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寒月是谁
    (2更提前到达,兄弟们的收藏、票票千万别忘了,新人可是急需这个哇!)

     “噢!鼓动!围殴!袭警!罪名不轻啊!”谢啸天满含深意地念叨着扫视了这群宋挺口中的刁民一眼面不改色,也不知心里想些什么。

     花东流可是静不住了,立即插话大声喊道:“血口喷人!谢团长,不可信他们一面之词!”

     “血口喷人!从何讲起!”谢啸天盯着花东流略带傲气地冷声问道。

     “你看看他们?这儿可是我的家……”花东流愤然拉出了鼻青脸肿,血污满面的花超。蓬头盖面,青色大包高高鼓肿起的可怜月儿。以及自已身上的伤痕……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捡重点快速讲述了一遍。

     血泪控诉了李家的仗势欺人,其暴行简直就是要置人于死地……

     “余军医!快给他们先清理,包扎一下,不然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谢啸天利芒一闪,口气和蔼了许多,微晃了晃头还微叹了口气说道。

     两个军医带着药箱上前迅速、简单地处理完伤口后说道:“不行!伤处太多伤口太大得去医院缝合。”

     “宋队长,你们地方上的事本来轮不到我来插手。可如果真像花东流这小伙子讲的事实如经的话,这也太那个了……你看此事怎么处理。是不是要请林局长过来一趟。”谢啸天还是淡定平静地问道。

     “不必了,小事何必麻烦林局。李家先垫一万作治疗费,其它的等调查清楚后再调解。陈姨你看呢?”宋挺心里一格噔,这林局长可是黑面包公。平时办案铁面无私,人称“铁手”,他如果来这事就不好办了。而且自已这次可是私自行动,就连队长都不知晓。最主要的是‘铁手’林局长还是市委常委之一,公安局长位高权重未必会卖李副市长的面子,所以赶紧征求李副市长老婆道。

     “好吧!我们走!”李副市长的老婆风势不利赶紧借驴下坡,气呼呼地答道,“哗啦啦”带着人先溜啦!

     “唉!这帐蓬破了,晚上怎么过?张旭,我们团去年不是有一批去年更新后退役下来不用的野战军用指挥员休息帐蓬。你回去后立即送一座大号的来,带几个人顺便给架好,棉被生活用品也顺带着拿点,就算是军民共建献点爱心吧!”谢啸天叹了口气,扫了花东流一眼说道:“走吧!”

     不过在经过花东流身旁时突然压低声音威胁道:“小子,不可欺负‘寒月’,不然,哼哼!这是我电话,有事找我。”谢团长捏了捏拳头走了。

     “寒月!还欺负?寒月是谁?我不认识啊!真是见鬼了。”花东流一脸纳闷不已,正想问问,可是人家谢团长已经走远了。

     花东流坐在床上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骨头好像没什么事,手腕、膝盖、关节、肘等都可以活动自如。人还能走动,只是身上划破了许多皮,皮肤扎刺一样痛……

     “奇怪!十几个人即便是用拳打脚踢,至少也得断几根骨头吧甚至丧命!按常理早就躺床上不能动了,身体怎么还这般精神,能活动。仅仅只是一些皮外伤……

     当时梦见到那叫‘乾坤鼎’的东东时,好像身上还感觉到有一股子温润凉流在滋润着似的。

     无底乾坤,西楚雄风,估计那鼎至少也得有二千来斤,谁有那么大力气托举起它?难道‘西楚’就是指霸王项羽,可那梦要做也得是在项家子孙的脑子里做才对,咱可不姓‘项’而是叫‘花’,真邪门!”花东流胡思乱想着。

     “你叫花东流混混,还你!谁稀罕这个。”正在这时候,QQ车里的凤眼黑衫美媚嘟撅着小嘴儿,站在他面前说着,顺手递过了花东流的华夏牌手表。

     “什么话?我姓花名东流,全名花东流,并没有混混二字,呵呵!”花东流接过手表苦笑着,心里忐忑不安地想道:“刚才惶急之下对这美媚妞是有些无礼,甚至可说是粗蛮,难道是来秋后算帐的。背运!真是衰!等着挨骂吧!”花东流微微不好意思地低垂下头等着黑天鹅美媚的劈头盖脸叱责。

     心里还在想:“骂几下也不痛,咱一大爷们还怕了这几声骂,来吧我的黑天鹅,等啥时哥哥有能力发达了变一公白天鹅好好陪陪你老人家,嘿嘿……”花东流嘴角边不经意地弯了起来,整个一正宗的银荡痞子相。

     “是不是要去医院?顺便捎带你们一程。”凤眼妹妹妩媚至极像一对情人含春样白了他一眼催道。

     “噢!谢谢!月儿,花超,走!”花东流差点感激而涕,直接就要狂喷出的‘我心目中的女皇也’这句话硬生生被他按回了肚皮,赶紧叫上弟妹。这有不花钱的便宜车不坐白不坐,至少也省了好几十块打的费,咱花东流此刻就快成乞丐到大街上要饭了。

     “这妹妹真是有些奇怪?我当时那样莽撞的对她,甚至还动了手,还蛮横的吹嘘她是咱老婆,没想到她还热心地送我去医院,难道看上咱花东流了?一见钟情的事这世道也不少,何况咱花东流可是长得英俊潇洒赛潘安,孔武有力赛斯瓦辛格……

     不过好像咱没这般子厉害,不会有啥阴谋吧?

     管她呢!老子现在穷光蛋一个,要钱没钱要势没势要家产的话就剩下这块破地了,最多挨一顿河东狮子吼外加一顿暴揍。一大老爷们还怕一个娇滴滴小美媚不成?死猪不怕开水烫……”花东流坐在车上胡乱YY着抱定了挨K的准备。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刚才的事对不起啊!”花东流见那美媚半天闷头开车不说话为了改善关系主动拉话道。

     凤眼美媚斜了他一眼,妩媚的嗔道:“查户口啊!不告诉你。先前的事,算啦!你确实有急事,我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

     “娘的!太媚了!会死人的!还搞神秘……”花东流感觉魂儿都快被她勾去了似的心里不满地叫道。

     此女虽说年纪不大,最多十七八岁,可是那一股妩媚劲儿,撩拔得人心火上涌,不能自已。而且此妩媚不同于野鸡的那种烂搔劲,而是一种纯天然的纯情妩媚显现出来的未加任何修饰的‘绿色妩媚’,现在不是流行‘绿色食品’、‘绿色蔬菜’,居然连妩媚也整出‘绿色’的了。花东流感觉鼻子有些发痒,差点流鼻血了,口里赶紧念叨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好多啦!

     “姐姐!你长得好美噢!你在哪里读书,我叫你姐姐,行么?我爸妈……呜呜……死……”纳兰月儿轻声问着,突然想起了死去的父母亲,开始冒泪抽噎了起来。

     “是吗?月儿也不差哟!别哭!姐姐也喜欢月儿!你叫姐姐寒月就行了,今年刚刚考上《龙都大学》,月儿想来玩只要告诉姐姐一下,我来接你好吗?这是姐姐电话。”凤眼美媚非常体贴人的慢行安慰着月儿。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