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醉了
    杨子溪拿了那两杯果汁,就和晏海清坐回了原位。

     晏海清最后看了酒保一眼,还是选择了跟在杨子溪后面。

     坐在座位上,晏海清问:“你来过酒吧吗?”

     杨子溪的嘴唇亲吻食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道:“来玩过,不要告诉别人哦。”

     她的嘴唇微微向前撅着,晏海清竟然有点想亲上去。

     杨子溪喝了一口酒,道:“果汁也行吧,毕竟你没有成年。”

     晏海清:“……”

     你也一样没有成年好嘛!

     晏海清把目光从杨子溪的嘴唇上离开,喝了一口果汁,道:“表演什么时候才会开始?”

     杨子溪说:“我也不知道,这个得问成碧了。”

     说曹操曹操到,成碧不知道从哪里溜出来,一屁股坐在了晏海清旁边,看着果汁很诧异,道:“怎么喝果汁呀?”

     杨子溪摊手,道:“陆……卖酒的不让我们喝,说未成年。”

     成碧笑了一下,说:“文子就是这么麻烦,我去帮你们要。”

     说着她又一溜烟不见了。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的侧脸,没有忽略那个“陆”字。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你认识那个酒保吗?”

     “不认识,”杨子溪答得飞快,想了想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晏海清,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子?”

     晏海清心里一跳,看着杨子溪的表情,问:“一定要是男孩子吗?”

     杨子溪闻言一愣,随后想起来对方现在情系成碧,不由得暗叹自己的不严谨。她扑哧一笑,说:“女孩子也可以。”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说:“很淡定,很成熟,对待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还经常帮助我,保护我。”她看着杨子溪道:“还有,很好看。”

     晏海清几乎是怀着表白的心情在说这些话了,她以为杨子溪肯定能猜出来,因为这就是照着对方说的。可她丝毫没想过这个描述同样适用于成碧,让杨子溪理所当然的误会了。

     杨子溪笑了笑,说:“好的,我知道了。”

     她的笑容与之前无异,看不出反应。晏海清有些紧张,不知道杨子溪对自己的表白怎么看,忍不住追问:“你呢?”

     你呢?喜欢我吗?

     杨子溪说:“我啊,暂时还不想谈恋爱,所以也就没有类型这回事情啦。”

     她以为晏海清在问她喜欢的类型,高中生不都是这样的么?喜欢聊一聊理想型,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补犯犯花痴。

     晏海清听到“暂时不想谈恋爱”那里顿了顿,然后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谈恋爱?”

     杨子溪揉了揉晏海清的头,说:“至少要把你养大成年,妈妈为你的成长操碎了心,哪里有时间谈恋爱啦。”

     晏海清听了五味杂陈,第一反应是杨子溪要等自己成年才会考虑和自己在一起,可是对方自称妈妈,她又不是很确定了。

     她开始怀疑杨子溪有没有听清楚自己的意思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跟我谈恋爱。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成碧带着三杯酒回来了,摆在桌子上,道:“来,随意喝,我请客。”

     晏海清只得把话咽下,端起酒喝了一大口,然后不出所料……呛到了。

     杨子溪一边拍她的后背一边笑:“你那么渴的话喝果汁就好啊,喝什么酒……”

     她忍俊不禁,看着晏海清的脸涨得通红。

     晏海清摆了摆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杨子溪往她摆动的手里塞了一张卫生纸。

     成碧见状,说:“你们慢慢玩,演出要开始了,我去要去后台看看。待会一定要到前面去听哦!”

     杨子溪“嗯嗯”地代替晏海清答应了,然后继续拍她的背。

     晏海清好半天才缓过来,脸还是红红的。

     她说:“我也没想到这么难喝啊……好怪的味道。”

     杨子溪笑说:“小小地抿一口,要是还是不喜欢就别喝了。心情愉悦最重要。”

     晏海清又抿了一小口,这次方才品味出一些别的滋味来,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小心别喝醉啦。”杨子溪道。

     晏海清点了点头。

     调试音响的杂音响了起来,杨子溪拍了拍晏海清,说:“我们去前面吧,估计马上就要开场了!”

