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为钱刨坟
    “大嫂,你这袁大头最多值一百块,如果是龙币或者北洋龙等数量不多的种类就值钱多了,你这种只是较普通的,市面上还是比较多,再多要钱我就没钱赚了。”

     一个半秃头中年男子正在一灯光昏黄的小炒店门口与一花布大嫂子争论着,估计是正在买卖袁大头(银元)。像窝窝头市袁大头是较多的,因为以前国民党的残余部队好多都流窜到这里扎寨安营。

     “袁大头,袁大头,这东西好像挺值钱的,钱!钱!……啊!袁大头,有了……”

     花东流突然像是注入了一只强心剂一般想到了什么喃喃着发力使劲,身影子一晃就失去了人影。

     “呃!大哥,好像刚才身边有个人怎么转眼咋没影了?难道是鬼?”店门口那位手抓一个银元的大嫂,有些害怕的伸头朝着花东流消失的方向问道。

     “嗯!我也感觉身背后是有个人,咋的转眼就没影儿了,这事是有些古怪。这世道难道还真有鬼。不会吧!”该半癞子男子也有些怀疑地说道。

     花东流才不管他俩鬼不鬼的只管如浮光掠影直奔苦禅老和尚的《苦相寺》而去。一路狂飙下来实在是轻松写意得很,令醉意朦朦的花东流有种凌空飘飞之痛快感。

     这是因为花东流在功力大进的情况下先天气煞自然喷出形成体内大周天循环,在气流反弹作用下就像是在足底装了一台喷气式发动机一般,所以那速度就差凌空飘飞了。不过要做到长时间凌空虚飞那可是元婴期大佬才有的专利,离花东流最多‘先天’或者筑基初期境界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是那般容易的。不过以目前花东流境界在古武中那也算是一超级强者了,轻身功夫与‘燕子三抄水’也不惶多让。虽说还没达到踏雪无痕之绝高境界,但至少沾枝不断还是行的。

     足足一个钟头,花东流没雇车就靠着一双fei毛腿疾速狂奔,老远就望见了幽幽苍树掩映下宝相庄严的《苦相寺》。

     “也不知老和尚回来没有?”花东流喃喃着直扑大师房间。见里面居然有暗淡灯光亮着心里一喜,莽撞地直接连门都没敲撞了进去。当看见昏暗油灯下的苦禅大师时一下子像是见到了爹娘一般‘嘭’地一声跪那蒲团上大喊道:

     “爷!你帮帮东流,东流遇上过不去的坎了。”

     “东流,快起来,有什么事慢慢说,别急。我也是今天晚上刚回来。”苦禅大师也是十分惊诧伸手扶直了花东流急问道。花东流一向秉姓硬朗,不到最后到了过不去的坎绝对不会轻易求人的。苦禅大师深懂他的脾气。

     “刁铁头此人大师听说过吧!”花东流急切问道。

     “李家屯子的大土匪刁铁头在咱们这窝窝头市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得,你问他干嘛?”

     苦禅大师大反常态或者说失态,听到这个名字居然一向淡然的双眼都射出了令人寒目的神芒之光。

     花东流心里有些发愣,想:“难道大师与此人还有瓜葛,应该不可能。”

     随即摇了摇头说道:

     “听祖上说刁铁头这大土匪头子逃到李家屯子时,曾经动用了几十头骡子排了近一里长之地,运了几十箩筐的袁大头(银元)到这深山老林子中。听说还是国民党的财政部发的特别军饷,支持刁铁头搞破坏,而且还封了个少将空头衔。虽说后来被解放军剿匪部队打垮后失败被灭了,但也有老人说刁铁头当时并没死,而是带着一些残兵败将逃入李家屯子的深山老林中筑了一个假坟,里面藏的都是能‘叮铃铃’能吹响的袁大头。

     只是刁铁头这厮的假坟李家屯子人和一些外来的淘金者都找了几十年了也没发现一丝蛛丝马迹,包括咱们窝窝头市政斧,要知道这可是一大笔财富,直到最近十来年才渐渐冷了下来,传闻说是关于藏宝一说仅仅是子虚乌有之事,刁铁头人已化成森森白骨哪儿还有什么袁大头,直到现在已经没人再妄想着寻到刁铁头的假坟了。

