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医院
    周日到周四放学很晚,周五却五点就放了。为了迎接晏柔柔出院,杨子溪他们周五放学之后便一齐到了晏海清家,把屋子装扮了一番,也学习电视里来party那一套,算是庆祝。

     他们把廉价的彩纸剪成丝带状,从天花板上垂下来,风一吹就会飘飘地扬起来,想模仿出那种仙仙的感觉。电风扇一打开,这些纸带就胡乱飞舞,相互缠绕在一块,与想象中的效果完全相反。

     除此之外他们还吹了好一些彩色的气球,到最后几个人腮帮子都疼得不行,让人沮丧得三天不想吃饭。

     虽然成果劣质的很,但是总归花了那么长时间一起布置,大家都很高兴,觉得晏柔柔一定会喜欢的。

     第二天晏海清到医院的时候,钟梨和石尧正站在楼底下东张西望,看见晏海清到了,忙对她招招手。

     晏海清走过去,听见他们道:“先等等杨子溪,我们一块儿上去吧。”

     晏海清诧异道:“你们好早!”

     他们约定九点医院见,现在才八点半。晏海清以为自己已经够早了,没想到还是比不过钟梨和石尧。

     依照上心程度来看,她现在有点怀疑自己不是晏柔柔的亲闺女了……

     杨·最不上心·绝对不亲生·子溪姗姗来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米粉,吃得津津有味。

     她慢吞吞走着,一边吃一边道:“别急别急,等我吃完了再上去。”她看了看晏海清道:“早知道你比我早,我就给你带一碗米粉了。”

     晏海清一看就知道这是杨子溪挚爱的泡椒米粉,她倒对这个不执念,于是道:“你别说话,快点吃。吃完我们就上去。”

     他们蹲在医院门口的花坛旁边,一点也不顾及形象,姿势特别不羁。

     杨子溪三下五除二扒完碗里的米粉,然后擦了擦嘴唇,道:“好了。”

     四人一起进医院大门的时候,与一队人擦肩而过。那队人穿着统一的服装,一个个人高马大,看上去战斗力超群。

     杨子溪觉得这可能是部队里的人来看望老战友,于是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等他们全部离开视野之后,晏海清却突然开口道:“跟我那天遇到的人一样。”

     杨子溪:“嗯?”

     “他们跟那天我在巷子里遇到的男的穿得很像,给人的感觉也很像。”晏海清回头盯着他们看,想确认自己的判断对不对。其中一个人回头看了晏海清一眼,平平常常的一眼却压迫力十足,晏海清连忙转过了头。

     她补充道:“不过那天天太晚了,也许是我看错了。”

     杨子溪却皱着眉头,问:“是真的吗?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石尧比较没心没肺,道:“可能是看错了吧,你还能从这么厉害的人手里跑掉?”他们都听说了那天晚上惊险的经历,便不太相信晏海清遭遇的是这样强大的对手。

     晏海清摇了摇头,道:“不管了,先上楼吧。”

     他们到了病房,本来应该等着他们的晏柔柔却不在病房里。被子掀开一半,明显是临时离开。

     “难道是上厕所去了么?”晏海清随口道,手上收拾起床头柜上零零碎碎的物件来。

     正在叠被子的时候,隔壁床的病人道:“刚刚有个小伙子找她,她就出去了。”

     “小伙子?”晏海清疑惑道,她和晏柔柔都不认识什么小伙子,唯一可能的小伙子现在正站在钟梨旁边看着自己叠被子。

     “对啊,那小伙子看着好大块头,特别有劲。我以为是你家表兄弟什么的,怎么了,不是吗?”

     晏海清心里暗道糟糕,隔壁床病人的描述让她很快联想到刚刚擦肩而过的那些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潜意识里觉得肯定跟那群人有关,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问隔壁床的病人:“您知道他把我妈叫到哪里去了么?”

     还没等人家回答,病房里就骚动了起来。某个住得离窗户近的病人朝下张望,道:“好像有人要跳楼!下面好多人在看!”

     还没等晏海清对这个消息做出反应,就又听见有人喊:“晏柔柔!跳楼的好像是晏柔柔!”

     晏海清心里一惊,飞一般地冲到窗户前,看见楼下有很多人在仰头朝上看,有医护人员,也有病人或者家属。

     她一急,忙探出身朝上看,试图看到楼顶的情况。碍于角度限制,一点效果也没有。

     她又向外挣扎了一番,想要看到更多。她只想着确认是不是晏柔柔,却完全忘记了安全问题,几乎半个身子都在窗外了。

     杨子溪连忙跑过去,抱住她的腿,道:“你不要命了!我们去楼顶!”

     晏海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也是一阵后怕。

     在杨子溪的帮助下,晏海清从窗台上下来了。她一句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飞速地冲出了病房。

     杨子溪明白对方的焦急,也不计较这个,跟在后面追了出去。

     晏海清本来跑步就快,现在更怕是难追上。等杨子溪他们出病房的时候,晏海清早已不见人影。

     还好知道晏海清的目的地,杨子溪他们便直接向楼顶跑去。等到了楼顶,果不其然看见了晏海清和晏柔柔。

     晏柔柔站在边缘处,看上去摇摇欲坠。风一阵阵地刮来,把她的病服吹得鼓了起来,配上她苍白的脸色,有一种飘渺的美感,似乎下一步就要羽化登仙。

     而晏海清以背影面对他们,停在某一个地方不敢前行。

     杨子溪想要走过去,却看见晏海清回过头,哀伤地望着她,嘴唇微动,似乎说了什么。

     她们离得很远,但是杨子溪还是知道,晏海清这是在说——

     不要过来。

     晏海清的长发随风飘舞,凌乱地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那一双幽黑深沉的眼睛。

     杨子溪见过晏海清各种各样的眼神,高兴的、开心的、悲伤的、焦急的……

     却从未见过这样的……绝望。

     她的心被这种绝望所震慑,于是一步一步朝后退,退到了门的后面。钟梨和石尧想要前进,也被杨子溪拦住了。

     晏海清于是对着杨子溪笑了一下,嘴唇再次动了动。

     钟梨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过去?”

