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朋友
    杨子溪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回”到了大学,就是她上一世就读的吊车尾一本。

     教室里微风习习,她坐在最后一排自习,最前方的黑板上写着【距离期末考还有18天】,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觉得不对。

     ——这明明是高三的把戏。

     旁边坐了一个*头的女孩子,她搞不清楚那个女孩子学什么的,对方一直在敲打键盘,也许是个程序媛。键盘声与翻书声交相辉映,竟然显得这个教室有些嘈杂。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人影朝最后一排走过来,杨子溪一抬头,发现是晏海清。

     晏海清身材比高中的时候更加颀长,穿着北欧性冷淡风格的衣服,阔腿裤掩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走起路来干脆利索,表情也冷淡的很,是冰雪美人款。

     可就是这样的着装,晏海清却涂着妖艳的大红色口红,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本该觉得违和的搭配,在杨子溪眼里,竟然觉得十分性感。

     像是故事书里出现的美貌妖精,完美地融合了两种特质,就为了蛊惑主角。

     见到杨子溪抬起头,晏海清笑了笑,这一笑打破了身上的自有的疏离气场,简直春暖花开,令人迷醉。

     杨子溪还没反应过来,晏海清就坐在了她旁边,支着胳膊看向这边。

     杨子溪小声问:“你不带书来复习啊?”

     晏海清却道:“我已经毕业了,来等女朋友的。”

     她其余四指撑着脸,小指头敲打着红色的嘴唇。双目含笑,春光无限。

     杨子溪沐浴在对方的目光之下,心跳竟然不自觉地加快了,怦怦直跳。

     晏海清甚至微微张开了嘴,含住了她自己的小指头。从唇缝里,似乎可以看到柔软的舌头。

     杨子溪咽了一下口水,终于忍不住了,问:“你女朋友是谁?”

     她在心里想着:我还不是你女朋友呢,你这样说太早了。

     下一秒却看见晏海清伸出手,指向了自己身后那个敲打笔记本的女孩子,说:“她啊。”

     杨子溪瞪大了眼睛,回头看见那个女孩子对晏海清笑了笑,说:“我好了,我们走吧。”

     晏海清毫不留恋地起身,伸手揽住了那个女孩子的肩膀,两个人一块儿出了教室。

     这个剧本转折太快,杨子溪一脸莫名,亲眼见证了画风急转直下,而她无力挽回。

     搞什么鬼?!

     杨子溪情绪跟不上反应,下一秒已经拔腿跑了出去,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回事,晏海清怎么就有女朋友了?她女朋友不该是自己么?那个程序媛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翻遍前文也找不到啊?!!

     她冲出教室,气喘吁吁,在楼梯拐角处看见了晏海清。这时候晏海清又是独自一人了。晏海清回头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笑。

     她跑到晏海清的面前,仰着头直视晏海清的眼睛,问:“你女朋友呢?”

     脑子里却在想:为什么晏海清比自己高怎么多?是因为高跟鞋吗?

     晏海清说:“就在面前啊。”

     杨子溪就是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的。

     她醒过来之后,没有去追究为什么晏海清都毕业了自己还在期末考的问题,没有追究为什么晏海清比自己高的问题,也没有去追究似乎不太一致的人设问题。

     她满脑子里都是一件事情:晏海清有女朋友的时候,她特别难过。

     梦里面情绪跟不上剧情,但醒过来之后,所有的感受慢慢回笼,该来的心悸也就来了。

     现在她坐在床上,感觉心一阵一阵地抽搐,疼得不行,每一个细胞都在发问:晏海清怎么有女朋友了?晏海清怎么能有女朋友?!她的女朋友明明是我!!!

     她呆了好一会儿都没恢复过来,反而恍恍惚惚地拿起手机。

     她想给晏海清打电话,听听晏海清的声音。她想约晏海清出来见面,看看晏海清的样子。

     这个虚拟的梦赠与她一场虚惊,也终于让她领悟了,她的确喜欢晏海清这个事实。

     如果这都不算喜欢,那么还有什么叫喜欢呢?

     她一边疼痛一边欣喜,两种感情拉扯着她的思维,叫她晕晕乎乎的。

     等她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手上的电话已经接通。

     晏海清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惺忪的睡意:“喂?”

     杨子溪一惊,下意识去看屏幕右上角的时间,显示着3:47。

     该是安眠的时间,自己却在这里打电话,企图倾吐爱意。

     像个傻逼。

     她犹豫地想要挂断电话,趁着晏海清还没认出来是她。

     “……杨子溪?”晏海清的声音清醒了些,语气也很犹豫,“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

     杨子溪听见听筒那边悉悉索索的声音,晏海清似乎从床上爬起来了。

     杨子溪愣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说:“没什么,就是……梦到你了。”

     这个开场比较尴尬,晏海清沉默了好一会儿,只有电流声嘶剌剌地响起来。

     凌晨一片静寂,房子外面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像是整个世界被按了静音键。

     杨子溪听着晏海清的呼吸声,觉得自己的确是太冲动了。现在两个人的关系脆弱得很,本来就还处于重新定位的阶段,像是非朋友非爱人的薛定谔状态。

     那么自己这个电话是要干什么呢?

