶紧回话:“不敢不敢,小的这就进去!”说罢,朽木战战兢兢朝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这朽木兄弟停下脚步,探头探脑向驿站里张望。司林一时火大,一脚把朽木给踹了进去。

     “哎哟——,我的头啊!”

     一声惨呼从驿站里传来,司林顿时呆住了:这声音,怎么听都像是那个流氓兔姐妹的?是我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