     杨子溪叹了口气,道:“听晏海清的吧。”

     晏海清既然不想让人过去,肯定有自己的考量。要么是怕刺激晏柔柔,要么是不愿意被他们看到这种时刻。

     晏海清看着晏柔柔,道:“妈妈……”

     晏柔柔捂着胸口,歇斯底里道:“我不是你妈妈!我不是!”她站在那里,小半个脚掌悬空,似乎随便动一下都会掉下去。

     晏海清害怕极了,只好顺着她:“好好好,你不是我妈妈,你不是……”

     晏柔柔又哭了起来:“吾儿,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海清……都怪我不争气,你才会这么命苦……”她哭得悲痛欲绝,眼泪不要钱似地留,让晏海清心疼得很。

     “我要是死了就不会连累你受罪了,海清我对不起你……”晏柔柔哭道,捂在胸口的手转而去抹眼泪。

     晏海清道:“你先下来,有什么事情下来再说……我不怕你连累,我们是一家人,我是你女儿啊!”

     晏柔柔捂着眼睛,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她蹲下来抱着膝盖哭。

     晏海清试着靠近,走了三步左右,便被晏柔柔制止了。晏柔柔突然站起来大声道:“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晏海清停住了脚步,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柔声道:“好,我不过去,你下来好吗?有糖吃,我这里有糖。”

     晏柔柔像个小孩子似地跳脚,用力地蹬着地面:“你不要骗我,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你退后!退后!”

     她跳来跳去,看得晏海清心惊肉跳,生怕她一时不察真的掉下去了。晏海清只得依言后退,道:“好,你看看我,你看我退后了。你还想要糖吗?”她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大白兔,道:“你最喜欢的糖哦,你不过来拿吗?”

     晏柔柔盯着那糖,露出了痴迷的神色。她被糖牵引着离开了最危险的地带,口里念叨着:“糖……”

     晏海清继续柔声道:“对啊,糖,我这里还有好多,都给你,你过来拿。”

     就在晏海清以为已经把晏柔柔安抚下来的时候,又见晏柔柔脸色一变,道:“我恨你!晏海清我恨你!都怪你我才会被赶出来,爸爸打我骂我,都是因为你……”

     晏柔柔神色歹毒道:“你怎么不去死,你是瘟神,没有你晏明就不会被赶出去!你为什么要被生下来……”

     晏海清见过晏柔柔发疯的时候,对方常常把东西摔得支离破碎,似乎要与全世界为敌,可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自己。她的心里一痛,忍不住问自己:原来妈妈竟然是恨我的?

     那么多年相依为命的生活在脑海走马观花似地浮现,晏海清笑得凄惨,说:“妈妈,你过来好不好?你不要跳楼,我替你跳下去……”

     晏柔柔却又换了一副嘴脸,哀伤道:“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爱上明明……我贪生怕死,我非要把你生下来……孩子你命苦,都是我不好……”

     晏柔柔的情绪不断切换,精神极不稳定。晏海清轻声道:“没关系,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晏柔柔闭着眼睛大叫:“不好!我不要回家!会被打!被小孩子……他们把青蛙和蚯蚓扔过来,骂我是荡妇……我不要回家,我不要被骂,我害怕蚯蚓,蚯蚓像蛇……我不要回家……”她呜咽着,跟软体动物有关的记忆随着话语跑了出来,那些生物黏糊糊的触感是那么清晰,她觉得自己就要恶心吐了。

     晏柔柔从来没有带晏海清回过家,也从来不说回家之后受到了怎样的待遇。晏海清一直以为只有外公外婆的冷言冷语而已,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想到十一晏柔柔刚刚回家,可能也经历了这些,晏海清的泪水决堤,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冲上去抱着晏柔柔,说:“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们不回家……妈妈我们永远在一起……”

     晏柔柔紧紧地回抱晏海清,这一刻这个拥抱如此温馨,晏柔柔似乎已经恢复了神智。她拍了拍晏海清的背,笑得如往常一般温柔:“海清……”

     “妈妈……”

     这温存还不到片刻,晏海清便听见耳边晏柔柔轻柔的声音,内容却是狠毒的:“晏海清,都是你的错,你怎么不去死?”

     晏海清愣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她缓缓道:“如果我去死的话,您会原谅我吗?”

     杨子溪三人站在远处,看着这对母女时而靠近时而分离。晏柔柔的人格似乎转过了好几个档,大哭大笑,情绪激烈而易变。

     因为隔得太远,对话听不清楚,只是偶尔听见晏柔柔说“不要”“对不起”之类,不知道她们说了些什么。

     过一会儿,杨子溪看见晏海清抱住了晏柔柔,而晏柔柔没有拒绝。她们母女俩似乎温馨地拥抱了一阵子,这个动作保持了很久。

     杨子溪害怕晏柔柔再次发起疯来,一颗心一直提着。直到看见晏海清牵着晏柔柔的手走过来,她的心才终于放下了。

     “果然还是母爱伟大,可以让一个精神病人恢复正常。”杨子溪这样想着。

     晏柔柔和晏海清的脸上都还带着泪痕,看上去很狼狈,表情却平静了下来。

     晏海清对着杨子溪笑了笑,说:“我们回家吧。”

     不知道为什么,杨子溪却觉得这个笑容诡异的很,明明看上去很高兴,笑意却没有真正地到达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