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融冰
    下一周钟梨跟杨子溪腻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提周六的事情,只是重复着日常,在班级、食堂和家之间三点一线往返,途中插科打诨、聊天八卦。

     虽然那天钟梨的落荒而逃让杨子溪觉得奇怪,不过钟梨自己不说,杨子溪也不问,只是偷偷在打听那个兼职教练的情况。

     若是放在三年后杨子溪已经上了大学的话,估计还能认识很多人,可以把这个人的家底都挖出来。可现在她熟识的人也还在高中吃喝玩乐当大王,她就全无办法了。

     她问过杨永认不认识体校的人,杨永怀沉吟了片刻,然后给了一个体校老师的联系电话。

     杨子溪顺着杨永给的号码联系上了那个老师。也许是杨永打过招呼,他听说杨子溪要打听一个人的时候也并不惊讶,根据杨子溪的信息三下五除二就找出了这个人,把他的档案、成绩和男女关系全部告诉了杨子溪,甚至没有问过一句多余的话。

     杨子溪正在心里感叹这体校老师也太正经了的时候,她又接受到了来自她爹的慰问。

     “听说张锋是有女朋友的,小溪你这样不太好吧?”杨永一边喝茶一边说。

     杨子溪正在书房里看书,被突然进来的杨永吓了一跳,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要查的东西是被全程播报的。杨子溪拍了拍胸口说:“爸,你吓死我了……”

     杨永笑着坐在书桌旁的沙发上,道:“你看什么书我又不会说你,自己玩自己的就好了。不过你之前知道张锋有女朋友吗?”

     杨子溪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上一世只知道张锋骗了钟梨五千块钱之后就消失无踪了,哪里知道原来还是脚踏两条船。那个体校老师告诉她的时候,她也很震惊。

     杨永“嗯”了一声,说:“那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杨永这话一说,杨子溪就知道爸爸是来找自己谈心的了。杨永谈话的风格永远都是先问你想怎么办,然后再说我觉得怎么样,看上去民主无比。

     杨子溪愣了一下,说:“我有分寸的。”她又不是一头栽进恋情里无法自拔,只是想防着钟梨越陷越深而已。可她又不能把钟梨的事情告诉爸爸,少女情怀总是诗,她觉得自己有义务替钟梨保守秘密,只好含恨背了这个锅。

     杨永盯着杨子溪看了一会儿之后,敲了敲扶手,道:“小溪,你上高中之后,我就很少跟你谈心了。一方面我觉得女儿长大了,可能不太想要我插手,一方面我觉得你上高中之后似乎成熟了很多。我也不说太多了,你说你知道分寸,那我就随你去了。只是一件事,有什么你控制不了的事情,一定要跟爸爸说。”他也只是来关心一下女儿的成长,既然女儿不愿意让他知道,那他干脆也就不插手了。

     杨子溪“嗯”了一声。

     杨子溪没空去体校蹲守,因此拿到各种联系信息之后只能暂时先按兵不动,一边让自己读大学的表哥帮忙打听下。

     另一方面,杨子溪跟晏海清的关系缓和了一些。

     这缓和主要是因为杨子溪,因为晏海清把作业递给她抄的时候,她会主动说谢谢了。晏海清第一次听到“谢谢”两个字的时候吓了一跳,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来,跑去了厕所。

     第二次的时候晏海清默不作声,低头写卷子,似乎完全没有听到。

     第三次,晏海清终于细若蚊吟地说了一句:“不用谢……”

     某一个课间老师发试卷时杨子溪不在,晏海清就帮她领了,领完折了几折,把分数隐藏了起来。杨子溪回来的时候,晏海清指着卷子道:“我没看你分数……”

