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神女坑
    当时窝窝头市还乘机还建了一条二级路,而李家屯子这中将战斗过的老区却没沾上那中将多少光,仅仅是当时每家每户落下了二百斤大米,二百斤玉米棒子,二百块钱,仅仅个把月就被李家屯子这群野人整光了。

     穷酸样还是未有改变,连那屯子人想娶上媳妇儿都难于登天,估计仅比武者突破‘先天’容易那么一点点。不过李家屯子也有其土办法,那就是用闺女换媳妇的才迎进来了几百房的坑上女人,得以延续李家屯子的香火外加天寒地冻时暖暖被窝子,下下崽子,光棍汉子占了‘李家屯子’整屯子人的近一半。

     不然李家屯子早就发生了种族灭绝事件了。而花东流最好的同学‘牛大昆’家因为没有姐姐用作换媳妇的资本,所以其哥哥牛大炮至今还是光棍一条晚上尽抱着发黑、发臭的烂棉被子发春叫哮,偶尔还会换换短裤什么的惹得同床而眠的牛大昆心里是凄凄然。

     每次回校牛大昆都会把一些心事与花东流交流交流。而花东流的奶妈还是这李家屯子人,所以对于这李家屯子花东流的印象还是挺深的,挺有感情的。以前也来过几次。最主要的是这李家屯子有许多神秘的传说,花东流很好奇,一直都想去探个究竟。

     李家屯子因为太穷太偏僻在当下国家大力发展村村通公路的黄金时刻此屯子还是没通上公路。因为要开一条从窝窝头市到李家屯子的村级四米宽薄水泥路,窝窝头市设计院初初估算了一下,最乐观的估计也得花上几百万。

     几百万才整出一条村级公路即便窝窝头市富得流油估计都得摸摸钱袋子是否鼓得实在装不下了。何况窝窝头市本就是一个到处讨钱的丐帮县级市,所以这路一直都在规划中而无法摆上市政斧常委议事桌上。

     路不通再加上穷得掉渣子即便是一瞎眼姑娘也当然是不愿意来的,如果出钱买的话估计那彩礼至少得个四五万块,叫李家屯子人出四五万块去买一媳妇儿还不如把这钱直接砸到窝窝头市的野鸡窝来得实惠些,至少口味各有千秋。

     有几家能拿出这个钱来?

     在李家屯子估计一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而能拿得出这份钱的主早就撅屁股搬家到窝窝头市去了,天高任鸟飞,谁还愿硬赖在这鸟都不愿来拉屎的李家屯子这穷旮旯,除非是脑子烧坏了的暴发户还差不多,可惜的是李家屯子从没这种人。

     花东流这厮望着‘神女坑’愤愤然发了一顿子怨气牢搔骂了阵子娘。此刻才有空俯视起这天坑来,这‘神女坑’的面积并不是特别的大,周围直径估摸着也就将近8里之地。只是向下凹去的底部水雾蒙蒙根本就望不头,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些树尖丫子的幻影。

     “爷!这坑估摸着有多深?”

     “二千多米吧!”

     老和尚苦禅闷头正在套绳索随口答道,“坑底下怪石如犬牙交错,参天古树蒙蒙的让你根本就望不见天。杂草中浮浮沉沉不怎么稳实,一不小心陷下去差不多可以直接投胎转世了。而且杂草丛中毒蛇也不少,毒蝎子时不时会窜出几只来,咬上一口的话也差不多了。老纳在底部就发现了上百具狰狞的吓人白骨,当时刨土时有时随便挖上几鎯头就会刨出些零散的碎骨或者一个眼睛空洞洞的头骨来。东流,下去后一定得紧跟老纳的脚步,随时防备草丛中窜出的长蛇毒虫,还得注意空中的毒蚁蚊子等等,小心无大错。”

     绑好绳子后两人身上都涂满了防蛇驱蚁蚊的草药,虽说用处不是特别的大但也有一点震慑效果。这些东西老和尚做得非常娴熟,估计是因为常干这事儿的缘故吧!

     爷俩小心翼翼地抓着绳子慢慢向下滑着,天坑旁的石壁也是滑溜异常,虽说石壁上也长有一些杂木杂草,但更多的是一些苔藓之类滑脚的角色。而且在下滑过程中也得时刻防备那杂草或杂木树上是否有盘绕着的毒蛇蚁虫等。

     花东流就遇上过一条铁头蛇,这铁头蛇据说蛇头硬如铁疙瘩,普通人一拳砸到其头上自已的拳头还被其撞肿了,一般的菜刀之类劈在它头上根本就不抵事。除非作现代最坚利的那种合金刀具估计才有效。

     幸好花东流这厮的‘养气术’已修练到了第3层,不然老和尚还真不敢带他下到天坑底部。当时花东流抽出老和尚不知从那儿搞来的精钢马刀鼓气劲注入下一刀砍去,‘当’地一声火星四溅,花东流感觉手中大力一震,虎口微微发热,那把精钢刀都差点脱手飞出去了。

     而那只仅小碗粗的铁头蛇只是三角头晃了晃好像没事一样又张嘴咬了过来,花东流猛喝一声,左手勾牢了靠壁绳子,右手刀劈华山‘沙啦’微风都被刀劲摩擦得发出了响动,这一刀力劲刁狠,终于是把那只铁头蛇砍得摔到了天坑底下,也不知是死是活。花东流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擦巴了一下脸上淌出的汗珠子骂道:

     “妈的!这天坑还真是一凶阴之地,大凶不祥,难怪会有如此多的寻宝者送命。什么神女坑,根本就是一烂屁股的蛇虫毒窝子。”

     幸好花东流这厮虽说电脑经常上。但还没看过大片‘狂蟒之灾’,不然铁定以为自已到了该片的拍摄现场。

     “错了东流,这‘神女坑’不但不是大凶之地而是一块难得的风水福地。此地仙气缭缭,神木苍苍。你细细望望天坑四围的山峰怪石,是不是有点像是咱们华夏的上古四神兽拱卫着神女福祥之地。”

     老和尚如一风水学大师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颌下那并不多的一溜胡须仙风道骨的侃道。

     花东流听了一愣,这风水师古代称为‘堪舆术’,在腾龙岭就出过一位窝窝头市鼎鼎大名的堪舆大师,耳闻目睹之下花东流多多少少也学到了那么一点看风纳水藏龙之术。而老和尚的堪舆理论花东流倒是很少听他谈起。

     “爷会堪舆术?”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