     酒吧里全是人,不过杨子溪和晏海清胜在身形小比较灵活,不一会儿就在最靠近舞台的地方找到了立足之地。

     成碧站在舞台边上,对着晏海清招了招手。

     开场就是一首主流的摇滚曲,主场不羁地亮相,一上来就是一声长啸。

     “他以为他是人猿泰山吗?”杨子溪道。

     “什么——”晏海清大声问。

     这个位置闹得很,不扯开嗓子喊根本什么都听不出来。

     杨子溪大声道:“没——什——么——”

     大声讲话的确比较促进情绪,还什么都没有做,杨子溪和晏海清就已经觉得相当亢奋了。

     她们站在最靠前的地方,听了一首又一首,因为太闹了后来都没有互相对话了,只是为了防止走散紧紧地抓着对方的双手。

     成碧推荐的那个北京来的摇滚歌手的确很不错,很能带动观众情绪。不过听完那一首之后,晏海清突然觉得一阵异样的感觉直接从胃冲上喉头。

     她想吐。

     她捂住了嘴,摇了摇杨子溪的手臂。杨子溪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连忙对晏海清道:“去——厕——所——”

     她拉着晏海清的手,艰难地在人群里开路,不断地重复“让一让”,终于带着晏海清到了卫生间。

     晏海清一直低头捂着嘴,从动作上来看,真的极度不适了。

     杨子溪拉着她到了卫生间,把她塞进了隔间,一进去晏海清就吐了。

     杨子溪轻轻地拍着晏海清的背,道:“你是不是喝酒喝醉了,晚上好像也没有吃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晏海清没办法说话,只能伸出一只手,不停地摆动。

     杨子溪笑了,塞了一条手帕到她手里,说:“吐完了擦擦嘴,吐了也好,不怕醉。”

     晏海清艰难地反手抓住手帕,手指不经意间在杨子溪的手心挠了挠。

     杨子溪道:“下次不敢带你喝酒了,未成年真的不能喝酒。”

     晏海清吐完之后擦了擦嘴,这才有机会还嘴:“我就是吐一下,至于么……”

     杨子溪笑了笑,按了冲水的按钮,道:“去洗一洗吧。”

     她们到了洗手池,晏海清弯下腰,用双手接水,清洗起来。

     杨子溪的手还是放在晏海清的背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笑了,说:“我看起来好年轻啊,嗯,不仅年轻,还漂亮。”

     “要脸吗?”晏海清在洗脸的间隙瞥了她一眼。

     杨子溪接着道:“要啊,脸好看才能找有钱人包养我。”

     “你自己已经很有钱了啊……”晏海清想了想,又开始打听价格:“这位小姐,包养你需要多少钱?”

     杨子溪装模作样地想了一会儿,说:“不说别的,至少一个月三万吧。”

     说完,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一个明显喝醉了的女声道:“让我、让我进去!”

     另外一个男声说:“小姐,你走错了,这里是男厕所,那边才是女厕所……”

     杨子溪一愣,这个男声特别像陆阳文的。

     另外的男声道:“她要进去,你就让她进去嘛,嘿嘿,这里不是自由的国度吗,你一个酒保阻止这位美女追求自由干什么?”

     那个女声含糊不清地说:“就、就是……”

     陆阳文无奈道:“真的不行,这位小姐喝醉了……”

     “嗨,你小子挺多管闲事啊,人家自己愿意的!”

     随即是陆阳文的闷哼,似乎是被打了。

     “让我们打十拳,我们就放过她!”

     杨子溪听得发愣,脑子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次陆阳文也在医院旁边的小巷子里救了她和钟梨石尧,现在又在酒吧里打抱不平,的确是他的性格,只不过是最开始的。

     正义,忠厚,善良。

     陆阳文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杨子溪在发呆,自然也听不到晏海清在说话:“……我折一只千纸鹤一块钱,一个月给你三万只千纸鹤,可以包养你吗?”

     杨子溪却头朝向门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的侧脸,安静又沉稳,脸颊白里透红,眼神带着一点点忧伤。她不知道杨子溪为什么突然发呆,只觉得对方发呆的时候尤其地……好看。

     酒劲并没有随着呕吐消失,还在晏海清的脑子里盘踞。

     她盯着杨子溪的侧脸,也忘了自己在说什么,忘了自己在哪里,忘了杨子溪刚刚“忽略”了她的表白。

     她不由自主倾身,然后……

     吻上去了。

     这个吻蜻蜓点水,晏海清还没弄清楚杨子溪皮肤的触感就分开了。

     它冰冰凉凉的,是被自来水洗涤过的干净而纯粹的吻。

     杨子溪立刻就回过神,她惊讶地回头,看见晏海清含糊的眼神,似乎是醉了,却又似乎还清醒着。

     她吓了一跳,问晏海清:“你是不是醉了?”

     晏海清也吓了一跳。

     吻是想吻的,可是这种冲动来得冲动,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呢,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扑上去了。

     说到底,不过酒壮怂人胆。

     于是杨子溪用受到惊吓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晏海清的胆子便瞬间缩水了。

     “……呃,醉了。”晏海清只能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