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风水
    (祝书友们新年快乐,事事如意!相信兄弟们也会收藏加砸票让狍子如意的!)

     “不精!会那么一点点,小时候经常看易经八卦之类的书。现代人都把看风纳水之人称作是在搞迷信,或者更土点说是神棍。其实风水学也是一门高深的自然之道。‘堪舆术’讲究数、气、象即信息、能量、态势,也就是天人合一的那个神,西方哲学称作宇宙万物的‘本体’,也可以说是功能。《周易·系辞》称:‘神无方而易无体’。神无方的‘方’古文亦称‘方所’,就是方位,无方就是没有位置,无所在,亦无所不在。易经和佛经所说的精、气、神。孔子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游魂就是神,就是构象。道家所讲的精气神统一体其实是一种修练之道,像风水彼佳之地对于道家所讲的修士的修练至关重要,因为那里气机自然和谐……”

     花东流听得直点脑瓜子,觉得老和尚的确讲得在理。

     此刻再用老和尚的观点结合邻居叶浩尘的‘堪舆术’实际例子,花东流觉得这‘神女坑’的确称得上是风水福地,四周围四座巍峨高山细观之真有点像是华夏传说中的四神兽:威武青龙为东方之神,嚣张白虎为西方之神;惹火朱雀为南方之神;朴实玄武为北方之神,龟蛇合体。故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灵,以正四方,王者制宫阙殿阁取法焉。’

     而这‘神女天坑’在老和尚和花东流意想的四神兽拱卫下不是福地那才怪了。

     “神哉也!”

     花东流不由得发出了土鳖子感叹。

     终于有惊无险地下到了天坑底部。

     花东流‘养气术’第3层的六识灵敏度与常人相比当然灵捷了许多。这天坑底部终年都是雾蒙蒙的,湿度相当的大,估计坐在坑底不久身上的衣裤就会沾上细如毛发的雾水珠子,倒有点彼似梅雨季节细雨绵绵,如雾似梦,仙灵之气袅袅。花东流有种进入了仙梦之境的良好飘渺感觉。

     “好个神仙所在。以后能在此地建上一茅屋养些鸡鸭,晨昏听着咯咯呷呷声也不枉此生哉!”

     “东流,在想些啥。这里可不像你眼中所见到的如此美妙,却是一随时会要人命的死亡之阴森坟墓。小心点跟上。”老和尚略带责怪的眼神瞅了花东流这临时头开了小差的‘东坡肉’一眼说道。

     “东流知道了,师傅教训得是。”

     花东流嘴上答着心头也是暗暗地警示自已道:“我太大意了,这飘渺的天坑可不是一善茬之地,说它像是阎王地府也不为过。一朵带致命毒刺的烫手野玫瑰,东流可是彩花之人。”

     “怕个吊!”

     随即高速度鼓劲调息起了‘养气术’,爷俩都盘腿于一块凸出浮草的青色石头上打尖回复功力。在调息的过程中爷俩的耳朵可没闲着,随时探听着周围的一切响动,六识全开。

     调息完毕,爷俩啃了一野猪蹄子随带着整下一瓶二锅头提气拽刀而行。

     这天坑底部隐藏着许多的浮草陷井,眼睛初初看去好像还是较硬实一块陆地,等你一踩上去人立即就会向下沉陷下去。如果没有修练过的普通人没有那般提气轻身能力八成就跟着下去了,然后就是越陷越深直至彻底进了泥潭坟墓最终成了一寒人之白骨。

     “东流,这天坑当时曾埋葬过一个连的解放军。而这坑底的泥潭里倒底有多少土匪累累白骨就无法统计了。几十年前解放军剿匪之时先前不明这天坑之危险,而狡诈的刁铁头就拿这天坑作了文章,以众多土匪的生命为饵钓去了一个连的勇士生命。

     唉!作孽啊!

     老纳在这天坑之中刨出了许多勇士的尸体和一些锈迹斑斑的五角星,以及步枪还未弹射的子弹头。居然还挖出了一挺美式重机枪,不过已经锈成了一堆废铁疙瘩。老纳都给重新埋了,也算是积一些功德吧!”

     老和尚随口聊着眼神中透出了那么一丝丝的凄然,老和尚毕竟是参军打过小鬼子之军人,对军人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

     花东流虽说属于那种新生一代中的土鳖,但打小在腾龙岭耳闻熏染,经常听到有些十来岁的老头,讲些以前如何运粮带路协助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剿匪之往事,心里也有种认同感。作为一个老区人,在那种特别殊的氛围中自然就会染上那种属息。

     而且在李家屯子村中许多古老的土墙壁上都有许多手指头般大的子弹洞洞,花东流小时候随奶娘到村里玩时最喜欢和二愣子一起数那些弹洞玩了。儿时在头脑中常幻想着自已也挺了一杆步枪杀鬼子土匪的英武形像。

     只是后来长大一些后常感叹生不逢时居然没有那般机会了。在这种和平年代军队早就现代化了,一颗导弹就可以解决掉一座城市,再不是以前的那种小米加步枪的狠犊子杀人年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想到那些花东流的心坎底里都有一股子野狼劲在恸动。

     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大老爷们心坎中的那一丝军人豪侠情结。

     “滋啦!”

     一条绳影闪过,一道绿影直向花东流卷扫而来。

     “有活干了!”

     花东流一点害怕感都没有反而落下的是满身的激动劲头,感觉到这是一只毒蛇而且那扁平的三角蛇嘴张开后似乎嘴中还喷出了一小股绿炎炎的毒雾。

     “小心点,那是‘绿野斑’,别被它的嘴中毒雾喷着,沾上一点此蛇毒立即如影随行钻入皮肉中立即溃烂直至到白骨,中者一直痛到哀嚎直死。除非你眼疾手快能做到壮士断腕立即削去那块烂皮肉。”

     老和尚警告道但并不出手帮助花东流,此天坑就是一天然的死亡训练场,稍不小心就有把小命搁这儿的可能姓。雄鹰想要展翅高飞环翱天宇不经过风浪甚至有时是生死考验怎么行?

     花东流这厮以前炼‘养气术’时老和尚苦禅规定每天一小勺‘蛇丹酒,坚持喝了8年差点没把花东流腥臭死,因为老和尚用那叫什么‘赤青纱’蛇与一些乱七八糟的草药泡的叫什么‘基丹’酒实在难以下咽,要不是老和尚硬逼着花东流绝对会把此酒倒入尿坑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