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车祸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唉!”

     “花东流,‘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陶公独爱菊,自拟为菊之雅尘脱俗。扯蛋!咱‘花东流’倒底想成什么样子花,挠心啊!”

     “不知老爸希望我成为什么样子的花,ju花幽芳逸致,风骨清高,被喻为花中四君子之一,咱花东流不喜做君子,但也不做上不了档次的贼子小人。梅花香自苦寒来,太苦了咱也不做,那是老黄牛精神,采花大盗太搔情咱东流倒可以试试,唉!名声太臭不行!风liu还行……”

     “老爸啊!你给咱取这个不像名字的名字到底为了那般?”

     呵!呵!呵!

     花东流满嘴酒气,醉熏熏、乐陶陶地在沿街河岸边喃喃着,哼着安雯的《月满西楼》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脚步七摇八晃如野鸡跳舞、踉踉跄跄犹如武二郎喝下18碗后打太极拳。

     夜!已经沉沉入睡啦,都快二点了。

     在炎炎夏夜里,街上除了几个哼着黄色小调,扯着破嗓子的醉熏熏酒鬼外,就仅剩下卡拉OK厅里,“啊!”“呀!”偶尔还会传来几声,撕心裂胆,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哭狼嚎声。

     月儿羞答答时隐时现,如一刚从床上爬起,云鬓散达,酥胸半裸的睡美人透现在薄纱似的烟云中,半掩着娇娇玉容。乳白色略显迷蒙的月辉,洒遍了神州大地。

     沿街塑料袋、快餐盒子、烟头等垃圾成堆的破落脏臭河岸边,暗淡的露灯辉洒下,一株古老、残败,奄奄欲死的大榕树,伸着布满苔藓,披着菤毛叶的老枝,无精打采地在街上挥舞着招揽行人。

     ‘知了‘火大着!

     它老人家根本就没时间概念,还在卖力地“叽叽”欢叫着,好像不把刚进入美梦中的人们吵醒过来,它是不甘心停歇的。

     叽、叽、叽……

     “急、急、急什么?”

     “你急老花才不急呢!惹火了老子来一顿烤知了大餐,那滋味‘啧啧’也挺不错的。”

     嘎!嘎!嘎……

     花东流在狂烈的酒精刺激下,脸庞红似三江火,此刻长指伸着正指着大榕树,恼怒不已地对着死气沉沉的枯败大榕树,疯吼着!

     “小子!鬼嚎什么?深更半夜的不睡,在街上浪荡发春啊!想泡马子到公厕去,那里梅毒、菜花、爱滋什么的都能治,太没道德啦……”

     “不是个东西!我呸!”

     大榕树对面,一座连外墙都没钱粉刷,低矮二层脏兮兮的麻黑红色砖头裸露在外已经算是危房的砖木小楼,楼上的破木窗猛不丁“吱——呀”吓人的突然打开后。冒出一个顶着乱毛毛鸡窝酷发,男不男、女不女的扁豆型翘头来,扯着他那娘娘腔嘶哑地破口骂道。临了觉得还不够解气,向地下狠狠地喷了一口臭浓痰。

     骂也累骂了!

     “嘭!”

     啤酒罐被他示威姓,扔手榴弹样砸下在街上炸开的刺耳声音响起来。

     “吱——嘎”

     扁豆乌**缩回,破木窗关上的声音接着跟上。

     “呀呀个呸啊!”

     “太监公公也跟老子较什么劲儿!有那股子浪劲找知了发浪搔去!”迷迷糊糊的花东流,感觉脸盘着了火似的,不满地狂嚎,发着牢搔

     此刻被太监扁头一阵狂骂,心底之火夹杂酒煞之气,“腾腾”源经脉,往百会穴直冲九天而去。

     酒煞剑天,气血上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俯身、抓石、收腹、弹腿、鼓劲、踮足、掷抛……

     瞄准太监扁头公公的破败木窗子。

     快、准、狠……“唰啦!”一溜黝黑石影子划过。

     “呯!”稳稳击中破门窗上本已就摇摇欲堕的玻璃,“卡嚓!”玻璃碎响中,紧接着又是“哗啦啦!”,碎屑如天女散花的落地声紧跟着。

     “好小子!胆敢太岁头上动土,石榴爷拔了你这兔崽子一身狼毛皮!”“吱嘎”开窗,“呼啦!”一道扭曲的白影,气急败坏地咆哮着,从破门窗中直如茅坑里的臭石头堕地而下。

     轱辘斜翻在地如葫芦,鲤鱼打挺,快速、敏捷、腾地而起。

     不过那啤酒罐爆炸的尖利“嘭”声,再加上玻璃碎开的刺耳声,倒是把花东流的酒劲震醒了一半。昏昏沉沉,晕晕乎乎中猛然发现一道白影如箭矢般,从对面街边狂飙追来。

     “娘的!身手如此敏捷,肯定是练家子,也许是混混头。三十六计,溜为上策。”花东流心里微微一愣,一格噔,喃喃着像汽车样挂档,脚尖踮地——

     发力、腾起、扭腰、沉肩、甩跨……撒开脚Y子。

     啪哒!啪哒!啪哒……

     刺耳的人字形牛筋拖鞋响声迅疾振动中。花东流这搔货已经如流星赶月,快如箭矢地划过街面。“唰!唰!唰……”呼啸着溜没影儿啦!

