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开学
    那一场“谈判”一样的对话结束之后,杨子溪控制不住情绪,收拾了所有练习册,连生日蛋糕也没等到就走了,自然也没有写完作业。

     没了大学霸晏海清的加持,杨子溪就有点有心无力。比起上一世来说,她的确有好好学习。可是她总像是缺了一根筋一样,在记忆数字方面很不在行。

     好比说过年之后换的那个手机号码,这都半年过去了,她仍然不记得。

     不过自从那次吵架吵到分手之后,杨子溪倒是把晏海清的电话号码背下来了,虽然还不知道能派上什么用场。

     开学的前一个晚上,她痛定思痛,决定赶作业。她摊开练习册,补到一半打开了电视剧,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十点了,开学第一天,她并没有拥有一个新的开始,而是走上了“迟到、迟到、迟到!”的老路。

     她看着那本摊开到第五页的、后面没写的寒假作业,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去了学校。

     反正再严重也就是请家长而已,她不在乎,杨永也不在乎。

     等她慢悠悠打理完所有的事情,慢悠悠地吃完泡椒米粉,又慢悠悠地到达学校走进教室的时候,班主任正在口沫横飞地开班会。

     她在门口声若洪钟:“报告。”完全没有迟到者的自觉。

     “高中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班主任一句话说到一半,被打断之后看向杨子溪,很明显地愣了一愣,然后指了指她的座位,道:“……坐下吧。”

     班主任心里特别苦,自己酝酿了好一会儿的思路就这样被打断了。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他重新整理语言,同时盯着杨子溪的背影,目送着她走到座位。班上同学见班主任久久不说话,以为班主任要发火了,也都看着杨子溪。

     杨子溪承受着全班的目光,然后在所有的目光里挑选了最特别的一缕,自然地对着晏海清弯了弯嘴角。

     晏海清也回了一个笑容。

     杨子溪走到自己那一排,看见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一小摞整整齐齐的寒假作业,可能是刚刚收上来的。

     常易见她过来了,胳膊揽向那摞寒假作业,同时嘴里小声道:“不好意思……”

     常易是组长,总是要收发东西,收上来的练习册摞在一块比较占地方,她以往就很为这件事情发愁。这次成碧缺席,杨子溪迟到,常易先占用一下杨子溪桌子也无可厚非。

     杨子溪特别大度道:“没事,接着放吧。”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因为成碧的缺席而空出来的座位上。

     常易说:“谢谢啊。”

     这样一来,杨子溪就坐在了晏海清的身后,她明目张胆地打量晏海清。

     晏海清还是老样子,脊背挺得直直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辫,露出的脖颈纤细洁白,让人非常有咬一口的欲望。

     ……难道我是吸血鬼吗?杨子溪反思自己。

     班主任终于组织好了语言,道:“考试成绩很重要,努力学习是正确的,不要让未来为现在买单。”

     “又是新学期开始了,有想要调动座位的吗?还是按照上次的规矩,自己跟想要调动的同学商量,商量好了之后自己换。这个过程我就不参与了,也不放在现在来做,你们课下自己沟通,自己换。都十几岁的人了,这点事情应该是做得好的吧?”

     杨子溪把眼神从班主任身上收回来,看了看晏海清的脊背,想要晏海清搬回来的欲望又蠢蠢欲动。

     该说出口吗?这算正常的朋友往来吧。

     那么,这又算是平等的交流吗?会不会是自己擅作主张一头热,结果晏海清不高兴?

     假若晏海清真的不高兴,她能够直接拒绝吗?这算是上次达成的“平等合约”的一部分吗?

     杨子溪琢磨了好一会儿,拿不准晏海清到底对这事怎么想。她心里忽上忽下,偶尔觉得这只是普通的提案而已,偶尔又想起常易上次没同意这次肯定也投反对票,就算问晏海清愿不愿意也是白搭。

     可是……还是想问问呢。

     杨子溪把双手搁在了桌子上,然后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随着同晏海清距离的缩短,她的心跳竟然越来越快。

     噗通、噗通——

     连脸上也开始烧了起来。

     明明只是想问一个很普通的问题而已,明明还没碰到晏海清呢,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了?

     杨子溪伸出手,轻轻地拉了拉晏海清的马尾辫。

     晏海清马上转过了头,直直地盯着杨子溪,以眼神询问:怎么了?

