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吃醋
    杨子溪:【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的。】

     钟梨:【……】

     石尧:【……】

     钟梨:【你难道不喜欢晏海清?我以为你还蛮喜欢的。。。】

     杨子溪看着抽屉里的手机屏幕,叹了一口气。

     现在十五班在上机,杨子溪则拿着手机建了一个q.q群,三个人一块儿聊天。

     她建完群,就把这些天的事情一股脑说了出来。

     当面描述一段失败的感情需要勇气,杨子溪觉得有点丢脸,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坦白。

     隔了一层网络,就似乎什么都能说出口了。

     可是她看着钟梨抛出来的问题,手指却顿住了。

     晏海清在问这个问题,她自己在问这个问题,现在连钟梨也开始问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在问杨子溪,因为这个问题只有她知道。

     可是她愣了愣,打出一行字:【我不知道,就是因为我不知道啊……】

     群里沉默了下来。

     杨子溪又打:【我是对她还蛮好的,但是说实话吧,有时候就是觉得她是小孩子……】

     【就是,哄小侄女的感觉,你们有没有过啊?小侄女问你要糖吃,你知道她不能多吃,但是偶尔吃吃没关系,你又恰好在口袋里装了糖,就……】

     【给了呗。】

     【单说谈恋爱,我是无所谓谁和谁的。反正高中生,谈恋爱跟过家家一样,也玩不出什么火来……晏海清喜欢我,正好我又不讨厌她……】

     【最开始我是这样想的。】

     杨子溪飞快地打字,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也许正坐在一块儿讲小话吐槽她呢。

     钟梨:【然后呢?】

     杨子溪:【然后……然后晏海清说我不用心,问我是不是喜欢她。再然后我们冷战,再然后我们分手了,再然后我就在q.q群里跟你们八卦了。】

     杨子溪本来以为这些说出来挺丢脸的,可没想到,把当时的心情全部打出来,摆在屏幕上,心情反而畅通了许多。

     也许,一个人闷头想是什么都想不出来的。只有跟人交流,白纸黑字、切切实实地承认,事情才会条理清晰起来。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焦躁地叹气,继续打字:【所以……到底什么叫做.爱啊?】

     她叹完气之后直接把头砸在了课桌上,课桌发出“砰”的声音,把常易都吓了一跳,侧过头看了看她。

     震动通过课桌传到了晏海清的椅背上,晏海清往前挪了挪椅子,杨子溪于是更加郁闷了。

     钟梨:【我不知道。。。。。。】

     钟梨这辈子也就喜欢过张峰,发现张峰那样子之后她就对感情谨慎了许多。再说那喜欢里说不准掺杂着对于强者的羡艳,也不一定纯粹,自然也就答不出什么。

     杨子溪根本就没指望着真的有人能回答,只是自说自话感叹一下而已。

     然后紧接着,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在那个私聊窗口里,石尧发来一条信息:【做.爱你不知道吗?我以为你看过很多片子……】

     杨子溪一愣,没想到石尧竟然这么污,看来也是个老司机。

     既然是私聊,那一定是不想被钟梨知道了,杨子溪觉得好笑,手上立刻打出一串字符:【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心术不正?你这么懂,钟梨知道吗?】

     石尧:【嘿嘿】

     石尧:【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嘛。】

     石尧:【我觉得你肯定懂。】

     石尧:【不要告诉钟梨啊!!!】

     杨子溪被逗乐了,不知道原来自己在石尧心里就是个污师形象。

     杨子溪:【好】

     她还没笑完呢,就见着石尧紧接着又发了一条过来:【不过,这两个本来也就没什么区别吧……】

     私发完这一条之后,石尧就在群里讲了几句别的话题,成功地把钟梨的注意力引走了。

     杨子溪一边瞎聊天,一边打开了新思路。

     爱=*?

     不一定是性方面的*,但是渴望肌肤接触,也是喜欢的表现吧?

     像之前的晏海清,总是想要拉自己的手。这本身就是一种亲密,一种倾向。

     杨子溪回想了一下自己,她也经常想要触碰晏海清,偶尔还想亲一亲。

     她与钟梨关系好,却从来不会想要去亲吻钟梨。

     杨子溪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她一抬头看见晏海清,晏海清的碎发仍然还是胡乱地散着。

     她慢慢地伸出手,忍不住想把碎发理顺一点。

     ……又或许,是想触摸那裸.露出来的一截雪白脖颈。

     可是她还什么动作都没来得及做,下课铃声就响起来了,这节课就这样结束了。

     晏海清站了起来,对杜宇说:“麻烦让一让,我去上个厕所。”

     杜宇“哦”了一声,随后站起来让位置。

     杨子溪盯着晏海清的背影,那个背影纤细柔弱,一路小跑着出了教室。

     .

     在开学好几个月之后,成碧竟然再次出现在了学校。大家原本都以为她不来了,可是看到之后也没有多吃惊,似乎成碧身上发生什么都不会令人惊讶了。

     这次久违的见面,成碧不再是那一身典型的行头。她换掉了她黑色的铆钉皮衣,换成了t恤和牛仔裤,外面还罩了一件特别浮夸的荧粉色外套。

     虽然没有摇滚少女那么特立独行,但是这一件外套也还是蛮吸引眼球的。

     杨子溪:“……看不出你的内心是这样的啊?”

     成碧捂了捂脸,说:“这不是我的衣服,我自己肯定不买这种的。”

     杨子溪好奇地问:“那是谁的衣服?”

     成碧却不回答这个问题,她看了看杨子溪,又看了看常易,说:“你们……怎么换位置了?”

     她以为杨子溪和晏海清情深日笃,回校之前还给自己做了好一番心理工作,生怕自己被气得吐血。

     结果没成想,一回来就看到两个人似乎出了点问题。

     这时候晏海清正在奶茶店打工,杨子溪看了看晏海清的空座位,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什么也不说。

     成碧见状,了然地点了点头,试探地问:“吵架了?”

     杨子溪苦涩地点了点头,却又不方便跟成碧细说。

     她难道说:我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之后,被指责没有投入感情,所以被甩了?

     她不确定成碧会不会想打她。

     于是只能沉默以对。

     过了一会儿,晏海清终于结束了打工,气喘吁吁地回到了教室。

     她一进教室就愣了愣,因为她看到了荧光粉色的成碧。

     她从杜宇那边进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转头对成碧笑道:“你回来上课啦?”她又打量了一下成碧的衣服,表情很是奇异,道:“你这衣服……挺好看的啊。”

     典型的违心之言。

     成碧翻了一个白眼,说:“别损。”

     晏海清说:“你不如穿荧光绿,跟你名字配。”

     成碧说:“都说了别损……”

     晏海清看了一会儿,说:“你上次……回家之后怎么样了?”

     上次魏紫雨接走成碧之后,晏海清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机会问一问近况。

     一说到这个,成碧的表情就沉了下来。她的眼神游离了一下,明显不愿意再说这个话题,支吾着说:“就那样呗。”

     成碧倒不是不想谈这个,只是教室里人多口杂,她不喜欢把伤口暴露在那么多人面前。

     对她而言,家庭就是她的伤口。

     晏海清明显看出来了这一点,她想了想,站起来道:“要出去走走吗?”

     晏海清对着成碧说,然后成碧点了点头。

     杨子溪一言不发,看着她们俩结伴出了教室,心里很是不平。

     以前都是我陪晏海清出去谈心的啊!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