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老和尚的百宝箱
    经过一夜疾奔天蒙蒙亮才到了苍树满山,峭壁陡岩至今还未通公路的李家屯子。不久苦禅大师带着花东流攀爬上一峭壁上,轻轻移开一块巨石进入了一个小山洞中。此小洞就仅十几个平方,在一处山壁中间,十分地干燥,离地面还有二百来米,洞口覆着一些毛刺杂腾,十分的隐秘。如果不是苦禅大师带路的话即便花东流站在跟前都难以发现。

     洞内除了一块木板床,一个蒲团,还有个单灶的煤气灶,小锅,几个碗,就这些了。

     “东流,这个小山洞就是我这么多年来为了寻找刁铁头这人渣子经常居住的临时住所。”

     老和尚说着话轻轻地移开了几块吱嘎吱嘎破木板,床底下当然积了一层厚如锅底的杂渣灰尘。苦禅大师轻轻移开一块石板,露出了一个黑色铁疙瘩箱子,说文物绝对算不上,因为此锈迹斑斑的铁箱子即便是花东流这一嫩鸟也认得出其打制年代绝对不会超过30年。

     老和尚哑口不说话打开了铁箱子。花东流如一好奇的鸭子探头俯视,箱子里乱七八糟的什么硬实杂木做的,已经被烟熏得发黄发黑的烟杆子,锈迹斑斑的刺刀头子,一个破了三个洞眼的钢盔帽子……

     “老和尚肯定是一战争狂,居然把当年杀了小鬼子后的一些破烂货也当作纪念品,全捡起来还像一宝贝疙瘩样收藏深埋得如此之深。高人之行事特有风格,唉!咱一土鳖的道行还是不够啊,不能理解高人之风范。”

     “哀哉!乌呼!”

     花东流这犊子在一旁发挥着脑瓜子天马行空的尽情挥洒着自已的想像空间,甚至有些不经意的鄙薄之态。

     因为花东流经常会在酒后听到苦禅讲起以前参军杀鬼子的事,居老和尚说其至少杀死过一个整编连的小鬼子,当时听了心里也是佩服不已。嘴里咂巴了一下子大叫道:“杀得好,该杀的小鬼子。可惜咱出身得晚,没赶上,可惜了……”

     老和尚不管不顾自个儿一会儿伸手摸摸那根发霉的旧烟杆子,一会儿拿起那个破钢盔帽子还彼有得瑟地,顶光溜溜如一个大灯泡的头上试戴了戴,望着山洞顶端发了一阵子呆。然后捏着那把锈得有些破烂的刺刀头子伸缩了几下子,好像在追忆着当时这把刺刀刺进小鬼子胸膛时的味道。

     最后令花东流这不怀好意,胡思乱想的一小牲口大跌眼镜的是老和尚居然从铁箱子底部掏出了一个黄丝绸包裹来。

     “那里有什么?难道是金银首饰袁大头什么的?”

     花东流这厮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了一小摊金银那黄灿灿,银闪闪的玩意儿,他也不想想如果真有那般晃眼的宝贝,老和尚干脆直接叫他拿到德香市去卖了直接就可以解决月儿的治病问题,何须如此费事劳神的冒着生命危险去刨疑是大土匪头子刁铁头的搔包坟堆。

     这刨一臭坟堆又不是什么非常高尚、高雅的崇高事业。

     最终让花东流这犊子差点喷血的就是老和尚这有道高僧,非常慎重地一片片拔开那黄绸后,露出的居然是一片绣着一对野鸭子正在戏水的女人专用的艳红肚兜。

     花东流这厮差点没直接就此挂了,太过震憾了,不亚于12级地震。

     “老和尚真是一高人,连这都收藏着。毒!咱这一从腾龙岭出来的土鳖在他这玩风liu玩得出奇制胜,深沉如海的老人精跟前,只有提鞋倒夜壶的份头了,唉!也许人家还嫌咱这小土鳖太嫩呢……”

     花东流在心底里笑焉焉地诽腹着老和尚,此刻老和尚这大师形象彻底毁啦。而且在他的小心坎里感觉怎么都透闪着一股子猥琐劲头,当然花东流在心底里还是把老和尚此种行为视作一高人之特殊风范,而且是猥琐得连宇宙估计都找不出第二份的‘特高’。

     突然花东流这厮整个人儿一激灵,顿时愣住了:“难道这绣着一对野鸭子戏水的红肚兜是老和尚的情人妹妹送给他的,或者说是老和尚爬上人家大姑娘肚皮一阵耸动过后屁股一撅,顺手连那肚兜都顺溜走了的……”

     花东流觉得自已那一向透显着些妖气的脑子已经不够使了,快当机停电了,差点笑出声来而又憋得十分的辛苦,连脸上的块状肌肉都变了形,鼻子、眼睛、嘴巴快挤一块了。

     “啪!”

     老和尚顺手溜了花东流这坏犊子一轻轻的板栗吼道:“想些什么呢小兔崽子,就你那点鬼心眼子以为老纳是一二愣子糊涂了是不是,老纳阴人时你这小牲口还在地府蹲着‘哇哇’叫着成一叩头虫准备转世呢!”

     拍骂完又微微叹了口气道:“唉!老枘对不住人家啊!”迅速地收拾了箱子又照老样埋上最后望了一眼吼道:

     “出发刨坟去!”

     爷俩带上了一些必备的已经烤好风干了的野猪蹄子、猪肉皮子、一箱子二锅头迅速向那莫测高深的‘神女坑’奔去。

     ‘神女坑’那旮旯峰离老和尚的小石洞子还挺有一段路程,爷俩足足疾奔了二个小时才到了那大树遮天,乱石嶙峋,杂草长得比花东流这1.78米的个头还要高的‘鬼枉崖’对面的‘神女坑’。

     为何叫‘神女坑’是因为此地传说有一位圣洁如天人的神女,为了堵住狂暴猛臊的快将李家屯子都要冲垮了的‘多古河’硬生生从天上砸将下来,把坑中之巨石砸弹到了‘多古河’旁堵住了狂暴的洪潮保住了窝窝头市李家屯子那一旮旯子野人才得名的。

     当然这传说只能说是子虚乌有。

     无凭无据纯属虚构的屁事。

     当然花东流这在腾龙岭土生土长的‘东坡肉’,从没把神女救李家屯子人的舍身光辉事儿当回事,甚至有些愤愤然地发着牢搔道:

     “屁的神女,有神女了咋不砸下一座金山银矿来让李家屯子人富得流油,也不会搞成现在的李家屯子穷得掉渣,是窝窝头市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中最偏僻、最穷、最野蛮彪悍的旮旯山村,稍靓点的小妞们,只顾着往外跑而不见回来的可悲惨状。”

     本来窝窝头市是不能撤县建市的,你说你这一穷得掉渣的破县还整什么妖蛾子建啥市?不过后来还是撤了县建了市,一个原因是县城人口太多了,地盘也挺大,都快抵上一个中型城市了。二来窝窝头市因为赶上了当年某位老红军如今的一位中将突然激情发作想回到以前战斗过的地方溜溜,所以窝窝头市的当家人也就乘着这破东风撤县建市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