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早餐
    也许是因为中途吃过药片的原因,晏海清睡得非常沉。等她醒来的时候,另一半床上已经没人了,杨子溪正站在床边穿衣服。

     晏海清一睁眼,看见杨子溪双手扯着衣角,想把套头的睡衣从头上脱下来。因为用力的关系,腰部得到完全的伸展,线条非常纤细。而□□在外面的半截腹部洁白瘦弱,莫名让人很想摸上去。

     杨子溪把睡衣脱下来,露出了圆润的肩头和小巧精致的内衣。她一转头看见晏海清醒了,于是道:“该起床了,起得早我们还能去吃米粉。”说着去够椅子上准备好的今天要穿的裙子。

     就算被看见了半裸的姿态,杨子溪也毫不害臊,镇定自如。

     晏海清自认做不到那样,低着头找寻自己的衣物,抱在怀里道:“我去卫生间。”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的背影,笑了笑,心想小孩子就是容易害羞。

     杨永昨天忙到很晚才回家,都是为了城东那块地与晏氏集团的人厮杀。一回来听见程彩丹八卦兮兮地讲女儿带朋友回来住了,自然很惊讶,非得今天亲自护送两个女孩子去学校不可。

     她俩前后下楼的时候,杨永碰巧看到了,道:“得,早上一起来,女儿变成俩了。”

     晏海清对着杨永笑了笑,说:“叔叔好,我叫晏海清。”

     杨永记得这个女孩子,前几天老舒家请的家教可不就是这个女孩子,听说老舒对她赞不绝口。思及此,杨永很是温和地笑了笑,道:“我记得你,最近学习怎么样?”

     晏海清害羞地笑了笑,说:“还可以。谢谢叔叔关心。”

     杨永想了想,问:“你姓晏?言笑晏晏的晏,还是小燕子的燕?”

     晏海清答:“晏几道的晏。”

     杨永点了点头,说:“走吧,小溪上高中以来我还没有送她去过学校呢。”

     杨永亲自开车送她俩,杨子溪和晏海清坐在后座。晏海清不太好意思在杨永面前跟杨子溪聊天,于是车厢里很是沉默。

     经过一个早点摊的时候,杨子溪急切道:“停下停下停下!我要吃这个!”

     杨永立刻就把车停了。杨子溪扔给晏海清一句“这个很好吃的你快来尝尝”,就下了车。

     晏海清目瞪口呆,从车窗往外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就听见杨永解释道:“小溪什么都好,就是有点馋。吓到你了吧?”

     晏海清摇了摇头,她从来没见过杨子溪这个样子,觉得有点吃惊罢了。

     杨永一边下车一边对晏海清道:“来,我们就下车去尝尝这到底有多好吃。”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早餐铺,卖豆浆油条面条米粉之类。杨子溪道:“泡椒米粉来三碗。”

     她丝毫没有问过晏海清和杨永的意见就擅自做了决定,似乎这种食物的美味不容置喙,倒让晏海清来了兴趣。

     等待食物的过程中,杨子溪对晏海清解释道:“这个米粉我吃了三年了,好吃到恨不得把舌头都吞进去。你尝尝就懂了。”她神情骄傲,似乎这是多不得了的事情。

     晏海清点了点头。

     杨永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把手机递给杨子溪,道:“你看一看。”

     杨子溪瞥了一眼,“嗯”了一声,没有作评论。

     晏海清本能地觉得这条短信不普通,杨子溪此时的情绪一点也没有显露出来,冷静得可怕。不过晏海清并没有问,只是盯着早餐摊上的面条发呆。

     杨永把手机收起来了,随意问道:“不会迟到吧?”

     杨子溪笑着道:“肯定不会的,再说为了吃到这么美味的米粉,迟到也没有什么。”

     杨永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你不怕迟到,人家晏海清呢?”

     晏海清忙表态:“不……没关系的,吃早餐要紧。”

     三碗米粉很快出炉,早餐占地面积太小,没有座位,因此三人只得每人端了一碗,蹲在杨永的车旁边吃。

     杨子溪吃得特别快,嘴唇上油油的闪闪发亮。她问:“这个好吃吧?为了它迟到都值得!”

     晏海清其实没有觉得如何好吃,但是看杨子溪这样兴奋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打击对方的激情,只得道:“嗯。”

     杨子溪得意洋洋:“我就说吧!”

     杨永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说:“这么馋,你以后想当美食家吗?”

     杨子溪摇了摇头,说:“不,搞哲学好了。”反正上辈子就是这么无所事事过来的。

     杨永又问晏海清:“小晏呢?有没有什么想做的?”