     杨子溪又怂了起来,摇了摇头,说:“没事。”然后低下头,开始玩起桌子来。

     这个动作配合粉红色的脸,有点娇羞的意思。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回了头。

     杨子溪在这个时机突然作妖,晏海清心里猜测是为了换座位的事情。但是猜测不是现实,只要杨子溪不说什么,她就不知道该怎么问。

     【你想跟我同桌吗?】

     ……

     晏海清只好转头继续听班主任开班会。

     “还有一件事情比较重要,不知道你们都听说过没有。夏令营的时候大家分到了这个班,主要依据的是考试成绩和个人意愿。”班主任道:“那时候填文科的都在一到五班,相信在座的大家都填的理科。经过一年的学习,有没有同学对理科不太适应,或者不太感兴趣的?这个星期可以提出申请,文理科可以互转。”

     班上没一个人说话,沉寂如死水。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人会往火坑里跳。能考到十八班来,说明成绩还不错。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学理科就是最好的路了,怎么会有人想转文科呢?

     杨子溪一愣,却想着:上一世有这个政策吗?

     上一世的确有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的学生,不过那是高二暑假的事情,当时是说那个学生实在在理科班撑不下去了。全校议论纷纷,一是不理解理科生为什么会抛弃理科选文科,二是都高三了,转到文科还有用吗?

     那件事情成为热点,就是因为没有官方渠道可以理转文,那个学生的行为在高中生眼里算得上是离经叛道了。

     可是这一世怎么又多出来这么一个政策?

     杨子溪百思不得其解,正在抓耳挠腮呢,晏海清突然迅速地转头看了杨子溪一眼,又立刻转回了头。

     杨子溪:???

     杨子溪觉得这一眼着实奇怪的很,便伸出手指,想在晏海清的背上写字。

     她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上课小纸条都是写在手掌心的。鉴于现在的相对位置,写在背上也不算离谱?

     刚刚开学,时间还踩在夏天的尾巴上。晏海清穿的衣服轻而薄,触感细腻,杨子溪觉得自己都要摸到对方的内衣扣了。

     手指刚刚触上去的那一瞬间,晏海清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她不由自主地向前倾身子,杨子溪的手指便与对方的脊背分开了。

     杨子溪一愣,以为晏海清不情愿进行这样的肢体接触,于是想要把手收回来。

     下一瞬间,晏海清的脊背又贴了回来,甚至比刚刚还要接近,杨子溪的指尖都要微微弯起来,才不至于刺痛晏海清。

     只有一个小小的动作,既没有语言,晏海清耳朵也维持着正常的白皙。

     好像之前的闪躲是错觉一样。

     杨子溪看着自己弯曲的指节,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她的指尖在对方的后背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继续写到:【怎么了?】

     除了比划比较多以外,这个问句毫无内容。晏海清愣了愣,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杨子溪又写:【你学理科?】

     在晏海清只能回答是或否的情况下,强行追问“刚刚想说什么”显然没用,杨子溪闲得无聊,于是随便提了一个她早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晏海清比较擅长理科,而且学理科容易就业,晏海清肯定要考虑这个,是绝对不会转文科的。

     杨子溪却没有想到,晏海清顿了顿,没有点头或者摇头。

     晏海清迅速地转过头,在杨子溪的桌子上抽了一张纸巾。在这简短的空隙里,晏海清小声问:“你呢?”

     要不是杨子溪一直盯着她,确定她有动过嘴唇,杨子溪都不能确定晏海清提问过。

     问完之后,晏海清又转过了头,做作地擤了擤鼻涕。

     ……不是拆台,晏海清这演技实在是太烂了。

     不过杨子溪几乎立刻就知道了对方三番两次转头的原因了,晏海清担心自己要读文?

     这个认知让杨子溪心里暖了暖,她再次提起手臂,手指在晏海清的背上停留。

     她划了短短的一横,想要继续的时候,班主任突然宣布班会结束,然后冲着杨子溪招了招手,道:“杨子溪,你过来一下。”

     杨子溪手上的答案还没给全,可班主任点名了,她只得站了起来,走向讲台。

     经过讲台的时候,她拍了拍晏海清的肩膀,以示安抚,意思是:安啦,我读理科。

     班主任这个时候找自己什么事?刚刚的沉默应该是生气了,难道是要老生常谈说自己迟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