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紧急的任务
    “请宿主开始行动,计时已经开始,以今天九点为例至第四天上午九点为准,为完成时间…”系统再次现字催促。

     “我靠,要不要这么急?我饭都还没有吃!”雷仁抗议道。

     系统显字:“那是宿主您的事,不在本系统职责之内!”

     “考!”雷仁郁闷无比。

     突然,雷仁想到了一个问题。

     “请问系统,我可以查阅前十一任宿主个人资料吗?”

     系统现字:“您无权查阅。”

     “……”

     “那姓什么总可以知道吧?”雷仁忍不放弃。

     系统现字:“马。”

     “姓马?我靠…这还不会是…这要是真的,那我是不是…”此刻,雷仁脑海无限yy。

     感觉自己是不是踩了狗shi走了大运!

     早上他的确踩了狗shi!

     因为姓马的,在这中国有两个人,这两个人无一不是创业界的大亨,俗称布斯!无论是哪一个姓马都是牛叉要死之人,这表示,自己真的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然而还未等他yy完,突然他感觉脑袋无比沉重,身心疲惫。

     就这样爬在池子上方睡了过去。

     许久,山风盈盈拂来,带着一丝凉意…

     雷仁突然醒了过来…

     “我这是睡着了?”

     “还睡得很久了…”

     “难道,刚才那是一个梦吗?”雷仁一脸迷茫。

     试探性问道:“系统,你在吗?”

     叮!

     雷仁看到脑海里面出现一行字!

     系统:“宿主,我在!”

     “在,真的在!”雷仁笑了起来,一张脸如同那漫山遍野盛开的菊花!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我真的这是踩了狗屎运,转好运了吗?”

     “那么说,我这是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雷仁兴奋不已,似乎看到自己走上人生巅峰!一代神话雷布斯斯横空出世,被世人膜拜!

     什么创业神话“乔布斯”我才是新一代雷布斯,什么劳斯莱斯,迪加威龙…法拉利,那都是小意思,哥可是要买私人飞机的人。

     机长,那要特种部队退役的飞行员!(会打架,会开飞机!)

     至于美女?

     校花?

     明星?

     都要,要身材最好的,人最美的!

     豪华别墅,那要一个村大的才配得上我神话的身份!

     不过,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干的。

     雷仁心中美梦还没有yy完,就被系统那我就静静地看你装b的文字打断!

     系统: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

     “艹!能不能不要在我做梦的时候打断我…”文道义满心不悦。

     不过,系统却是静静地以表示回复。

     “……”

     “考,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天,时间就金钱啊!”雷仁突然抓挠。

     咕噜爬起离开这里。

     开玩笑,要是任务完不成的,自己卡里那十五万就要被系统坑去,那是自己打算过了年用来给老父老母盖房子的钱。

     他这次回家,面对父母只有无穷无尽的愧疚,父母养育他二十多年,他从来没有好好报答。

     毕业之后,更是为了那破公司鞠躬尽瘁,没能陪父母,就连物质回报都太少。

     所以留在家里创业,一是给父母修房子,而是能好好陪父母,毕竟,他是独生子女。

     要是他自己都不照顾父母,那父母真的孤苦无依了。

     (在这里想对大家说一句,父母之恩,永生难报,父母对儿女要求不多,常回家看看就好,好吧,这是私货。)

     所以,那不多的十五万对他来说,很重要!任务必须完成!

     “我的天,我连一个人都不认识,怎么联系人修建呢?”回到屋里,雷仁用过年时候的白纸,画一个场地建设的草图之后,才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离家十年,认得人没有几个。

     修建池子,需要水泥,砖石,黄沙等等建筑材料。

     而这些东西,需要人找人购买。

     但时间很急,只有三天,真是争分夺秒!

     想了片刻,雷仁决定先去找父亲,看看联系的到什么人不…时间来不及了。

     别了一眼那去而折还得黑色土狗,雷仁撒腿就跑了出门。

     似乎,有了梦想,他有了动力!

     内心的打击散去了,人有了活力,年轻了许多…

     额,好吧,他本来就年轻,才二十多岁!只是因为打击,心境苍老许多而已。

     不过,从椅子摔倒那一刻,他似乎就恢复了十八九岁的心境!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很快,不过十来分钟,雷仁便来到了父亲帮忙的这家邻居。

     这家姓王,乃是本社一个大姓,全社总共二十户人家,其中就占了十五家…

     据说,王家祖辈王光耀在清朝道光年间曾是本镇一名秀才…家大业大,方圆十里土地都是他家的…仆人无数,就是大宅就分三道槽门,一槽就是王光耀住处,二槽亲属住处,三槽才是丫鬟所在…现在雷仁家所在就是其丫鬟住的地方…

     而家后面,那块类似宝座山势的风水宝地便是曾经的祖宅…可惜听说因为王光耀女儿本有亲事却与人私奔,被亲家告上衙门,官司惨败,从此家道中落…

     这些王姓都是那秀才后人…

     好像扯远了…

     来到王家院子门,就听在里面热闹闹叨叨。

     雷仁看了一眼,原来是大伙儿帮忙春种,所以聚在了一起。

     雷仁一进门,邻居们便看见了。

     都热情的打着招呼:“哎哟,是雷仁来了啊…”

     “雷仁来了,快过来吃饭…”

     “坐坐坐,小表弟!”

