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调戏
    晏海清偷偷地看了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低头写作业。

     晏海清又偷偷地看了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翻了一页,写第二题。

     晏海清再次偷偷地看了杨子溪一眼。

     杨子溪一只手把化学收起来,换了英语。

     晏海清偷偷地笑了笑。

     杨子溪终于忍不住了,叹了一口气转头对晏海清道:“看够了吗?”

     晏海清笑呵呵地把笔放下,用手指头在杨子溪的手掌心里写了两个字。

     【no】

     才又用左手拿起笔,继续看完形填空。

     还好英语选择题用左手也可以写,不然她就不能一直用右手握着杨子溪的左手了。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晏海清竟然这么喜欢抓着自己的手,听课的时候不愿意放开也就算了,连写作业的时候也要抓着。

     可是她看了看晏海清傻呵呵笑着的脸,又没忍心抽出来。

     这样纯粹的欢喜,是因为自己啊……

     杨子溪想了想,直接把作业收起来了,翻开了杂志。

     晏海清要抓就抓吧,反正自己也不一定非得写练习册。

     杨子溪想起来那天下午的后续,她吻了晏海清之后的后续——

     晏海清直接愣住了,一副cpu过载的呆滞脸孔,让杨子溪忍不住又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蛋,说:“这样还是可以的。”

     下一秒,晏海清伸手在杨子溪脸上飞快地捏了一下,现教先学,领悟能力非比寻常。

     她甚至还抬了抬头,试图依葫芦画瓢在杨子溪脸上也来一个吻。

     杨子溪往旁边翻了一个身,躲开了。她呈大字躺在晏海清的旁边,歪头看着晏海清笑道:“怎么现在反应又这么快?”

     晏海清用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了看杨子溪,然后委委屈屈地伸出手,停在杨子溪的手旁,虚虚地碰了碰杨子溪的指尖,问:“可以牵手吗?”

     态度小心翼翼,像是一只可怜的小奶狗。

     杨子溪的心都要化了,她笑了笑,一把抓住了晏海清的手,说:“现在,你是我的人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行为被清清楚楚地划在界限之内,所以晏海清展现出了对于手的极度眷念。

     杨子溪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自己的一双手就要被晏海清承包了。

     她的腿早就好了,说是在家里静养,无非是在琢磨怎么处理晏海清罢了。现在既然已经跨出了那一步,她干脆也就来学校了。

     常易转头八卦的时候说:“你伤的真是时候,恰好我们做卫生的第一天就伤到了,卫生做完了又来学校了。”

     说起来这句话还是用调侃的语气说的,不知道为什么,常易对杨子溪的态度最为友善。

     杨子溪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便被晏海清抢先道:“她的卫生有人帮忙做,我们组还排在前面,这不就够了?”

     常易愣了愣,嘀咕道:“我又没有说她是故意的……”然后转过了头。

     杨子溪问晏海清:“卫生谁帮忙做的?”

     晏海清说:“打篮球的男生……他们把你和成碧的活都干了,持续了一周呢。”

     杨子溪想了想,说:“那要不要去道谢?”

     晏海清看着她欲言又止,半晌道:“不用去……”

     重音放在“去”上,让杨子溪颇为疑惑。

     很快她就知道了为什么,因为下一个课间,那几个男孩子出现在了十八班门口。

     不一会儿,最靠门的同学喊:“杨子溪,有人找——”

     杨子溪一愣,看了看晏海清。

     晏海清没放开她的手,同样站了起来,说:“我跟你一块儿出去。”看到杨子溪询问的眼神之后又补了一句:“我要去上厕所……”

     杨子溪扑哧一笑,说:“先陪我看看他们要跟我说什么吧,我害怕。”

     晏海清的眼神就亮了起来。

     她们俩走到了教室门口,那个砸了杨子溪的男生被小伙伴们推到了前面。

     他回头横了小伙伴一眼,然后非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三五个大小伙夹裹着两个女孩子,换了一个稍微安静一点的地方,期间晏海清一直挽着杨子溪的胳膊,手还紧紧握着杨子溪的手掌。

