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魔币
    “主人,要不要小的帮你解释一下吗?”老朽木一直在偷听司林的说话,虽然它听不到老伙计在说什么,但也清楚司林在跟体内的什么魂灵交流,现在有些听糊涂了。

     司林没好气地瞪着老朽木,本打算呵斥它大胆,但转念一想,这老朽木在天荒古道呆的时间想必很长,关于天荒古道的很多秘密说不定它都知道,于是他顿时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好啊,关于魔力等级和天荒古道的各个驿站,你都给我好好说说!”

     “好勒!”朽木欢欣鼓舞,赶紧开始解释,“普通魔法师的魔力等级分为甲乙丙丁四级,甲为最高,神级魔法师的魔力等级分为幻级,超幻,玄级,超玄,帝级,大帝级,共六个等级。至于天荒大道上的驿站,有‘一年一日’到‘千年一日’不等。‘一年一日’的意思是,咱们的一天是驿站里的一年,以此类推,在驿站可以通过修炼提高魔力值,如果等不及,也可以用魔币在加值机上加注魔力值……”

     “哪儿去弄魔币?”

     “魔币是大帝为了鼓励大家来天荒古道修炼而设定的,依据在天荒古道的停留时间,按不同魔力等级每天结算一次,丁级一天的奖励是100魔币,往上逐级加倍。”

     “加一格魔力值需要多少魔币?”

     “10000!”

     “啊?”司林在心里迅速一算,给老伙计充满十格魔力值,至少需要十万魔币,而自己是凡人,肯定没有魔币可以领,老伙计是乙级,三天内赶到“十年一日”驿站,最多也就获得1200魔币,连一格魔力值都加不了!

     短暂的慌乱之后,司林把眼光定格在老朽木身上,看得老朽木全身不自在:“主人……”

     “嗯,既然知道我是主人,就该知道我最需要什么了吧?”司林一边说,一边扭头看向大道两旁的那些柳树,“你们在天荒古道呆的时间够长了吧?想必积攒了不少魔币吧……”

     “那是那是……”老朽不敢隐瞒,身体一晃,腐朽的躯干上立刻长出一片金色的树叶,老朽伸出枯枝将金叶摘下,毕恭毕敬递到司林面前,“老朽一生的积蓄都在这里面了,主人请笑纳!”

     “嗯,果然很有奴才的职业道德!今儿主子我就赏你个名号,叫……朽爱卿,以后,你就是这群朽木的头儿了!”

     “多谢主人厚爱!”朽爱卿乐不可支。

     司林将金叶拿在手里,然后歪头看向路两旁:“你们的呢?”

     “在这儿,在这儿……”柳树们赶紧将各自的金叶奉献出来,纷纷递到司林面前。

     司林一一笑纳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些老朽:“你们现在每天都还能领到魔币的哈?”

     “啊?”老朽们面面相觑,搞不懂司林这是什么意思。

     “主人,我们确实还在领魔币,不过,咱们过不去前面的魔法阵,不能跟随主人,每天为主人提供魔币啊!”朽爱卿倒是明白了司林的心思,可是,它真的也爱莫能助。

     “这好办!你们都给我变成牙签就好!”司林说着,从兜里掏出了绿火柴,并将火柴盒抽开。火柴盒里,火柴棍只占用了一半空间,还有一半闲置着。

     老朽们一眼看出了绿火柴的不凡,顿时明白了司林的意思,是让他们藏在绿火柴盒里随身跟着他,以便每天为他提供魔币!老朽们不敢耽搁,纷纷变身牙签,乖乖飞进了火柴盒里。

     司林发现,牙签进入火柴盒后,连同火柴一起,还是占用了一半的空间。大感神奇的司林尝试着将手中的金叶子往火柴盒放,没想到全部金叶子放进去后,火柴盒还是剩下一半空间!

     “哇,原来是个无尽收藏盒啊,这可真是个宝贝!”司林满意地关上火柴盒,小心将其收好。

     “老伙计,朽爱卿,你们准备好了吗?我可上路啰!”司林说着,迈开双腿奋力朝前跑去。

     两公里后,司林看到的了另外一番景象。

     大路虽然还是石板的,不过却变成了红色的。大路两旁的树木生机盎然,树种不限于柳树,而且,这些树木站的站,坐的坐,甚至还有树杈牵着树杈在大路上溜达的,感觉就像是课间休息的学生似的,随意而热闹。

     司林的脚刚跨向红色石板,冷不防被弹了回去,空中,一道虚无的波动微微一荡后,便迅速消失。那些悠闲的树木在波动的瞬间全都静止不动,待波动消失后,全都又没事人似的继续悠哉,完全当近在咫尺的司林是透明的。

     “魔法阵!”司林倒吸一口凉气,他之前还以为这魔法阵只针对那些老朽木,没想到连他也过不去!

