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君子之道
    9.30分到了市政斧。

     他总感觉今天气氛有点凝重。要是以前,花东流来市政斧,遇上熟悉的人都会热情地打打招呼,点点头。熟人都会热情地调侃道:“哟!这不是我们的高材生,保送《龙都大学》的骄子‘东流’才子么,与东坡肉有得一比,嘿嘿……”

     可这些昔曰的笑面虎今天全变冷菩萨一般的冰着脸好像突然中风肌肉萎缩了似的。

     花东流主动向他打招呼,人家只是哼了一声声音细若蚊蝇,冰雕般的脸庞上硬是没挤出那怕是那么一小块笑容。

     花东流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已并没得罪他们什么,难道是因为姑父的车祸?这年头真是人走茶凉啊!

     当找到市委办姑父的上司向副主任问安葬费、抚恤金等事儿时,人家向主任立马就成了黑色雷公脸。

     正气凛然地说姑父这次是公车私用,属于违纪用车,再加上酒后驾车,奥迪车报废,给国家造成了四十来万的巨大损失等等。差点就把姑父纳兰若枫说成是罪大恶极的党内[***]分子,外加东突来的恐怖份子了。

     最后!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和我党‘一切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讨来了挺厚的一打,就二千块,因为今天银行没百元大钞,发的全是10块人民币,份量是够足的。

     当花东流在向副主任处替死去的姑父纳兰若枫接受了一番,爱岗敬业、廉洁奉公、遵守国家规章制度等等方面的再教育,窝了一肚子鸟搔气,揣着厚厚的一大叠二千元大钞,气呼呼地走出来低声骂道:“娘的经费紧张,一顿饭就喝去几千上万那时怎么不紧张,卡拉OK厅、澡堂子外加高档野鸡店,要不是你们这群人民公仆撑着那不早关门大吉了……”

     隐隐听见一女声叹息道:“纳兰去得奇巧,从来不喝酒的人怎么突然想起喝酒来?我当时听见李副市长叫他去接孙子时,当时他好像在哼着歌儿。”

     “是啊!当时我还问他何事如此兴奋?他乐呵呵神秘地说是去蛋糕店。转眼之间,天人永绝,唉!人那!”一个中音男声叹息道。

     “买蛋粒!为什么买蛋糕?姑父、姑姑……”花东流喃喃着突然把头重重一拍。

     低喊道:“啊!昨天是姑姑的生曰。姑父即便要喝酒也会等晚上庆贺姑姑生曰才会喝。姑父的死真像是一团迷雾,其中肯定有名堂……”

     下午2.30分!

     花东流急怱怱地赶到了交警队,分析说理,唇枪舌战,就差动刀子了。最终那雕队依然像是茅坑里的烂石头一般,又臭又硬,愣是撂下花东流说是没空跟人胡扯海掰,自个儿打着电话尿遁啦。

     暴怒之下,火气腾腾直冲百会穴,花东流对准雕队的高级真皮,雕龙黄檀木老板椅——

     缩肌、弹腿、腾胯、耸肩、提肘、抡拳……

     狠狠砸下,肌肉、丹田中蕴含的丝丝内气无意中勃发,略微感觉拳头一热。

     “卡嚓!”“噼啪!”

     那坚硬、昂贵的黄檀木做的老板椅竟然裂开,断了。花东流一时之间为自已造成的恶劣后果看呆了。

     因为这黄檀木他刚好熟习,上学期在学校一次介绍植物种类等方面的活动中,他刚好了解到过。

     此黄檀木号称世界上最硬的树:是生长在朝鲜和我国交界处的铁桦树。子弹打在木头上,就象打在厚铁板上一样,它比橡树硬3倍,是世界上最硬的树。

     花东流看了看大理石铺就的地板下裂腿断脖,惨兮兮的老板椅,又细细地观察、抚mo了一下自已的拳头。

     对准拳头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奇怪呀!我的拳头难道比那铁板还硬,快赶上天然金钢石了……

     难道真是苦禅大师教的气功,整出武侠小说中所说的内家劲气来啦?

     不可能呀!

     按小说中说的,武者要达到内气外放的超绝地步,至少也得是达到‘先天’的顶尖高手才有这般本事。

     要达到先天高手的地步,体质极佳者也得个几十年不等……我跟苦禅老和尚才练了不到10年……不可能!应该是凑巧吧!什么破椅子,肯定是冒牌货。

     这苦禅老和尚是《苦相寺》的方丈,据说已经有一百多岁了,因为小时候家穷,吃本地一种叫苦莲根的野莲长大的,所以取名苦禅。此老学识渊博,德行高尚,佛法精深……

     花东流特别喜欢棋,什么围棋、象棋、军棋、跳棋都较精通。特别是围棋,曾经还得过德香市少年组“雏鹰奖”第二名。

     姑丈纳兰若枫是市委办的专职司机,屁股后面坐的不是副市长就是各大行局的局长什么的。

     因为《苦相寺》是本市最大的寺庙,旅游景点,历史悠久,环境幽美

     古树、奇花、怪石、清流、破檐、苍瓦、佛气腾腾……

     现在的当官人都喜欢附庸风雅,逛逛寺庙,与苦禅大师聊聊佛法,谈谈修身,论论德尚,交流养生之道……

     一来是显得自已修养高,知识渊博,重视本地习俗、人文、旅游等。

     二来也的确是想学点养身之道,以便自已经后能多活上几年,为国家多消耗几张酒桌、歌厅里吃饱喝足,抱妞打炮后的发票。

     美其名曰:扶持餐饮、娱乐业。

     这句话讲得倒是实诚,没有他们的话,估计那些行当早就关门大吉啦!

     但其中也不乏真正的为国家躹躬尽粹,死而后已,品德高尚的官员们。

     不过!

     不多!

     姑父经常陪那些政斧要员们去《苦相寺》,时间一久,也就认识了苦禅大师。大师也经常会搭搭姑父车,还真有缘,俩人竟成了好朋友。

     姑父纳兰若枫别看他只是一小车司机,但围棋还拿过市里面第六名。所以,一到星期天,他经常带着花东流去《苦相寺》,与苦禅大师下下棋、聊聊天、交流交流佛法道经什么的。

     花东流10岁那年的一个礼拜六,姑父与苦禅大师在围棋桌上苦苦僵持着,已经都近三个钟头啦!俩人还是势均力敌。

     不过!

     苦禅大师这次却是悄悄设了一非常高明的局,俗称陷井,只要姑父这一颗子下去即将全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之中。

     这一切花东流可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可是俗语常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也,把酒多言是小人!

     花东流虽说年仅才10岁,但因为平时多喜翻阅一些书籍,政治、经济、古文、小说……什么书都看,道理不是很懂,但朦朦胧胧的还是晓得一些的君子做人之道。

     眼看姑父已经拈起了棋子,手捏着正悬停在空中,已经有落子趋势。可把一旁的花东流急得是抓耳挠腮,扭摆着身子,咂巴着小嘴儿欲言又止。

     “东流,是不是不耐烦想回家了。”姑父转头摸了摸他的头,温和、关切地问道。

     花东流闷声不答而是直晃小脑袋瓜。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