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示范
    晏海清承认自己醉了的那一瞬间,心里七上八下的。

     说实话她并不觉得这个理由靠谱,从来只听过醉了的人说自己没醉,哪有人争着抢着说自己醉了的?

     就看杨子溪信不信了。

     晏海清这边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杨子溪那头却敷衍得不得了。她简单地接受了这个设定,随后道:“醉了的话,那我们就回家吧。”

     说这话的时候,杨子溪甚至还盯着门外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晏海清一方面觉得放下心来,另一方面又有些失落。

     这个吻来得太突然了,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要是杨子溪追问的话,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难道直说“我喜欢你”?

     可是没准备好是一回事,杨子溪不问又是另外一回事。对方这样毫不犹豫地相信了,是不是说明从来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晏海清喜欢杨子溪的可能性。

     晏海清心陷冰火两重天,恍恍惚惚地跟在杨子溪身后出了卫生间。

     一出卫生间,便看见有个人倒在男厕所门口,还有两个看上去像是混混的男生站在那人面前,俯视他。

     晏海清吓了一跳,斗、斗殴?

     杨子溪目不斜视地经过,小声提醒晏海清:“别看。”

     晏海清谨遵嘱咐,同样目不斜视地从那三个人旁边路过,余光却瞥到倒在地上的人有些眼熟,正是那个不让她们买酒的酒保。

     酒保躺在地上,形容狼狈。也许是注意到她在看自己,他对着晏海清扯出了一个笑容。

     晏海清吓得赶紧加快了脚步,脚尖撞到了脚后跟,都要贴在杨子溪的背后了。

     杨子溪带着晏海清在舞池里找到成碧的时候,成碧正在疯狂地跳舞。

     杨子溪在她耳边吼道:“晏海清醉了——我带她回家了——”

     成碧点了点头,问:“要不要送——”

     晏海清连忙摇了摇头,于是杨子溪拉着她出了酒吧。

     一出来就感觉冷,把晏海清身上仅存的酒意吹没了。

     杨子溪看了看周围,说:“打个的士回去,先送你回家。”

     晏海清:“嗯。”

     杨子溪站在路边等车,一边等一边问晏海清:“你没带书包,没关系吧?要不要回学校拿?”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妈妈不管我这个,没关系,就这样回去吧。倒是你……你爸爸真的有帮我们请假吗?”

     正巧拦到车了,杨子溪一边笑一边坐进后座,道:“当然。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爸爸很开明的。”

     想到杨永在同性恋上的态度,晏海清只能默认这个评价,然后坐在了杨子溪旁边。

     杨子溪上车之后还是有一些心不在焉,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晏海清看着光影在她脸上交替,觉得此刻的杨子溪有些陌生。

     这种突然陷入自己的思考里的样子,不太像熟悉的那个整天问她要作业抄的杨子溪。

     要更深沉,也更……寂寞。

     晏海清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杨子溪的手,问:“你怎么了?”

     杨子溪猛地从回忆里惊醒,笑了笑,说:“没怎么。”

     却没有把手抽出去。

     晏海清稍微握紧了些,道:“你……是不是认识那个酒保?”

     不管是买酒时候的表现,还是刚刚在厕所里的走神,都说明了这一点。

     就算晏海清不知道杨子溪到底在想什么,也多多少少可以猜出来。

     杨子溪垂下眼帘,说:“不认识……”

     就算问了也不愿意告诉我么……晏海清觉得有些沮丧。

     “我还不认识他呢。”杨子溪又说,“希望你以后,也不会认识他。”

     晏海清完全不知道这两句话之间的逻辑关系,不管是“还不认识”的说法,还是莫名其妙扯到自己,她全都不懂。

     可是看见杨子溪认真的表情,晏海清又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

     金钱的力量是伟大的,杨永出面请假,班主任事后什么都没问,只是叮嘱杨子溪她们俩要把那天晚自习写的英语报纸补起来。

     学校课业繁重,抽出额外的时间补作业不是很容易。等写完的时候周五已经过去,周末来临。

     周六,杨子溪和晏海清特地给咖啡馆里请了假,因为这一天晏柔柔说了要请杨子溪去家里做客。

     晏海清还顺带着邀请了钟梨和石尧,四人小团体玩的好,这次就当是个小型party好了。

     他们到的时候吃了一惊,因为晏柔柔母女俩把房子重新装饰了一遍,风格还跟他们上次庆祝晏柔柔出院的一模一样。

     晏柔柔浅笑盈盈,道:“上次我精神状态不太好,浪费了你们的一番心意。今天就当补偿那一天吧。”

     钟梨和石尧很不好意思,腼腆道:“阿姨你太客气了……人好了就好。”

     只有杨子溪直接扑到了晏柔柔身上,说:“阿姨,晏海清生日的时候你有没有这么用心啊?”