     “老伙计,怎么办?”司林一下没了主意。

     “绿火柴啊!”老伙计急急提醒道。

     司林赶紧拿出绿火柴盒,抽出一根绿火柴棍,“嚓”地点亮起来。在绿色火光亮起的瞬间,虚无中的波动一下疯狂扭动起来,司林手持火柴棍走穿过魔法阵,完全没有障碍。

     “找死!”一棵高大的榕树眼见是林突破了魔法阵,刚要扑向司林,绿色火焰中便分离出小小一点火苗迎了上去。那火苗在空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膨胀,到达榕树时,直接将榕树给吞没了。

     “啊——”满身是火的榕树仓皇逃窜,其他的树木见状,纷纷避让。可是,榕树奔跑中不断洒出火苗,这些火苗迅速扑向别的树木。于是,才一会儿的功夫,司林的眼中就只剩下一片疯狂哀嚎的火树!

     司林从容地走在红石板上,所过之处,火树们自动闪开。

     “小菜一碟!”司林没想到这么容易,忍不住得意起来。

     忽然间,红石板路裂开,裂缝中喷射出高高的水柱,径直射向每一棵着火的树,并很快将火熄灭。

     “嗯?怎么回事?不是说绿火柴出自超玄级魔法师吗?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化解了?”司林大惑不解。

     “这是天荒古道的自我保护装置,是巍大帝设置的,超玄级魔法师也在所难免!”朽爱卿及时答疑解惑。

     “哦,原来如此!”司林恍然大悟,扔掉手中已经被浇灭的火柴棍继续向前走去。

     远处,一群没有被火烧着的树木迅速站成一排堵在路中间,形成一道屏障,阻止司林往前。

     司林快速跑到跟前,掏出绿火柴,做出准备点燃火柴棍的动作,嘴里同时威胁道:“你们是自己闪开,还是我用火烧开?”

     “呵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后,更多的笑声紧随其后,或豪迈,或尖酸,或得意……

     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树木们,司林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笑了好一阵后,为首的银铃般笑声的桂花树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怎么回事?不应该是我们笑一下,这家伙就皮开肉绽一寸吗?”

     “对啊,咱们这种笑法,他应该皮都被剥下来了才是啊!”

     “至少眼珠得掉下来吧?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

     听着树木们纳闷不已的话,司林第一次领悟到自己“绝魔体”的非同凡响,如若不然,现在的他早已血肉模糊!

     “走,赶紧告诉樱姐去!”银铃般笑声的桂花树一声令下,站成一排的树木们齐刷刷向前滑动,好像被快艇拽着在冲浪似的,迅速远去了。

     “哟,这个有点意思!”司林见了,顿时来了兴致。他一把抓住旁边已经被烧伤的合欢树:“小子,让爷也像它们那样滑起来!要不然,马上把你烧成灰烬!”

     合欢树不敢不从,迅速倒地。司林刚刚站在树上,合欢树便一下滑出老远,司林站立不稳,重重摔在地上。

     “去你的,就不会变成椅子让小爷坐稳啊!”司林抬脚踢了合欢树一下,合欢树瞬间变成一张汽车座椅。司林坐了上去,刚刚将安全带系上,椅子便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

     “带我去‘十年一日’驿站!”司林的头发被风吹得立了起来,露出宽宽的额头。

     “是!”合欢树回答得十分干脆。

     第二天天亮时分,合欢树终于停止了疯狂的滑行:“到了!”

     司林扭头一看,只见一座茅草屋孤零零伫立在路边,草屋顶上极不协调地有几个霓虹灯大字在闪烁——十年一日驿站!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司林狐疑地走下座椅,他刚一离开,座椅就变回合欢树的样子,“哧溜”一下滑跑了。

     “老伙计,朽爱卿,你们仔细瞧瞧,是这儿吗?”

     “确实是!”朽爱卿郑重回答道。

     “老伙计,你怎么不说话?”

     “老夫在看呢!”老伙计不耐烦地回答道。

     司林顿觉不妙:“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是‘十年一日’驿站没错,不过……那门有点不对劲!”

     “那还进不进去?”司林犹豫了。

     “当然要进了!”老伙计不假思索道,“反正你是‘绝魔体’,大帝也折磨不了你的肉体,只管大胆进去!你也只有进去才有机会彻底变成魔法师,要不然,明天‘不死咒’消失,你就变成死人一个了!”

     “好吧,我信你!”

     司林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还是半信半疑的,从他犹犹豫豫的脚步就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