     据说寻宝而死在咱们窝窝头市李家屯子这片遮天老林子的淘金者不下百人。深山中常常会不小心刨出死人的寒森森白骨来。东流也只是猜测如此,但眼下实在是办法了,宁可信其有,东流的表妹月儿需要换肾,估计得需100多万……想请师傅帮助搜找李家屯子那一带。以前听大师说曾经在李家屯子的深山老林子里生活了不下十年,对于那屯子地形山貌等方面应该比东流知道得多,看看是否有值得怀疑的地方东流想去搏一搏。东流总不能眼巴巴看着月儿去了,姑姑、姑父刚去……”

     “东流现在只想月儿能活得快乐,东流……”

     花东流阴沉着脸轻轻说着,到最后已经有些哽咽出声了。

     “什么?纳兰出什么事了?快说说。”当咋一听见好像是纳兰若枫发生什么事了,苦禅大师可是坐不住了,一向淡定的脸此刻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花东流只好流着泪把姑姑、姑父车祸之事说了,而且还说出了自已的怀疑等等。

     “太不像话了,想不到平时和气如佛的李副市长家人居然这般欺负纳兰后人。我明天找铁书记理论去。”苦禅大师气得胡子都在一颤一颤地居然一掌拍在床榻上震得‘嗡嗡’直响。

     “算啦师傅,时下最要紧的是凑到钱,所以这探坟之事刻不容缓,师傅能否帮帮东流。”花东流无奈地说道。

     “唉!想不到老纳只不过出去几个月居然发生了这样子的事,纳兰,多好的人啊!”

     苦禅大师叹了口气就没动静了,此刻小木屋中出奇的安静,估计在考虑着什么,花东流也不说话安静地等着,满脸略带希冀地盯着,内心也是痛苦与忐忑交杂在一起特别的复杂。因为关于袁大头之事他心里并没抱多大的希望,只是在心坎深处还存在着一丝不愿、不甘心梦破的幻想罢了。

     良久。

     苦禅大师那一向淡然从容没多少事能引起他变色的双眼中,居然射出了寒人的利芒,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令人颤栗的狠辣子劲。与平时世外高人、得道高僧的淡然平和眼神完全不是那码子一回事。

     “大师这是怎么啦,眼神如此犀利得可怕,好像比刚才还要亮了,不会是我的要求太过了惹毛了他,应该不会……”花东流心里悚然一惊更是不敢动了。

     “唉!”

     “东流,你坐吧!老纳给你好好讲讲关于我的事。你跟我修炼‘养气术’也近8年了,到现在还不知老纳的真实名字,不是老纳有什么秘密不可说,因为老纳不愿再回首过去那段已经逝去的苍凉悲凄岁月,往事不堪回首啊!”

     苦禅大师长叹了一口气脸色极为哀伤地述说道:

     “东流,老纳俗家姓风名无醉,以前可能跟你说过老纳的祖上原本也是一挺有名气的中医世家。9岁那年老纳刚从外面玩乐了回来正沉沉入睡之时突然被刀剑的‘呯旁’声惊醒了。发现我风家那大得出奇的四合院里已经是火光满天,祖上与父亲以及几个叔叔等人正挺刀与一群蒙面歹徒浴血力拚。

     虽然风家世代行医,但风家子弟都练有一身不错的硬功。像老纳教给你的说是健身拳,其实那些都是老纳我的家传绝学。以前怕惹上麻烦所以不敢说,在那帮穷凶极恶的蒙面杀手狠攻下,风家人终究不能比那一群噬血的杀人狂魔,半个时辰过后祖上与几个叔叔先后倒在了血泊中,而老道的母亲姐妹等都在烟火中先后被歹人残杀或者失踪了。

     (狍子正在冲榜,希望各位大大有V的捧个钱场——砸朵花吧!没入V捧个人场——收藏+票票。支持一下小狍子,我正在努力码字。狗子想:时下花东流的仙道修炼就从挖坟开始了,有了本事才能扬眉吐气。有的书友说是花东流太惨了一些,没关系,阳光总在风雨后。)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