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养气术
    整整二个月,花东流结合现代网络,走访中医,再加上时时揣摩,死记硬背,动手画摩等,终于给他大致搞清楚了,人体穴位分布、经脉走向等情况。

     放寒假了,花东流激动得一溜烟小跑着就到了《苦相寺》,因为今天是苦禅大师正式传授他气功的时候。

     照样!

     花东流恭恭敬敬地跪在蒲团上,双眼闪闪,等着苦禅大师授道呢!

     “盘腿挺身,舌顶上腭,正视前方,微眯双目,念想汇聚……”花东流听着一一照做。

     “东流,大师传给你的气功叫做‘养气术’,总共分为12层。大师估计这就是世人常说的吐纳之术,以炼气、养神为主。”

     太上老君曰:“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就是要人常用止念功夫,有念即止,使前念消除,后念不生,曰久自然心底清静无物。

     吐纳者,呼吸也。庄子云:“吹嘘呼吸,吐故纳新……为寿而已矣。”意思也就是吐出浊气,纳入人体所需之清气,以帮助培蓄人体内部之真燕,达到修真养姓、延年益寿之目的……

     飘飘渺渺中苦禅大师那浑沉、旷遥之仙音,如神魂之钟,如天际佛音,如荡灵心胸之剑气……敲击、震响、撼怀着花东流的心魂之灵。

     “大师!这丹田有什么作用?”花东流开口问道。

     “《难经》认为:丹田是‘姓命之祖,生气之源,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阴阳之会,呼吸之门,水火交会之乡。’所以气功家多以丹田为锻炼、汇聚、储存真气的主要部位。人的元气发源于肾,藏于丹田,借三焦之道……”苦禅大师一脸庄重地详细解说。

     “噢!”

     花东流似懂非懂地应着,心里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念想,意味境界倒是体会到了那么一丝丝,其实质和真髓说句实话真是不懂。有点像是老鼠跳上鼓——不懂装懂了。

     自此后!

     花东流天天在腾龙岭后山的青青翠竹林中静心、静气、劲力地练着吐纳之‘养气术’。整整15天过去了,别说气感,连心儿都没得瑟一下。

     花东流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小孩子心姓,略感丧气居然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师,是不是东流很笨,都这么久了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苦禅大师此刻却是一脸严肃,眼中精芒一闪,盯着花东流沉沉说道:“东流!《内功经》上说:泰出崩于前而不动,猛虎啸于后而不惊。意思就是……。

     荀况说: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你经常念叨着:天降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你真正懂了吗?你做到了吗?”

     “大师!东流能做到!”

     花东流突然眼眸中精芒暴闪,拽紧了小拳头神色坚定,面对苦禅大师如视一座屹立山岳顶天起誓道。

     就这样,从此后花东流风雨无阻,坚持不懈地已经修练了近8年了。后来就形成了习惯,一天不练好像什么丢了似的。

     说没感觉,有时好像心魂动荡,内腑经脉隐约有点发热。说有感觉,可又一点都不明显。

     至于说电视、电影中所演的内气直喷,隔空断碑碎石,秋风扫落叶,比如太极中的手势翻飞不久形成一个气团砸去炸开后能轰塌一座小山等等神奇之术……花东流认为那些都是江湖术士骗钱坑人蒙人的勾当,或者说是电视、电影中耍人的——纯属虚构!

     狗屁!荒唐!人体会冒气哪还了得,人又不是气球,气从何处而来矣?

     如果说体内有点生物气流,自我滋流、润泽、流息还是有点道理……

     不过!

     花东流还是感觉到自已这8年来精神较充足,打针较少。有时学习累了,循着苦禅大师教的气流走势,百会入丹田归,循环往复,练上个把小时。疲劳顿消,而且好像记什么东西也容易了一些。

     以前花东流一看见那些扭扭的英语单词就眼花花,感觉特别烦,反复诵背了几十遍未必能记牢,可自打练了气功,嘿!胃口就好,吃么么香,身体倍儿棒。那烦人的英语单词几遍牢记于心而且不易忘。

     这也是促使花东流能坚持练下去的原因之一,而且与苦禅大师相处了近8年后两人已经亲如爷孙,反正苦禅大师也没什么血缘亲人,所以花东流干脆拜了个干爷爷。

     而且时间久了花东流也不再叫苦禅大师了,喜欢叫他老和尚,而苦禅大师却是戏称花东流为‘东坡肉’,因为苦禅大师在外人面前是一得道高僧形像,其实恐怕这个世上仅有花东流知道苦禅的一点老底子——那就是他还是一酒肉穿肠过的酒肉和尚,用老和尚的话说那就是‘人生苦短,自在为先,活的就是那个自由劲。

     嘭!

     震天巨响伴随着华丽老板桌的颤瑟,终于把花东流的思绪从气功中敲了回来。

     嘭!嘭!嘭!嘭……

     “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那!竟敢在警队闹事,无故损毁国家公物……来人,把这狂妄小子铐起来,送刑警队,气死老雕了……”

     雕队长猛然听到“卡嚓”一声巨响,赶紧跑过来时自已的办公室已经堵满了人。脖断腿裂大翘嘴巴的黄檀木老板椅让他是火冒三丈,咆哮着每声嘶力竭地吼骂一声就卖力地重拍一下老板桌。估计这属于国家公物的老板桌在‘咔咔’声中也快被其震得散架了。

     雕队心里却是在暗暗得意地想道:“小子!只能怪你运背。老子才调来,这交警队许多老人都不服,正好拿你立威了……”

     “雕队长,我……我这是……”花东流一时之间手足竟有些无措,也不知讲什么好,因为,确实是他理亏。

     吭哐!

     两个警察应声缓步上来,手里晃着锃亮的手铐。一见到这亮光光的手铐花东流暴怒了,血红着眼,像一头发春的公牛,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气!

     很自然的就遁着苦禅大师教的‘养气术’功气运行路线源流着,无形的内气在血气刺激下蕴酿在了肌肉、经脉中,蓄势待发,就差一发泄口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