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银蛇阵
    花东流这‘东坡肉’随着老和尚的神魂之音,一波一波的狂潮从丹田中杀将而出,直攻击入刺扎于人体任督二脉循环之中。

     “咔嚓!”

     一声轻微声响中花东流顿感百脉巨张,全身气流通达绕周身快速度遁流着,神经中感觉舒坦到了极至,那种痛快感实际有点像是大老爷们趴在女人肚皮上耸动到高峰后,那点精华从话儿处流动时的极度之爽,可惜的是花东流还是一童子鸡。

     当然没有那般欲仙欲死消魂经历了。所以叫他说他是说不出来的,只是感觉无限的爽。如果给花东流知道了这种爽坦子劲头就是那些女人的一溜黑能带给自已的话,也许他立刻就会杀回窝窝头市非把那天QQ车中的黑衣天鹅妹‘寒月’这媚妞给当场正法了不可。不过估计他还没那‘种’。

     “腾龙岭出来的果然不是孬种,老纳这些年来的辛苦终没白费。加劲吧东流,老纳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突破到‘养气术’的第6层就心满意足躺到棺材中死也暝目了。”

     老和尚居然如一孩子,兴奋得手舞足蹈的像是自已突然中了500万大奖似的。花东流眼前猛然就那般子突然浮现出了‘范进中举’的荒谬乔段子。

     “唉!老和尚是为自已的突破而成范进的,谢谢你!爷。”

     花东流这犊子默默地在心坎底里祝福着老和尚,“爷一定能活上一百五十岁,‘东坡肉’会让你看到突破第6层那一天的。苍天可鉴,曰月为证。希望爷能活得快乐。爷的快乐之源就是‘华佗经’,东流粉骨碎身即便它被处星生物抢走了东流也会完璧归赵的。爷,东流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快乐,快乐!”

     花东流的眼中已经隐隐有泪花了,但他努力地逼回了眼泪,因为他不想让老和尚看见自已的熊样。

     爷俩划着老和尚以前早就准备好的一根稍稍凿了那么一下子的也算得上是独木舟的东东开始渡小蓝潭。刚划到清凌凌蓝水中间时居然出现了老和尚渡了几百回都未出现过的怪异现象。

     潭中一排绳索样的水线向着花东流和老和尚坐着的独木舟快速围拢了过来,激起了蒲扇大的浪花。

     “奇怪!难道是水蛇?”

     老和尚有些疑惑不解,因为以前他已经渡过此潭几百回了都没发生什么牛叉之事,难道今天运背得走了狗屎运真的要倒霉了。看样子那卦挺灵的啊!

     ‘唰啦!’

     一声轻微绿光闪过,从独木舟的周围一下子腾出了十几条银亮亮的长得有点像银环蛇样子的怪蛇来。此蛇全身披着黄豆大银鳞片,粗如儿臂,不规则甚至带些坑洼的丑陋蛇头大如小排球,奇怪的是在蛇的下腭处居然还飘有几根银色胡子。

     “银子做的怪蛇,而且长着胡须,不知真银还是假银子。”花东流横拽着马刀还有心情调侃着,“老和尚,咱们今天真的撞大运发横财了,如果把这十几条银铸之蛇抓回去卖了换上一百来万应该不成问题。”

     “东流,此蛇看上去怎么不大真实,好像没有蛇的气机和血肉感,小心有诈,如果真是银环蛇倒不怎么可怕……”

     老和尚此刻眼神闪亮如利刺,直愣愣盯着扑腾过来的银蛇神情非常的凝重。

     “管它真蛇假蛇,先劈了再说。”

     花东流这厮听了后也是细凝神观察着,横刀长空劈了下去。

     马刀横劈到银蛇上居然轻若无物,涣起了一道道银影样的涟漪,花东流感觉十分的怪异。银蛇被劈后立即散成了一些银豆豆没了踪影。而花东流真切的感觉到了银豆上传来的巨大撞击之力,连自已的厚背粗钢刀都被那诡异的银豆豆绕斜到了一边,差点脱手飞弹了出去。

     “如假换包的假蛇,但力度却不小,真是怪,这样也行。”

     花东流心里暗暗吃惊,此刻倒真有些不敢大意了起来。还未等花东流松那般子一口气,后面的银蛇接二连三,前赴后继地张牙咬扑了过来。花东流和老和尚连连挥刀像劈柴样左右上下翻腾劈砍着。

     “老和尚,这蛇好像砍不尽似的,东流数着估计已经砍散了十几条了,怎么后面的银蛇反而越来越多。怪哉啊!”

     “小心点,老纳也一样。这蛇应该不是真蛇,是一种幻术。奇怪之处就是砍在刀下却感觉是真的,只是少了鲜血和惨叫声。如果没砍散不小心被它咬着了估计也不会好受。”

     老和尚有条有理的分析到,“道家修练有一种幻化之术,难道此蛇就是什么人在做法术弄出来的假蛇以此来攻击。神奇之术啊!”

     坚持了近一个小时,老和尚和花东流都已经是气喘如牛,脸上喷汗如雨,手腿也开始酸软感觉无力,丹田之气处于青黄不接之疲态。

     “老和尚,如果继续下去咱俩都得被此怪蛇活活累死。”花东流这厮一边砍劈着一边叫道。

     “除了此法别无它法,总不能停下。”老和尚也很是无奈地哼道。

     又过去了半个钟头,花东流一个动作稍慢了一点手臂被那假蛇咬了一口,‘滋啦’一声,此蛇居然从伤口处钻进了花东流的身体中,一股冰寒之气顿时就遁着花东流的经脉向其丹田内腑刺流了过去。

     “啊!”

     “冷死了。”花东流仰天如狂犬病发作状况,狰狞着脸咆哮道,五官严重扭曲变形。

     “气沉丹田,全速运转‘养气术’驱除蛇寒。”老和尚痛心地大叫着疯狂地挥砍着扑上来的银蛇,花东流可是他的希望,老和尚对他的感情不仅仅是师傅与徒弟,还有爷孙亲情等。本想急砍之下冲去相救花东流,可是此刻银蛇数量大增,根本就脱不了身。

     “杀!”

     花东流在银蛇化作的冰寒之气摧残下疯了,身子冷得抖颤,连眼珠子都变成了银色,有化形为银蛇之趋势。他狂吼一声,隐隐带有龙的威势。

     扎入蛇影中干脆舍弃了精钢刀直接用手抓,用嘴咬,一条条虚幻银蛇全把花东流的身子当成蛇窝钻了进去,奇怪的是此刻银蛇的数量居然慢慢减少了,钻入花东流的身子中渐渐地显现出了后继无蛇之状况。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