     有长辈,有平辈,这些都是与他是亲戚之人,雷仁外祖母便是这王姓之人的姑妈,所以这些人都很热情,想来,这是一群朴素的农村人。

     “额,好…”雷仁有点呆滞。

     因为,他基本不认识这些人,那个叫什么名字,只是象征性回应。

     一群人看着他呆滞的样子,呵呵直笑起来,却没有嘲笑在里面。

     就在这无措时候,雷仁看到了老父亲。

     “爸,我找你有事!”雷仁快速走了过去。

     雷仁的父亲叫雷文远,是个粗汉子,虽然才五十岁,但摇杆已经有些佝偻,脸上的皱纹更是一道道深痕印在额头之上,那头发也是一片花白。

     由于常年累月做农活,皮肤一片黝黑,穿着一身青色衣服更加显老,老了十岁不止!

     “仁儿,有啥事你说呗!”雷文远刚说完饭,正端着茶水簌口。

     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我想问问,您认不认识那些拉些水泥砂石和黄沙的人?”雷仁实话实说。

     “这点事,不大…不过,你拉这些东西来干嘛?”吐掉了茶水,把杯子放在桌上,雷文远回过头来问道。

     “我想要建设池子…”雷仁说道。

     “建设池子?你要干嘛,你想搞养殖?”雷文远不是笨蛋,一下子就听出话中意思。

     雷仁点了点头。

     雷文远声音不大不小,但所有人都听见了。

     听到雷仁居然要搞养殖,还是水产养殖,顿时轻轻的摇了摇头。

     “雷仁要搞养殖,这不是走他父亲路子?”

     “有其父必有其子,有想法是很好,不过选错了路!”

     “是啊,打工有什么不好,实在,收入稳定!”

     这是亲戚们的议论。

     话语,虽然没有直接的嘲笑和讽刺,但雷仁却深深感受到了满满的不认同。

     或许,创业者之路,就是背道而驰,充满孤单的吧。

     还有因为,雷文远就曾搞过养殖,投入钱财不少,但都失败了!

     对于一个上门女婿来说,没有稳定收入来源,想要创业致富,但创业失败被人议论,那更是丢人的,而且,还是这么多妻子娘家之人议论。

     “你…你…跟我回家!”雷文远脸色早已经变得很难看。背着手就往外走。

     雷仁哪里不知道父亲为何生气,只能跟在后面走去。

     回到家里,父子相坐在院内却久久不语。

     雷仁有些烦闷,想要说服父亲,但看到他抽烟一只接着一只从未停下,思绪万千,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实在想不清楚,为什么一直热爱创业的父亲,为什么会变了态度,听到自己要创业竟然会是这般反应。

     显然,他父亲心结很深,不知道是否抽烟是缓解心中的不满,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气氛有些凝重。

     就在此刻,院子门被打开,来了一人。

     此人便是雷仁的母亲。

     她一进来,雷仁连忙起身帮母亲放下背了一箩筐的东西,回屋里取过一条手巾递给母亲,才坐了下来。

     擦着汗水,看了一脸古怪的父子二人,一脸疑问。

     “你们这是怎么了,斗气呢?”

     雷文远看着妻子回来,脸色微微变得好看了一点,瞪了一眼雷仁,没好气道:“你问你儿子!”

     雷仁母亲名为杜婷,地地道道的庄稼人。

     杜婷看了一眼父子二人,把目光投向雷仁,道:“仁儿,怎么啦,惹着你爸了?”

     雷仁被母亲目光一看,顿了许久,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他可是知道,自己母亲比父亲脾气还怪,基本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让他做的,当初雷文远搞养殖,都不知道费了对大的心力,才把母亲说服。

     如今他自己没有这么大的信心。

     就在不知所措时候,脑海又是叮咛一声。

     系统:出现紧急任务,请宿主三个小时之内说服家中二老,获得创业支持!

     任务描述:任务成功,奖励神秘礼包,任务失败,暂时保密!

     (每个人创业者后面,怎会没有人默默支持。)

     雷仁看到任务,真想破口大骂!

     系统的任务,一旦失败,绝对严重,更严重的是还不知道会扣除自己什么。

     钱被另一条任务抵押,那这条会是生命吗?

     他可不想死!

     但三个小时说服家人?可能吗?一个够吃力,何况还有两人!

     “傻了?”杜婷擦完汗水,看着发呆的儿子,轻骂了一句。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