     晏柔柔摸了摸她的头,说:“我顶多给她下碗面,我可是给你准备了蛋糕的。”

     杨子溪沾沾自喜,道:“所以你比较疼我咯!”

     晏柔柔从善如流,“对,比亲女儿还亲。”

     晏海清:“……”

     上次在医院里晏柔柔和杨子溪就一唱一和,亲女儿还有没有人权啦?

     她站在屋里对所有人招手,说:“进来吧,我家店里的东西随便吃啊。”

     几个小孩子飞一般地跑进了里屋,杨子溪直接拿了两包虾条,分给了晏海清一包。

     晏海清接住,笑得眉眼弯弯。

     上次她说自己最喜欢吃虾条,没想到杨子溪居然记住了。

     晏柔柔招呼完之后便进了厨房,把客厅留给同龄人玩耍。

     钟梨抢占了电视机,道:“我要看宫锁心玉!”

     她调到了湖南台,恰好正在播。

     石尧颇为不服,说:“今天有机器人对战比赛,我们看那个吧。”

     钟梨:“我不!”

     然后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杨子溪在一旁围观,只想发笑。她悄悄跟晏海清点评:“你看他们俩,怎么跟小孩子一样。”

     晏海清说:“你不也是小孩子么?”

     杨子溪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从茶几上捡了一张方型纸,问:“你就是在这里折千纸鹤的?”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晚上有时候看看电视剧,一边看一边折,可快了。”

     杨子溪拿到纸就不由自主地动手折了起来,一边折一边说:“竟然还有时间看电视剧,你挺闲的啊。”

     晏海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作业写完了嘛。”

     杨子溪几下就折好了前置步骤,到了拉伸翅膀的时候。她顿了顿,没舍得拉,而是仰头看着晏海清,递给对方道:“还是你来吧,要是我来的话,这只千纸鹤只怕要哭。”

     晏海清笑了笑,没有接,而是趴在沙发靠背上,伸手环过了杨子溪。

     她把杨子溪圈在怀里,两只手分别捉住杨子溪的手,道:“我觉得挺简单的啊,你怎么老是不会。看我示范。”

     她怀着某种隐秘的*,夹着杨子溪的手指,捏住了千纸鹤的翅膀。

     晏海清的手不大,却能够把杨子溪的整个手都包起来。她的指腹按在对方的指甲上,指甲清爽干净,圆润修长。

     杨子溪细嫩的手背就在她的掌心,晏海清甚至有点怕一个用力就红了。

     怀里是生动活泼的杨子溪,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晏海清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美人在怀,她自己倒有点慌了。

     她的胸就贴着杨子溪的肩膀,心又开始噗通噗通跳起来。

     实在是太大胆一点了吧,杨子溪到底会不会发现?

     那种犹豫又忐忑的感觉又上来了,肾上腺素飙升,晏海清几乎是屏住呼吸,等着杨子溪的下一句话。

     杨子溪虽然觉得这个动作有些亲密,但是并没有觉得过火。她笑了笑,说:“嗯好啊,你拉一下,让我感受一下,我就不用力了。”

     语气毫无变化,根本没有意识到晏海清的忐忑。

     晏海清竟然觉得有些失望,她心里波澜万丈,对方却古井无波,两相对比之下很容易浇熄激情。

     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期待对方主动发现这件事情的。

     晏海清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注意感受啊,我家里就这一张纸了。”

     杨子溪轻轻地“嗯”了一声,觉得脖子有点痒。

     晏海清的叹息就扫在她的后颈,让她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脖子,手也抖了一下。

     晏海清没有说话,经过了最开始的紧张之后,也不再屏住呼吸了。

     她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杨子溪感受着这不算平缓的频率,突然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晏海清是不是哪里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