     苍老古衰的大榕树下,仅剩下呆呆望着花东流背影远去的扁头太监,大嘴中不敢置信地喃喃骂道:“是人!是鬼!强悍!娘的,那速度!快赶上子弹头高速列车啦!衰!衰!娘的!回去继续插小搔货……”

     “嘎!嘎!嘎!”

     “总算溜掉啦!真悬啊!嘿嘿!咱这《窝窝头市第一中学》校运会,千米赛探花,真不是盖的!当时多少美媚向我抛绣球啊!那秋波滟滟的眼神儿,撩得老子心里火烧火燎的。‘唰啦啦!’毛颤颤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哼!挺住!顶住!老子全不鸟她们……不过,唉!好像其中恐龙占多数,美媚倒是不多见……”

     花东流得意、疯癫、银荡地撅着屁股,翘起了嘴巴一笑,左手竖立朝天作了个BOS状,右手随便地那么往脸上一抹,整只手掌顿然湿漉漉的,热汗洗手啊!

     “可惜!可恨!这么贵的白兰地都变成汗了。妹妹你坐床头,哥哥我金枪候……”花东流十分惋惜地叹着气,甩了甩一头可媲美飘柔模特的短长发,左摇右晃鸭子学路地打着醉拳,左右晃荡而去,此刻酷似另一个武二郎再世。

     花东流,男,新历2015年国际六一儿童节刚满的18周岁。身高1.78米,国字形有棱有角的宽额脸庞。

     英挺的大眼睛上好看的双眼皮特别扎眼,人长得并不胖,高挺的鼻梁,长相堪堪达上了帅的门槛。

     如果非要个具体数字的话,打80分!

     留着一头飘逸的短长发,倒有点艺术家慵懒、俊朗、放荡不羁的气质。

     家住华夏国、南福省、德香市、窝窝头县级市,腾龙岭888号。

     八岁时无比恩爱的父母亲,相依着在银行柜台取钱时,莫名其妙地竟遭到抢钱犯的劫持作为人质,警方凶犯没抓着倒连累着花东流的父母遭了池鱼之殃——双双遇害。自此后就是唯一的姑姑花沁玲,姑丈纳兰若枫供养他和弟弟花超到现在。

     不过他也挺牛气,学费基本上都是自己打工挣的。

     今年以德香市第三名的优异成绩了,保送华夏国名校排名中,高居前三甲榜眼位的《龙都大学》。

     高考完放暑假了。

     今晚因为是高中同学最后的聚会,刚刚好又遇上了心仪的初恋情人凤飞飞。

     俩人在梦幻般的歌厅中,双双举杯,翩翩起舞。灯晃酒绿,结果在回忆淡淡苦涩而甜蜜的旧梦中,整整捣鼓下一箱六瓶装,1980年的高纯度血液似白兰地——喝高了。所以才会像个醉鬼在街上歪斜晃荡着巡街发疯。

     刚晃荡着到了车站附近,正想往上抬腿爬腾龙岭时。

     “有电话哪!有电话哪!”诺基亚中妹妹正娇媚地发嗲着。

     花东流颤瑟着手,七摸八翻,终于从裤兜中摸出了电话。醉晃晃地伸手按键时,错把接听键按成了结束键。

     “谁!深更半夜的打电话真烦人!幸好没接好,不管它。上岭回家也!不知花超和月儿去祝贺同学的生曰回来了没有?现在的小孩子,屁眼大就学人家电视剧中富家千金公子们搞什么浪漫的PT。老子都18岁啦,就吃了8个鸡蛋,4个蛋糕。唉!有代沟啊……”

     花东流抓着手机,唠唠叨叨地刚爬了几步。“有电话哪……”吵人的烂声音又响了起来。

     “喂!谁呀!还让不让人活!”花东流对着电话,不满地大声吼道。

     “你是花东流?”电话中一道浑厚男音焦急地问道。

     “嗯!是的,有什么事吗?”花东流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岭道的花岗岩条石石阶上子上顺带着想休息阵子。

     “你的小姑姑叫花沁玲,姑丈是纳兰若枫是吗?”男音像查户口般细细继续问道。

     “没错!发生什么事了吗?”花东流直觉有些不妙!人猛不丁地一激灵,酒劲顿然化作涔涔冷汗冒出,腾地站起大声问道(小狗子新书上传,朋友们看着顺眼的话赏个收藏外加一张票票就感激不尽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