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老子打老婆管你们鸟事
    (很对不起书友兄弟们,今天一个朋友结婚被抓了壮丁,为他管钱记账去了。现在回来传第2更,请大家一定要收藏和票票支持,小狍子在努力。)

     他抬眼扫了一圈办公室中众人惶惶的神情,以及紧张盯着他的雕队长。微微笑着迅速捡起地下的皮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叠钞票。

     点了点,只有10090块左右,顺手放在桌上,沉稳、平静异常地说道:“我这里暂时只有0090块,还差2900块,明天给你送来。”

     “雕队!2900块就算啦!反正这椅子现在也坐了一年了……东流家痛失亲人,昨天家又失了火,心里肯定难受。难免会情绪失控……差不多了。”郑东为花东流说情道,其实他对于花东流的遭遇倒真有些同情。

     雕队长本来还想借题发挥,进一步树立自已在交警队的威信,杀花东流这只鸡给交警队手下这群猴子看。

     可是想到刚才花东流那噬血的魔兽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微微发怵,俗语说‘冤家宜解这宜结’。就因这点屁大小事真惹出一杀星来还真是一大麻烦,人家光脚的可并不怕自已这穿鞋的。再加上总得给自已的副队长郑东一些面子,不然也太令人难堪如果惹毛了他以后干起工作来专跟自已顶牛那就难办了,而且队中人还会说自已小肚鸡肠没有容人之量等等。

     于是扫了一眼手下们,挺了挺大肚皮,故作大量状哼声道:“既然郑队为这小子说情了,再加上他家里也确实遭了难。这次的事就算了,下不为例。至于你姑父车祸之事,警队已经复核下了结论不能再验。警队是国家的,一天处理的事可是太多了,如果真的不服你可以上法庭起诉也行……”

     就在此刻!

     有电话啦!

     诺基亚中妹妹又发嗲地叫春了。

     花东流顺手掏出手机,刚凑近耳朵就听见“东流表哥!快……快回来!呜呜……好多人,要砸我们家!啊!把电话还我……”声音戛然而止,电话中传来月儿哭泣着的惨叫声,估计电话被什么人抢去了或者什么的。

     “月儿,怎么回事?谁?谁?”

     花东流心急如焚地嘶吼着,转过身对郑队说了声谢谢,“哧溜”一声,一道黑影如弹弩弹掠般已经不见了人影。

     花东流的小露一手又是震得交警队的那一屋子平时牛逼哄哄的警察哥们,全成了一雕朔群,呆呆地好久都没人出声,终于一俏脸女警忍不住喊道:

     “天哪!这小子还是人吗?怎么看去像鬼影子,不会是鬼吧!”喊完后娇躯有些瑟瑟地往门外花东流消失的方向瞅了瞅,好像极担心半夜会遇上花东流这色鬼来个‘鬼敲门’似的。

     “这小子那股子很劲与猎豹有得一比,惹不得!”一年青人说道。

     “嗯!赶紧把他姑父、姑姑车祸之事结了,别再惹出什么事端来就麻烦了,郑队,你立即就办,办好后叫他签个字。不签也不勉强,咱们朗朗国家的权利机关还怕了他这一毛孩子……”

     雕队故作轻松还优雅地耸了耸肩下了命令,其实他心底里可是在发毛,总感觉有只毛毛虫在自已心坎底里挠啊挠,挠得人心寒。

     花东流迅速杀到街上连连拦截了两辆的士,可人家都满座没停只好无奈地放行。

     暴怒、担扰之下,花东流也管不了那般多了,大跨步提臀、腾跃到街中央。如铁人雕像一般硬生生,随意地拦下了一辆艳丽刺目的红色QQ。

     “找死是不是……”

     QQ中一穿黑亮衫裙的长发弯眉毛出尘靓妹也给吓了一小跳,拍着胸脯上的那两个已经熟透了的惹火玉米棒子微探头娇喝道。

     花东流也微微愣了一瞬有些后悔,‘真是衰,一拦居然拦了一母大虫的烂车’。不过他还是冲到靓妹前略带哀求地说道:“姑娘!我有急事,拜托你送我去腾龙岭,车钱双算!”

     “不去!本姑娘的车可不是‘的士’!走开!”那凤眼美媚娇横地叱道,而且还故意地斜了斜眼极为不屑,王八对绿豆样与花东流耗上了,此刻她就是一骄傲狂洁的黑天鹅。

     “去不去?”花东流心急之下口吻强硬地喝道,有点像是上级下命令给下级似的。

     “说不去就不去,难道你还能把我吃了?咯咯……”凤眼美媚耍脾气了大发雌威,眼神更是不屑一顾,像只骄傲的孔雀瞪着花东流冷笑水已。

     “唰啦!”

     眼前手影一晃,凤眼妹妹白嫩的细脖颈,已经被花东流像捏鸭子灌药般紧紧地抓勒住了。

     估计是感觉气闷她坐在软皮椅子上在拚命扭曲着身子嘶喊道:“放开我混蛋!救命啊!”

     “再叫!扒了你的衣服丢大街上!开门!”花东流左手放在凤眼美媚的诱人的胸乳沟开口入,怒吼着如野狼样,一双狼光直直盯着那妹妹威胁道,此刻他倒是没啥心情去窥探美媚的惑人乳沟。

     此刻见到这俩人的怪状,街上已有许多好事者想一展英雄救美的哥们全围拢了过来。

     “流氓!”凤眼美媚眼中已经隐然噙泪,目光闪烁,樱口中叱道。

     “别说话,不然真扒了你!”花东流冷嗖嗖地喝叱道,转身气势如宏,挥了挥拳头狼一般眼神扫过围了一圈的好事者吼道:“看啥看!老子打老婆管你们鸟事!”

     围观众人都被他冷冰冰的眼神扫得自动空开了一条道来。

     “好冷的眼神!”好事者都这般想着。

     花东流挥着拳头,转头对车中美媚大声吼道:“搔娘们!疯了是不是?一夜都不归家,再不开门老子真扒了你,扔街上裸奔去!”

     “你……你……”车中美媚真被惊骇住了,凤眼瞪得滚圆。手得瑟着按下了按钮,打开了车门。她还真担心这野兽状的青年疯子会动真格的,干出傻事来那自已这辈子还真法子见人了。

     唰!

     花东流顺势钻进车中后下命令道:“开车!加速!去腾龙岭!”

     QQ飞速窜向腾龙岭,“姑娘!我真有急事,吓着你了,对不起啊!”花东流歉意地说道。

     美媚斜眼扫了他一眼,沉默是金。看样子根本就不信他所说的或者是被花东流的疯狂举动吓着了。

     不一会儿!

     车停在了花东流家的破院前100米处,吵闹声,哄笑声,嘶喊声……乱哄哄的,黑麻麻一大群人。

     一个个气势汹汹,手中都艹着木棍、铁条、长剪刀、砍刀、砖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