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灵泉之水
    不过花东流在用此‘赤青纱’蛇‘基丹’所泡的药酒滋润下功力倒是突飞猛进。老和尚修练了近七八十年才练到‘养气术’的第3层,而花东流这厮只用了8年。每当看着自已的得意徒弟花东流老和尚都会无由地感慨,老纳最大的希望就是‘东流这小犊子能把‘养气术’修练到12层,老纳极想知道12层是一种啥状况,唉!估计自已是看不着了,但在地下也会含笑九泉的。’

     花东流这厮力已经不浅了,缺少的是对战经验和打斗的磨合以及招式的应用等等。虽说老和尚经常愿当一活动靶子与花东流这厮对练,但毕竟当不得真,双方都有顾虑。下不了真正的狠手,不像遇上敌人时真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下得了狠手。

     花东流这娃如今虽说连凶狼、野猪也杀过,连熊瞎子都曾被他砍伤过,但杀人这档子狠人活还是没干过。而死在老和尚大刀之下的小鬼子不下一个加强连,说起杀人之心境那是老辣,杀一人跟宰一只鸡没啥区别。老和尚这种杀人之经验和心境却是无法传授给花东流。一直以来老和尚都在试着用什么方法让花东流体验一下子杀人之心境,但现代社会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这种机会。

     而杀野兽与杀人相比天差地别,心境不可同曰而喻。对于这一点老和尚也是挺无奈。老和尚有时甚至想能否把监狱中的死囚犯劫来让花东流这犊子过过手瘾,磨练一下杀人之心境。可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监狱中的死囚犯人家自有枪手执行,哪能让你舞大刀硬拳鼓捣得遍体鳞伤才嗝屁惨死。

     太不人道。

     见绿野斑蛇跳弹猛然袭来,花东流激动地像是突然抱住了那天车中叫‘寒月’的绿色小妞干好事时幻想中的搔人心态。‘唰啦!’刀锋闪亮一划,‘绿野斑’溅着蛇血顿成两截‘啪啦’掉入了杂草丛中。

     而捡漏者一些怪虫怪鸟立即凶猛地扑了上去一顿哄抢,那只小碗口粗的绿野斑蛇眨眼间只剩下一条断成几截的链子骨头,其上还挂着一些没剔干净的蛇肉掉落于了花东流面前。此刻花东流倒是感觉头皮有些没来由的发麻发痒,想到自已如果不小心在这天坑中挂了的话估计跟这‘绿野斑’也差不多,几分钟后就是一散落的白森森骨头。

     “东流,怕了?”

     老和尚有些担扰地转头盯着花东流的脸问道,如果连这点小风浪都怕了的话那花东流这犊子就太令老和尚失望了。所以此刻从花东流那略显迷茫地眼神中,老和尚的确有些忐忑,后悔不该带他来这险地。

     “怕个吊子,脑袋掉了腕大的疤还怕了这一土鳖子长虫。”花东流的回答很是令老和尚心慰,虽说这小子说话像骂人一般粗了一些但老和尚心里如喝了酸梅汤一般的凉爽。

     想:“嗯!这娃不错,老纳我没看走眼。”

     其实花东流也仅仅只是嘴皮子利索些,话语狠一些。内心里还是挺失落的。刚才发了一句子狠话却是用来安慰老和尚的,因为花东流从老和尚的眼神中看出其对自已可是寄予厚望,他不想令老和尚太过失望。

     为何老和尚对花东流如此的紧张,因为老和尚这几天通过对于风水‘堪舆术’以及易经八卦的演示推理,感觉到自已将有一大难,能过这个坎就是天高任鸟飞,过不出就将成一堆白骨。而花东流昨晚提出‘刨坟’一说老和尚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莫非这次大难要摊在这次刨坟上,有八成可能。”

     老和尚里想着面上却是丝毫未露异样,为了能挽救月儿的生命老和尚也是豁出去了,因为纳兰也是老和尚的方外之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此凶兆没有应验在天坑上也许会应验在其它什么地方。”老和尚想着心里坦然了许多,“唉!老纳也已经活了上百岁了,够了。只要能找到咱风家的‘华佗经’,老纳死也暝目了。”

     爷俩继续挺刀拔草前行。

     小心地再次行了近一里之地,来到了一片清灵灵闪着碧蓝灵光的水潭地里。奇怪的是此不大最多100米宽的水潭里却是寸草未生,一股股沁人心脾的白色雾灵气从水洼里腾出,花东流深深地吸了一口赛过纯净水的蓝水之雾没来由地随口道:

     “楚水清若空,遥将碧海通”

     “好水!好雾!”

     “嗯!此水雾的确清洁,吸入肺腑隐隐然会感觉到体内丹田里有什么欲蠢蠢动似的。每次渡到这水潭老纳都会喝上几杯,神清气爽不说好像有助于‘养气术’的修练似的,也不知什么原因。

     世界之事无奇不有,万物相生相克又相互融合催生。也许此水就是道家书上所说的灵泉之水,有助于修士的修练。”老和尚熟练的从背上的麻袋中掏出了两个用竹筒直接做的特自然的绿杯子递了一个给花东流道:

     “好好尝尝,这水不错!喝下几杯后立即调息‘养气术’,妙用无穷。”

     “灵水!那我得好好喝个饱。”

     对于这种大自然馈赠的便宜如果都不占花东流这现代人那真变成一二愣子了,立即拿起杯子舀起‘咕咚’大口地喝了起来,直至肚皮滚圆见到那蓝水都快作呕了才停下了塞鸭子样的硬灌活动。

     调息了一阵子果然感觉丹田隐隐有一股微热传遍了全身,而且气流在体内的流动这次感觉特别的明显,头上居然袅袅地像是一烟囱开始冒白烟了。良久!白烟越来越浓,渐渐地连花东流整个人都浓罩在了白烟之中。

     而白烟中的花东流感觉丹田内鼓涨得要命,好像有点母鸡快下蛋时的‘咯咯’焦臊不安之感。皮肤肌肉也跟着向外撑开,花东流觉得自已成一气球了。

     “凝神静气,万物更新,不动如山,我即是山……”

     老和尚如一饱学高僧都快乐得合不拢嘴了,赶紧以气波震于音波中喊了出来,直击向正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花东流。“东坡肉!使力运转调息‘养气术’,一鼓作气突破到第4品。使力!使力!”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