     说我梦到你了,说我喜欢你了,说我们在一起吧。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操蛋。

     晏海清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哦。”

     听着晏海清的声音,杨子溪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平静了下来。她看了看窗户,窗帘严严实实的,遮住了所有的光亮,然后随口瞎扯道:“你睡觉不关机啊,小心辐射。”

     换来了更长时间的沉默。

     “哦。”晏海清又说。

     这两个“哦”字磨灭了杨子溪的所有冲动,她反思了一下这个行为,觉得按照常规考虑,晏海清没有挂电话已经够给面子了。

     就没听说过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的,就算做朋友也不是这么个做法。

     杨子溪干瘪地笑了笑,说:“我就是试试你有没有睡觉,很晚了,该睡觉了。”

     “嗯。”晏海清却没有挂电话的意思。

     “我就是关心关心朋友,真的。那你早点睡,晚安。”杨子溪说,然后举着手机,等晏海清首先挂断电话。

     晏海清顿了一会儿,却道:“你最近还好吗?”

     “嗯?”

     “早点和电话,这种事情……”晏海清说得很慢,也很低沉:“会让我觉得很怪异。”

     “对不起……”杨子溪说。

     晏海清说:“我们分手分得太快了,你还没有转换过来吧。其实习惯也就好了。”

     杨子溪“嗯”了一下。

     “总是要……慢点习惯的,”晏海清说,“多做点题就习惯了。”

     果然是学霸本性啊,杨子溪想。她犹豫了一下,问:“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晏海清顿了顿,半晌答:“是的吧。你想当朋友,那就当吧。不过你觉得,朋友该是什么样子的?”

     杨子溪一愣,知道晏海清是在指责她最近的行为。

     “你觉得呢?你说,我听着。”杨子溪说。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经验,你看上去倒是很懂,”晏海清笑了笑,在电话里说:“但是,我觉得这些事情该停止了吧。你真的让我很难过。”

     杨子溪抿了抿唇,不知道为什么,重复了最开始的那句话:“我梦到你了。”

     晏海清一愣,过了一会儿,顺着她的话说:“你梦到什么了?”

     杨子溪说:“我梦到和你一个大学了,我们在教室里自习。”

     她没敢说她的梦,只能遮头藏尾,半遮半掩地营造出一种美好的梦里氛围。

     好像她的梦不是修罗场,而只是平淡而无趣的生活片段。

     晏海清笑了笑,说:“这有点难,好好学习吧。”

     杨子溪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以她们俩目前的成绩差异来看,的确没什么可能上同一个大学。

     晏海清一副要冲刺国内top2的架势,而自己知道自己的潜力:吊车尾一本的吊车尾专业。

     ——如果不努力的话。

     杨子溪想了一下,只能挫败地承认,那个梦就没有一句话是真的,除了知道晏海清有女朋友之后的心悸。

     杨子溪说:“我们有可能上一个大学吗?”

     “有点难,你先把理化生提起来吧。”也许是谈到了成绩,晏海清还能语气平静地给出中肯的建议。

     “好吧。”杨子溪说,又问:“那你有可能跟成碧在一起吗?”

     她忐忑地抛出这个问题,也许是深夜寂静的氛围刺激了她,她突然有点担心,梦里的女生有可能是成碧吗?

     有可能是随便一个别的女孩子吗?

     以及她们……有可能复合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铺垫在一起,层层递进,杨子溪已经做好了依次问出来的准备。

     可下一秒,晏海清却说:“很难,妈妈让我高中不要谈恋爱。我要好好学习啦。”

     杨子溪顿了顿,把接下来的问题都塞回了心里。晏海清的回答让她平静了下来:对方是一个高中生,一个把未来都压在高考上的高中生。

     就算自己重新定义了爱情,但是晏海清却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了。

     对方还有家庭,有梦想,有拼搏与未来。

     那句“好好学习”的分量太重,杨子溪便问不出别的了。自己带给对方的似乎只有痛苦,而对方顶多只愿意当朋友。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杨子溪迅速地冷静下来,她压下了心里的蠢蠢欲动,说:“那好吧,好好加油,祝你金榜题名。”

     “谢谢。”晏海清说。

     “那……以后还是朋友吧?”杨子溪又重复道。

     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毛病一样,一两句话来回问,她都怕晏海清把自己拉黑。

     可晏海清说:“像杜宇那样的朋友吗?可以啊。”

     杨子溪这下子才真正地笑了起来,说:“嗯,那睡吧,天快亮了,晚安。”

     “好好学习,你可以找我借笔记,”晏海清说,“拜拜。”

     然后电话就挂掉了。

     杨子溪听着嘟嘟声,由梦引起的心悸也消失了。

     对于晏海清来说,的确是高考比较重要。而自己,也真的该好好学习了。

     不管怎么样,先从平静而不逾矩的朋友关系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