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腾龙岭人不是孬种
    (2更到。)

     啊哟!

     随着这声惨叫声惊天响动中,凶砺肥汉的大腿毕竟是肉长的,那儿顶得住经过花东流内气注入下的尖利扫把柄,顿时就喷出一股血箭洒了出去,人也抱腿儿缩蹲于地下仅剩下凄惨的哀嚎了。

     不过!

     花东流自已的手也被也被肥汉子的粗棒子斜撞了一下,一勒过去皮怎能抵挡住坑坑凸凸的粗糙杂木棒子,同样的也是皮开肉绽,连手骨都不小心地露出来了,也不知骨裂了没有?整只手胭红一遍。

     他已经痛麻木了!

     另一截扫把柄“哧啦啦”几声响。

     后面跟上的人也没讨到好,全乱成一团撞在了一起。抱手的,抱腿儿的,抱胸的……

     哀嚎声一片啊!

     花东流偷空向自已左手瞅出,发现跟右手也差不多,整只手臂都是擦伤,刮伤,血淋淋的十分恐怖……花东流一点也不以为然,其实是麻木了,感觉不到痛了,此刻就是一股气在支撑着他坚持着没倒下去。

     啊!啊!

     月儿和花超的尖叫声传来!

     “禽兽!伤我妹妹、小弟者死!”花东流如天神,脸上肌肉颤栗,扭曲。猛然全速按‘养气术’练功时的行功路线运转气功。脚尖一蹬,双臂上扬,人如飞鹰腾空而起疾迅扑向了小弟和月儿。

     眼见一黑影手中的木棒已经快砸到月儿身上了,花东流拚命一使力一扎暴劲,空中顺势错力硬生生抓住了那黑影的脚踝,拚了命、红着眼反身扭转了一周弹开了出去。

     “咔嚓!”

     清脆的脚骨错位声音响起,啊!黑影惨叫着。而花东流也被后面赶上的人群狠狠砸了几棍子。

     嘭卟!

     整个人就滚到了月儿和花超身旁,满身血溅……

     打死他!

     李家叫来捧场的和刘家安排的人,同时也是杀红了眼。早忘了这样子会不会出人命,哪还管他下手什么轻重不轻重等等。

     唯一的念头就是砸烂花东流这硬朗小子才是王道。

     痛苦不堪的花东流见已经红了眼的疯狂人群扑来,立即、迅速地把月儿和花超塞入了大床底下。他自已却是整个人抱着头,躬身就趴在了大床上用身子保护着床底下的月儿和花超。

     啪啪!嘭嘭!卟卟……

     十几个打红了眼的疯狂凶人,围住花东流就是一顿狂揍、猛踹、狠踢、抽甩、肘压……

     花东流神魂意识中仅有一个信念支撑着他:护住月儿、保全花超。

     在嘭嘭声响中,花东流迷迷糊糊的神魂一阵晃荡。头脑中竟然像放电影一般,显现出了一个俊朗、英挺、高大、双瞳、身形健硕魁武有力的豪杰男子来。

     该男子大腿般粗大的手臂肌肉鼓得像大面包,正斜身、躬腰、踏马步、力拔山兮似的,挺举着一个巨大高宽达半人的黄灿灿长方铜鼎。淡淡黄色光芒从此鼎中透出,形成了萦绕此巨鼎,如真龙之气般的彩光。

     鼎身正前方中央部位铸雕、行云流水般飘拂着三个神鬼莫测,囊括天地,彩光鳞鳞的蝌蚪样扭曲的三个象形字——乾坤鼎!

     一排小子没看清楚。

     眨眼间!该男子沉肩、蹬腿、缩腰、鼓腹……

     双手猛力地向天一推!一道彩光划过。

     卟嗵!

     这个霸气冲天的黄灿灿铜鼎居然被那男子砸扔进了一条滚滚急流中。该男子仰天长啸道:

     无底乾坤、西楚雄风。

     脑中感觉一暗,电影放完了人影也就不见了。

     “这梦也太奇怪了!”花东流心里不由喃喃道,“无底乾坤,西楚雄风,什么意思?神鬼莫测……”

     住手!住手!住手!

     花东流终于被喊声、吼声震醒,顿感身上一阵撕心裂胆巨痛传来。感觉左手被人拉扯着,一个熟习的声音在惶急地喊道:“东流!东流!怎么样?”

     花东流睁开眼,原来是张大爷和郑伯正焦急地叫他。花东流在他们扶持下艰难地翻身坐在地下,叫张大父和郑伯把月儿和花超从床底下拉了出来。

     “禽兽不如啊!连这可怜的孩子都打成这样。”张大爷气得淡白的胡子都在发颤,皱巴巴的老嘴唇张开着半天都抖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豁然转身对着那估计是李副市长老婆的中年妇女吼道:“你家汉子是副市长也不能这样打人?”

     “哼!老不死的,你管什么闲事?给我接着打!打!打不死你!”一花短衫青年凶巴巴地骂道。

     “哪个敢动!乡亲们!纳兰平时对大家怎样!花家以前为我们村子做了多少好事。

     修路建校捐香火钱,哪一次不是最多的。我们腾龙岭的人不能被人欺负了!

     连这样的小孩子都下得了狠手,还是人吗?大家说怎么办?”郑伯年青时当过兵,腾腾站起时牛高马大,铁血军人风姿依旧。

     “打回来!”

     腾龙岭的村民们近三百人,口里齐喊着,手上拽着锄头、木棒、柴棍、铁条、钢钎、扁担……

     全都怒目对着李家带来的近三十号人晃动着家伙,‘噔!噔!噔!’逼将上来,手上粗硕的杂物棍棒晃悠悠着乱七八糟的也挺吓人的。不是吓人,那简直是令人感到恐怖才对。

     这腾龙岭本来是叫腾龙村的,人口约有近二千人。后来市区扩展就把它也给规划了进来。

     村民们还是较齐心的,谁家有大事发生时大家都会伸援手相助,民风还是较纯朴、强悍甚至说是彪悍型的。

     刚才张大爷和郑伯两人早就打电话报警了,半天了也没见到一个警察影子冒出,失望之下只好去村里鼓捣人来了。

     见三百来人气势汹汹地逼将过来,李家人心里其实也在“咚咚”直打鼓,腿肚子发软心里发虚地全聚拢在了一起,此刻变成一堆纸老虎了。

     虽说这些村民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但真正闹起事来估计连窝窝着市的市委书记都会冷汗淋淋、屁滚尿流的。

     如果真惹这些老农大爷大哥大嫂子们火起的话,人家可是法盲,打伤了自已等这些高贵人儿的娇嫩身子骨,砸了李副市长的办公室还得打落了门牙自已吞。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们走!”李副市长那彼有点姿色,风韵犹存的老婆见事不妙,稍有些颤瑟着就想开溜。

     “打了人就想走!腾龙岭人不是孬种!”郑伯伯正义凛然如天神下凡叉腰怒叱道。

     “那……那你们想怎样?”一旁站着的年轻漂亮少妇怒目问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