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天要亡我我捅破天
    “小伙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你有能力翔龙腾天之时再回来找回场子不晚。这世道是有天理的,老天睁大着眼看着呢!好好想想吧!我有任务先走了……”

     陈珂队长亲切地拍了拍花东流的肩膀带着那几个兵蛋子离开了。

     “是的小伙子,你还是赶紧把亲人火化了,我这医院实在经不起这般折腾。如果再来一次这医院都得垮了不是……”

     冷库管理员赶紧上前接着话茬子求着菩萨保佑花东流这犊子能开恩把尸体拉走,不然自已真没活路了。

     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的曰子太难受了。

     花东流蹲在冷冰冰的冰库使劲地拽着自已的长发,身子微微抖瑟,良久!他突然站起,一双寒目如电直透冷库顶上达苍穹吼道:

     “姑姑、姑父,东流没用!东流对不住你们了,呜呜……”‘咚’地一声花东流双膝跪在了冰冷的花岗岩石板上拚命地想抑制住满腹的心酸和不甘,但眼泪最终还是不争气无声地冒了出来。

     在郑伯、顶牛、雪姨、大爷陪同下忽忽火化了尸体,骨灰就暂时寄在火葬场了。为了免得花超和月儿痛苦,花东流没让他们知道。站在火葬场那种怪怪气息蕴育下的山顶上,花东流呆呆地坐着,本来顶牛要陪他的,可最终还是被花东流赶回去了。

     “我想静一阵子,不用担心。我不会再作傻事,月儿和花超还等我去护着……”

     今晚的明月特别的朦胧,在淡淡白光中花东流思绪万千,静静地搜想着最近发生的一连串可疑之事,想到最近的剧变人更是愁肠百结,嘴里不由得吟着大文豪范仲淹的《御街行》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奇支),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唉!

     可惜无酒,‘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如果有瓶正宗的‘二锅头’就好了……

     正在愁思纠乱之际花东流恍惚间,好像看见弟弟花超和表妹纳兰月儿正在不远处静静流着泪望着他,而且花超手中正紧紧地拽着一瓶正宗的龙都产的‘二锅着’。

     唉!

     最近是有些累了,忙得晕了,居然出现了幻觉,我得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千万不能病倒躺下就麻烦了,还得想法子赚点钱……

     “嗯!好像不是幻觉?真是花超和月儿。”花东流猛然一惊从石头上一屁股弹了起来道:“花超、月儿,真是你俩吗?”

     “哥,!你怎么什么事都瞒着我们,我只是想见姑姑、姑父最后一面……”

     花超喊道。

     “表哥,我只想见爸妈最后一面,我好想他们,我想他们,想他们……呜……”

     月儿泪眼婆娑凄凄然嘶哑地大喊道,那声音犹如杜鹃啼血,那声音嫩嫩的、尖尖直直地往花东流的胸中戳去,戳得他直想挥起拳头砸破天下。

     “妈!爸!月儿来看你们了。”

     “月儿好想你们啊!”

     “妈!爸!你们回来吧!月儿没你们睡不着,呜……月儿……”纳兰月儿还是继续在那声嘶力竭地喊叫着,那凄厉、娇嫩的声音喊得花东流的心都碎了。突然,‘啊’地一声纳兰月儿整个人向地下摔去。

     “月儿,你怎么啦?”

     影子一闪花东流已经扑上抱住了即将落地的月儿,见月儿牙关紧咬,脸色苍白如纸,赶紧抱着她飞奔到了今天才刚刚离开不久的窝窝头市第一医院,经过医生即时抢救,月儿生命倒是无大碍了。一个戴眼镜的医生说估计是气急攻心造成的。

     可是第二天等到医院的肾病科王主任到医院时见到纳兰月儿,告知花东流她得的尿毒症引起的肾衰竭,而且已经是中后期非常的严重了。

     “不会,医生你搞错了是不是?我要去德香市检查。”花东流直觉心已快沉到底了不由得吼道。

     “小伙子,我们窝窝头市本来是不具备条件的,你表妹纳兰月儿一年前已经病发了,当时可能是她的父母亲也就是你的姑姑带来的。我建议她们到首都龙都市查过了,的确是尿毒症。而且肾源已经找到,就在我们省城玉州市医院,是一个快死的植物人,估计时间最多一年,到现在已过去半年多了,如果你要换就得抓紧,不然等人死了那肾也没用了。

     不过听说那植物人的家里特别的穷,为了给那成为植物人的孩子看病欠下了上百万的巨额债务。那家人开口说是如果要他儿子的肾就得替他还清那一百万,不然宁愿火化了一分得不到也不同意献出儿子的肾。而你姑姑、姑父一下子又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听说答应一年后凑足钱了再换肾。

     唉!

     小伙子,抓紧时间吧!”

     当花东流看到王主任出示的关于纳兰月儿的医院病历档案时人已经傻了,在铁的事实面前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而且这王主任可是在德香市都有名气的专家,医德风范在窝窝头市还挺有名的,人家也没必要骗你。

     从医院出来,花东流如一玩偶样机械地走在窝窝头市大街上,望着街上一对对笑盈盈含情脉脉的情侣手牵手逛着街,心情沉重如泰山压顶一般。

     “肾要一百万,加上后期的疗养费等最乐观的估计也得150万左右。可惜自已和花超的肾都不匹配,不然直接把自已的肾挖出一个就好了。难道我花东流真的要眼巴巴望着花季还未到的月儿就那般子凋零了。

     不!

     我不允许!

     任何人都不能从我手中把月儿夺走。谁都不行,老天都不行,天要行恶我捅破天,破天!”

     花东流突然就在大街上雄狮啸天狂乱地吼着,嘴唇严重扭曲变形。一股血色涌上眼中,吓得那些逛街的人一下子全溜得远远地有些慌乱地盯着他,估计都把他当作从疯人院偷溜出来的精神病人了。

     花东流也不理他们,到店铺卖了一瓶‘二锅头’仰脖子猛灌了一气,一瓶52度二锅头就仅剩下三两了,再一口‘咕噜’声响中就没啦,花东流伸手又抓起了一瓶。吓得那开食杂店的小老板手都有些颤栗着拿着花东流的百元大钞,最后说没零钱干脆连这两瓶酒都白送了。他还真怕花东流这狂人突然间疯病发作耍起泼来砸了自已这小店。

     花东流此刻‘养气术’突破到了第3层酒量也是大涨,拽着剩下的半瓶子酒摇摆着如鸭子走猫步胡乱地穿街过巷,没有目标,没有终点,一脸茫色,时不时吞下一口酒后还会仰天狼吼一声,在气波灌注下那声音估计怎么得也有一枚地雷炮的震响度。

     新年快到了,希望书友们能以收藏和票票支持狍子写书,大家都过个好年,唉!也不知那些兄弟肯帮个忙砸下几朵鲜花把狍子那可怜的粉丝榜排满,狍子估计做梦都会笑的。谢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