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阴谋
    (1更到,2更6点上传)

     花东流家昨天《野外家神公司》送的高科技帐蓬,如发重病般抖颤得厉害,如汪洋中的一条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他娘的!干什么?”花东流见家都快毁了那还管得了那么多,怒气冲九天狂吼道,什么“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全它妈的见鬼去吧!

     顺手退下了左腕上的华夏牌价值近一千块的手表,扔给车中正发愣的美媚道:“我有急事,这块表就抵车钱了!”

     说完已经“呼啸”着冲了进去,原地就仅留下了一脸呆痴的凤眼美媚小嘴中着摸不透地喃喃道:“这是什么人!像流氓混混,又……又好像斯巴达克……”

     花东流快速冲进人群,窜到帐蓬前时,顿时心痛如麻,气冲斗牛,因为昨天还是崭新的帐蓬此刻已经千疮百孔,呼呼吹着的热风从一个个拳头大的破洞中钻了进来。

     蓬内好像被打劫过一般,新买的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全散碎一地。连新被子,被单都不能幸免,全被剪、捅破成了破抹布惨兮兮地乱散在那里。

     “表哥!呜呜……”表妹纳兰月儿哭喊着疾扑了过来,娇嫩的额头上此刻却是泛出铁青色,肿了个小笼包子般大的一个包,或爱的小巧嘴边也沾着些血丝……

     弟弟花超更是惨兮兮,整个脸已成猪头,血淌满面,还在往外直冒流着。不过!他很坚强,捏紧了小拳头双眼闪着仇恨的砺光,恶狠狠地盯着对面一群手持棍棒的文明人。

     “月儿!有哥在,别哭!哥会为你讨回来的,相信哥!”花东流冷得透骨如一枚万年寒冰打磨的细针劝慰着表妹,心情复杂异常。

     抬手摸了摸花超的额头上那艳红刺目鲜血,目闪寒冰利光称道:“花超!好样的,不亏为我东流的弟弟,花家没有孬种,小汉子……”

     此刻!

     花家破院对面的竹林中,一个戴墨镜的粗脸壮汉,放下手中的军用望远镜“嘿嘿”尖声阴笑,兴哉乐祸地说道:“刘爷!花东流那浑小子回来了,好戏要开啰了!”

     “嗯!少爷有交待,注意轻重,别把人给整死了。几条小毛虫,不值得……”一位身穿迪奥高科技真丝短衫,长脸圆鼻彼有点绅士风度的威凌中年男子,傲气冲天微摆手哼声道。

     “晓得!刘爷!他们可都有着武徒修为,不比一般的混混,力度拿捏得忒准!要人裂脚踝绝对不会断大腿,嘿嘿……”墨镜男恭敬地点头哈腰答着顺手掏出手机喊道:“喂!狗子、腾子,准备好了吗?叫顺子下手轻点,你他妈的别把人给整死了,不然!哼……”

     “他就是花东流!那酒后驾车害死李章(李副市长孙子)的死鬼就是他亲姑父。哥们上,扁这小子为李章出出气!”一夹在人群中的暴牙肥脸汉子,放下电话后立即开始鼓搔了起来。

     “我的孙子啊!你死得冤那!”一眼圈红肿,彼有些富态、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即时配合着马上就嚎哭骂道。

     “给我上,打残了我负责!”肿眼妇人旁一年轻漂亮少妇,也是鼓肿着眼圈咬牙切齿发着狠地喊叫道。

     打!打!打!打……

     一时间是群情激奋,热血迸发,暴牙汉子首先带头,同时又有几个混混样凶汉同伙跟上了,艹着木棍呼啸着扑向了花家兄妹。

     花东流已经明白了,这群人肯定是李副市长的老婆,亲戚鼓动人来报复的。

     腾地一下跳将上前,双腿叉开猛然大吼一声道:“住手!”

     可是人家哪有人听你的,二十来人抡拳、挥臂、弹腿、艹棍棒恶狠狠地就扑将上来了。

     为了保护月儿和花超,花东流急切中无意识地就运行起了‘养气术’。顺手艹起地下一根粗糙还有毛刺,大约三指粗的扫把柄,气劲鼓注下肌肉一阵“噼里啪啦”爆响颤栗。

     迅速闪转,发力左脚踮劲上步,拧腰,撑臂、横扫千军向右方扑上来的人群狠砺地砸扫过去,扫中一个算一个,此刻哪还管它后果什么的。

     啪!啪!啪!啪……

     咕辘辘!啪啦啦……

     刹时间!最早扑上来的四凶汉立即被扫砸得滚撞到了后面扑上来的人,连带着七八人都翻滚在地,撞得帐蓬中的锅、碗碎片“喳当”响成一团。

     “咔嚓!”扫把柄终于不堪忍受如此摧残毅然在断成了两截。

     嘭!啦!啦!

     花东流抓着两截断开的扫把柄被四人反震之力弹砸到了新买的已经断腿裂开的办公桌上,‘啪’地一声又翻腾在地,手上鲜血淋淋,背上也着了几下胡乱棍子。

     “砸死那臭小子!”一贼眉鼠眼凶汉,狂吼着艹着一根亮晃晃近一米长,也不知从哪个废钢厂捡来的厚实钢条挺力抬腿一跳,“唰唰”如猴子般影子一闪,敏捷地腾跃到了还在地下的花东流跟子前。

     右脚上步飞腾起近1米多高,手紧持钢条,迅速向斜下方力劈华山,“呼啸”着照准花东流的左腿阴辣直劈击而下。

     这要被他劈中特定“咔嚓”断腿成一独腿人!

     花东流虽说没学过什么真正厉害的武功招式,但平时电视中也见过一些,书上也有介绍一些等等,再加上苦禅大师也传了他几套健身拳法、腿法等。

     练得也是很顺溜的,见那鼠目汉子来势凶砺。疾速一个懒驴打滚,顺手从地下捞起桌子下的一块,不知那儿来的尖石块,拚砸了过去。

     在花东流内劲弹击下,那块尖利石块像枚飞镖一样,影子一闪首先就砸在了鼠目凶汉的大腿根上。

     啊!嘭!

     鼠目凶汉惨叫着整个后背摔砸在乱七八糟的地板上,“哐啷!”亮晃晃的钢条也甩弹在了另一边。

     “顺子受伤了!他娘的!砸死这个王八糕子!”暴牙凶汉狂怒暴喊着,弹身狂蹬,艹着粗木棍呼哧着劈将了下来。

     花东流挺身而起,顾不得背上,手上钻心般的扎痛。斜腾身,力踮脚跟,分手抡臂,断开的扫把柄成周杰伦的双截棍了,一截横上顶抵暴牙肥脸的粗棒子,一截狠辣不要命地扫砸向了后面跟上的人群。

     此刻的他就是一拚命三郎!什么后果以后再说。

     嘭!

     顶挡肥汉的一截扫把柄在碰在粗棒上后斜滑顺着就刺到了那肥脸凶汉的大腿跟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