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破卦而入
    (收藏和票票才是狗子生存的根本,希望书友大大们不要藏着掖着啦!勇敢地收藏和砸票、顺带着赏几朵花就更好了。狗子也好把这花顺带着献给情人,借花献佛嘛!)

     经过‘养气术’的几个周天循环调息,爷俩都感觉精神状态极佳。立身而起又再一次进入了摸敲宝藏的‘芝麻开门’之中。

     时间就这样子在煎熬中渡过去了一整天,花东流这搔货已经心急如焚上火了,因为月儿现在可还在医院躺着也不知最近状况如何。虽说一下子应该都没啥事但没看见人,说不准她突破病情加重怎么办?

     老和尚苦禅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这唠啥子的八卦图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彼有股子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摇之心境。

     “啊!劈了你!”

     就在老和尚思绪遨游《易经》玄神太空之际,一旁的花东流终于不奈了,脚发力一蹬腾地而起这次居然高达5米多,手中精钢铸成的马刀此刻在狂暴灵力灌注下特别的灿亮。给老和尚的感觉这娃手中抓的已经不是一把破刀而是一根天外来的魔法刀。

     一刀壁到了石壁上的八卦图上。

     “嘭!”

     火苗星子四处飞溅如小烟花绽放后一圈怪怪的银芒从八卦图上扩散了出来,接着就是‘哐啷’一声,马刀从花东流手中弹落,再加上‘啊哟’花东流的喊痛声交错在了一起。

     花东流滚落于地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头发震得蓬乱,脸上沾满尘土略显苍白,此刻倒更像一疯癫妖蛾子。

     “东流你没事吧!”老和尚急速扑到花东流身旁扶起了他关切而略感担心地问道。

     “东坡肉可是有九条命,这八卦图真有玄机,刚才不是有银芒弹出,怪啊!”

     花东流擦巴了一下嘴边角冒出的鲜血急着催问老和尚,期待着老和尚这方外高人能给他解惑其迷。

     可惜老和尚在修行方面也是全靠着自已摸着石子淌过河,如果花东流问些‘养气术’方面的修行难题老和尚倒是能答上,至于石壁上这个乱七八糟形似八卦图的烂搔抽象画,老和尚还真没什么好的经验可以传授。不过在徒弟面前树立起的高人隐士风范那是绝对不能就此跌落的。因此老和尚再次观摩了一阵子现在已恢复平静一点涟漪都无的八卦图轻声说道:

     “《周易·说卦传》中将乾坤两卦对峙,称为天地定位;震巽两卦对峙,称为雷风相薄;艮兑两卦相对,称为山泽通气;坎离两卦相对,称为水火不相射以表示,这些不同事物之间的对峙。只是这八卦具体该怎样子破除还真是不好说,像刚才会闪银芒的情形来看这八卦已经被利来布成了什么阵法之类,所以才有了钢都无法破除的特别神力。诸葛武候当年不是也布了八卦阵应用于军事之中,难道这石壁上的八卦也有此功能?”

     “不管了,再砍它几刀再说。劈!”花东流毕竟年青气胜,有那么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之胆气劲,于是再次腾身而起狼啸长空抡刀砍了上去。

     “劈!”

     老和尚终天也是忍不住腾空而起与花东流合击着那怪怪的八卦图。

     “嘭!嘭!”

     两声巨响,八卦图上又是两圈银芒闪过,老和尚和花东流都跌落到地,爷俩倒成了滚地葫芦一锅粥。互相对望了一眼大声叹息连连道:

     “厉害!”

     “老和尚我活了都90来岁了还从没见过一破图都能攻击人的,此术真是神奇无比。原本以为自已‘养气术’已经修炼到了第4品顶峰,在咱华夏也算是不高不低的高手了。谁知就这一破图老和尚我还真拿它没法子可想。自然万物,天道浩渺,方术神奥……”

     “我就不信这个邪气,炸死你!”

     花东流想到病床上的月儿面色惨白地等着钞票换肾,再想到姑姑、姑父的仙去。顿时心乱如麻,心痛如绞。鼓足了丹田之气一股银芒在其中翻腾着,身上银色之辉大作,就连瞳珠子都成了银灿灿泛出一些银晕来。

     ‘卟’声中花东流这搔棍这次发出的银芒特别的大,在气流聚集下形如一银子铸就的鸭蛋直向石壁上的八卦撞击过去。

     “轰隆!”

     犹如天上升腾起了银色月暴一般,震得整个洞穴都在瑟瑟发颤。怪异的事发生了,八卦图照老样子圈圈银芒如波浪一道道散出。

     不过这次好像发怒了一般一下子就把花东流圈入了其中。而花东流身上的银色之光与八卦上的银芒交相辉映。渐渐融合,银光越来越盛,花东流的全身都变成了银色雕像一般,就连根飘拂的头发都成了银丝。

     现代人崇尚蜡像,而此刻的搔棍花东流就是——银色天魔。

     就在这时候,‘嗥’的一声沉郁响声传来,从花东流身上幻闪闪地冒出了一只五爪银龙,它啸天一声,呲牙咧嘴地扑向了石壁上的八卦图。

     “嘶啦!”

     八卦图在虚体银龙扎入后,从其中心的阴阳眼中弹出一个银色鹅蛋大珠子直接就融入了花东流的身体中。

     一股信息硬生生塞入了花东流的大脑中。

     圣龙之墓。

     左三右七天旋地转指尖快点图上阴阳鱼眼中心……此为开启之道。

     花东流大喜之下也来不及细想照方子抓药了。按脑中信息所说一阵繁复的外加一些根本就不理解的晦涩咒语夹在手势刚打完。

     “锃!”

     八卦图居然活了,一个直径达三米的八卦飞速旋转着,越旋越快,最终快到连一旁观战的老和尚看得差点就晕菜了过去,赶紧闭上了双眼拚命念叨着驱魔的‘大悲咒’才感觉心头好些,嘴里可是大呼‘厉害’。

     “咔嚓!”

     八卦图轻微响动中悄然打开了,露出了一扇高大威武的花岗岩石材质的大门。此门长三米、高五米。门上雕着上百条缠绕交错的银龙,或张牙,或舞爪、或盘腾、或正吞云吐雾。

     门上显出三个看不出体式的象形文字式大字——青龙卫。

     花东流不管不顾大吼一声:“开!”

     从门上显出一排大字:“圣龙令”

     “圣龙令是什么东西,奇怪!”

     老和尚茫茫然不知所云,睁大着牛眼全身贯注地发着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差点没把他的心脏都暴裂开来,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像做梦一般,他还特地揉了揉双眼,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