     杨子溪看乐呵了。上一世她对晏海清没有直观印象,那一张照片就定格了一个人所有的性格特质。这一世有机会接触之后,晏海清的性格才渐渐丰满了起来。

     晏海清对周围人的态度变化很敏感。杨子溪第一天划完三八线之后,晏海清就谨守着这条线,丝毫不越雷池半步。之后把作业给自己抄也是迫于无奈,并不会显得太过殷勤。而在自己用“谢谢”表达了些微零星的善意之后,晏海清似乎也随之解冻了——她以前可不会帮杨子溪拿卷子,都是常易翻看分数的时候顺便给杨子溪带回来的。

     对人充满善意,却也有自己的骨气,不会热脸贴冷屁股。杨子溪有时候也会生出微弱的愧疚:即使晏海清会在未来抢陆阳文,可现在的晏海清什么都没做,还是一个出于青春期的敏感的小姑娘。自己莫名其妙给人家脸色看,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常易很快又转过头,翻动着杨子溪的卷子,道:“杨子溪你几分啊?刚刚晏海清还不让我看你的分数。”

     杨子溪对常易看分数的行为没有什么想法,要是上一世她可能还会出离愤怒,现在却觉得无所谓了,反正周围就数自己最不用功,对分数也没常易那么在意。可就算是这样,晏海清仍然小心翼翼地把分数折进去了,这个细节尤为体贴,在常易的对比下,让杨子溪很有好感。

     于是杨子溪再次真诚地对晏海清道:“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晏海清一愣,转头不说话了。

     .

     钟梨经常给杨子溪播报她“恋爱”的细节,说张锋有多么多么体贴。

     这些细节听在杨子溪眼里并不觉得多感动,也许是因为她对张锋的固有印象是负面的。她漫不经心地应和着,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钟梨才会透露出一点借钱的趋势。

     可奇怪的是,这几天钟梨的钱包似乎渐渐胖回来了。她恢复了饭后去买奶茶的习惯,每天拉着杨子溪多走一大段路,在路上又可以聊天。

     杨子溪不知道怎么回事,根据零星的记忆,上一世的这个时候,钟梨特别穷困潦倒,每天一个馒头加老干妈就应付过去了。可现在出了偏差,钟梨看上去甚至有点小富,难道是张锋这一世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收敛了?

     杨子溪把疑问压在心底,陪着钟梨去买奶茶。

     “……十一你要跟他出去旅游?”杨子溪诧异问。当时可没有这一出。

     钟梨点了点头,说:“是啊。”

     杨子溪皱着眉头:“你有钱吗?”

     钟梨狡黠地笑了笑,说:“我有办法。”

     杨子溪问:“什么办法?”

     钟梨却不说话了,点了一杯椰果奶茶。付钱的时候顿了顿,说:“诶,收银姐姐换人了?”

     杨子溪依言看过去,愣了愣,“晏海清?”

     晏海清抬头看了看杨子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我跟人换班了……”

     钟梨一愣,说:“这就是你同桌啊?”

     杨子溪点了点头。

     晏海清对后台说了一句:“一杯椰果奶茶!”

     杨子溪仍然对钟梨说的旅游耿耿于怀,问钟梨:“你哪里来的钱?”

     钟梨伸出一只食指摆了摆,说:“山人自有妙计。”

     晏海清似乎心情很好,跟钟梨的奶茶封杯的时候一直在哼歌,封好之后递给钟梨,说:“谢谢惠顾!”

     杨子溪仔细听了听,发现竟然那首《好人一生平安》。想到自己上午刚刚对晏海清说过这句话,杨子溪忍不住推断:该不会从那时候起,这歌就盘踞在晏海清脑袋里了吧?

     钟梨走出奶茶店,就拉着晏海清开始八卦:“哎,你同桌好白啊,她为什么能在这里打工啊?”

     杨子溪摊了摊手,说:“我怎么知道,你问她啊。”她顿了一顿,说:“钟无艳,你说的妙计,该不会就是打工吧?”

     考虑到石尧在打工,给同桌介绍一个也不是不可能。

     钟梨摇了摇头,说:“比打工快多了,也轻松多了。”

     杨子溪疑惑愈甚,却怎么也问不出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