     还是女高中生好,就算十指相扣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

     那个男孩子挠了挠头,说:“那个……你好了啊……我是来说对不起的,听说把你砸回家了……”

     杨子溪笑了笑,说:“没有什么。”

     那个男孩子又说:“我可以请你吃饭吗?当作是对你道歉……”

     杨子溪愣了一下,这下子才明白晏海清为什么要跟过来。

     对方勾搭的态度太明显了,晏海清这根本就是在护食呢。

     杨子溪笑了笑,对那个男孩子说:“不用啦,我已经好了。非常感谢你帮我们打扫卫生,本来还想对你道谢来着。”

     “没、没什么……”

     “那一下没伤到,所以也没有什么的。不用请客了。”杨子溪礼貌而疏离道:“快上课了,你们回教室去吧,我也要去上厕所了。”

     “哦、哦哦,对不起啊,我们马上就走……”男孩子很羞愧,打了自己小伙伴一拳,然后勾肩搭背地走了。

     杨子溪看了看晏海清,说:“上厕所去吗?”

     晏海清点了点头:“上!”

     于是两个人仍然互相挽着胳膊,朝卫生间进发。杨子溪笑着说:“他们这几天老来?”

     晏海清点了点头,说:“每天都在问你叫什么名字,来学校没有。”

     杨子溪又笑了笑,说:“也真是难为他们了。”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对你一见钟情?”

     杨子溪轻轻地“嗯”了一声,说:“看样子也许是。不过,一见钟情不就是见色起意么?”

     晏海清紧了紧杨子溪的手,说:“都是因为你好看,你打扮地太漂亮了。”

     这句话的语气带着嫉妒,配合内容甚至有种兴师问罪的意味。杨子溪顿时觉得自己冤枉的很,道:“上帝作证,你也很好看。”

     “再说,我要是不打扮漂亮点,怎么勾引你?”杨子溪说,然后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拍了拍晏海清的脑袋。

     晏海清眼睛亮亮的,看着杨子溪,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看着,脸有点泛红。

     杨子溪压力很大,举起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手,说:“放开我可以吗?我真的要上厕所……”

     晏海清连忙松开了手。

     “还是说,你要跟我一块儿进来,共用一个卫生间?”杨子溪都已经进了隔间,她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做出要关门的姿态,说的话却撩人的很。

     晏海清脸一红,把杨子溪推了进去:“你快进去吧!”

     晏海清站在门外面等杨子溪,从来不知道对方竟然这么恶劣。

     勾引什么的……共用一个隔间什么的……

     可她又不由自主地笑了。

     以前看不到这一面,是因为没有跟杨子溪谈恋爱。现在可不一样了,她们可是在谈恋爱!

     在厕所里边的杨子溪也很无奈,从来不知道晏海清竟然还有恋爱脑的潜质。

     晏海清看上去挺冷静自持的,现在怎么随便逗一逗就脸红。她看着有趣,就忍不住一逗再逗。

     现在看来,言语调戏并没有很大作用,但是“共享私人空间”的暗示杀伤力十足。

     杨子溪笑了笑,在心里给晏海清归档。

     她解决完生理问题之后出了隔间,就看见晏海清还在等她。

     一出去对方就挽住了她的胳膊,说:“洗手么?”

     杨子溪联想到了上一次洗手,晏海清尽职尽责地给她搓洗每一个部位。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却觉得色气得很。

     杨子溪有点自恋,便忍不住想:难道那时候晏海清就已经喜欢自己了?

     她看了看晏海清,调戏的心又活泛起来,问:“你给我洗吗?”

     晏海清一愣,脸又红了,“你在说什么啊!”

     杨子溪笑了笑,拧开水龙头简单地洗了两下,说:“我开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