     晏海清想了想,说:“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就想赚很多钱。”她说起这个想法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她觉得比起杨子溪那样高山流水的计划来说,自己太过市侩。可这个的确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个梦想从懂事起发芽,在一件件生活琐事的浇灌中茁壮成长,成为她内心深处不可动摇的信念。她根本找不到别的目标。

     她以为杨子溪会笑话自己,没想到却是杨永开口,笑道:“听起来怎么是小晏比较像我女儿?小溪你不惭愧吗?”

     杨子溪摇了摇头,说:“我胸无大志惯了,不过晏海清肯定很快就能赚大钱了,到时候苟富贵勿相忘呀!”她特别真诚地看着晏海清,似乎真的指望着对方日后提携。

     晏海清知道这是开玩笑,之前微妙的自卑已经荡然无踪。她笑了笑,指着路边的野狗道:“狗富贵,勿相汪?那你汪一个来看看。”

     “好啊,你骂我是狗!”杨子溪佯怒道,随后道:“汪汪汪!”

     她一点也不在意被说是狗,反正大学狗、出国狗、脱团狗什么的,都被叫这么多年了。

     晏海清哈哈大笑,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配合。

     谈笑间三人都吃完了米粉,杨永开车把人送到了学校门口。杨子溪下车的时候,杨永问道:“今晚还需要保镖吗?”

     杨子溪摇了摇头,说:“应该不需要了,那群小混混已经被惩罚了。”

     杨永点了点头,关上车门掉转车头离开了。

     晏海清问杨子溪:“怎么被惩罚了?被谁?”

     “保镖们把他们打了一顿,还是在*打的。体校严禁去那种地方,校外斗殴又不敢跟学校告状,教训狠了就不敢再来了。”杨子溪笑了笑,说:“这群人啊不学无术,又欺软怕硬。没有把他们整的跟张锋一样退学都是仁慈了。”

     信息量太大,晏海清反应了一下子才反应过来,道:“刚刚你爸爸的短信就是在说这个?等一下,张锋退学了?”

     “嗯啊,”杨子溪道,“这些都是他们该的,你不要管了,我们去上课就好。”

     晏海清本来还想说没必要这样子,后来想到张锋那样对魏紫雨,要不是魏紫雨自身硬气,到时候受伤害的就是魏紫雨。至于那群小混混,堵了杨子溪他们一次,堵了自己一次,要不是运气好,挨打的就是自己这边了。

     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会有这样的结果其实都只是自作自受罢了。

     晏海清解开了这个心结,便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再次投身进入“学习-打工-休息”的循环之中。

     从这天开始,杨子溪经常打包食堂的饭菜,跟钟梨一块儿去奶茶店坐着吃。

     她俩也不白占桌子,每次都要买两杯奶茶坐那儿慢悠悠地吃,晏海清也就不好意思赶人。

     嘛,也算是为奶茶店创收吧。

     后来不知道怎么地,石尧发现了她们都在这里吃饭,便也吵着要加入。按照他的原话:“你们都在这儿聚众了,为什么要丢下我?好歹我们也是一起挨打一起打工的好战友啊!”

     杨子溪慢悠悠反驳:“没有一起挨打过。”

     石尧说:“那就……一起抄作业!我和你都抄晏海清的作业,钟梨抄我的,我们都是生活在晏海清圣光照耀下的新世纪高中生!”

     晏海清在奶茶店后台配餐,听到也忍不住探出了一个头,道:“听你这说法,好像我已经死了似的……能不能换个说法?”

     石尧终于发现自己怎么说都不能令所有人满意,悲痛欲绝。只好以壮士断腕般的勇气道:“好了好了,我请你们喝奶茶总行了吧!不要再纠错啦!”

     钟梨和杨子溪拒绝不了利益的诱惑,一致同意石尧加入。

     ——虽然奶茶就请过一天,但是这个小团体也隐隐约约形成了。

     晏海清作为店员见证了这一切,心里觉得好笑。好笑之余又忍不住插嘴问石尧:“那我有奶茶吗?你抄了我那么多次作业呢。”

     石尧举双手投降:“请请请,衣食父母哪能不请。你说,我们会成为市一中版性转f4吗?”

     钟梨问:“那你也是女的?”

     “……”石尧本来以为四人中他唯一没被钟梨压制,现在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技高一筹,自己不幸落败。

     时间像是粘合剂,渐渐地把四个人粘在一起。上一世的死党扩充成四个人,杨子溪看着石尧和钟梨斗嘴不断,微笑的同时又忍不住想到:所以自己和晏海清就是两个瓦数巨大的电灯泡么?

     这可真是忧愁得很。

     过了大约半个月,晏柔柔恢复得不错,手术创口差不多愈合了。虽然医生建议再住院一段时间观察一下,但是晏柔柔和晏海清都决定出院,这是权衡了金钱和健康之后取的折中手段。

     她们拟定在周六出院,于是四个人纷纷向店长请了个假,打算一同接晏柔柔回家,并在晏海清家里玩一个下午。

     ……当然,还有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