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 窒息
    ——杨子溪睁大了双眼,仔细回想刚刚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晏海清站起来扑向自己。

     晏海清穿过了自己。

     晏海清摔倒在了地上。

     ……

     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晏海清刚刚是想要掐自己脖子?

     晏海清她……想杀了我?!

     杨子溪捂着脖子,呆滞地转过头。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晏海清,嘴唇颤动着,从脊柱里升起一股寒意。

     晏海清同样看着她,眼神里燃烧着偏执的火焰,终于变得不再那样冷静自持。

     两人在沉默里对视,一个错愕,一个凶狠。

     她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恶狠狠地盯着杨子溪哈哈大笑起来:“对啊,你是假的,明明只是一个伸手就能确定的事情,我还在犹豫什么呢?我还在渴求什么呢?守护灵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啊……我亲眼看着你的尸体火化,难道还能渴望你愿意来爱我?”

     晏海清把手举起来,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双手,痴痴地笑了:“只有我的手能够触碰的东西才是真的。”

     杨子溪蹲下身子试图搀扶晏海清,可她的手直直地穿过了对方的身体,配合着晏海清的最后一句话,像是无声而冷漠的宣判:【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心理医生挽住了晏海清的胳膊,说:“抱歉,我没想到您的反应会这样剧烈……”

     许老师把晏海清重新扶到了沙发上,又送上一杯热水,这才轻声道:“愿意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晏海清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既不看许老师也不看杨子溪。她的表情十分跌宕,似乎脑子里正在进行激烈的抗争。

     杨子溪站在咨询室里,第一次产生了汲汲无措的感觉。以前她以为这是一个梦,以为没人能看到她,她在自己的梦里自封为王,把咨询师梭巡一遍,一点也不为了窥探而羞耻。可现在她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无归属感,似乎连存在本身都是过分的。

     这里是别人的房间,别人的世界。

     她想要继续走近晏海清,可走近之后能干什么?给一个拥抱还是给一巴掌?

     她想靠近许老师,让在场唯一的第三人来确认自己的存在。可是这是不需要实践就能知道结果的事情。

     晏海清的胸脯不断起伏着,闭上眼睛仰靠在沙发上整理情绪。她深呼吸了几次,终于把所有异常的波动都压下去了。

     她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杨子溪是不存在的,只是自己的幻觉。

     如此默念几遍,她确定自己不会被幻觉扰乱心智之后,才睁眼看向许医生,道:“许老师,刚刚她说喜欢我。”

     许医生依旧温柔又安定地笑着,道:“嗯。”

     晏海清打定主意忽略杨子溪,于是对着许医生继续倾诉道:“她说她喜欢我,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想杀了她……”

     晏海清举起了手展示给许医生看,她刚刚摔得太重,手上都红肿了一块。

     杨子溪没忍住伸出手,缓缓地覆盖在伤痕的地方。她感同身受,连带着心也疼了起来。就算晏海清是因为想要掐死她才会受伤的,她也忍不住心疼晏海清。

     两只手在虚空里交握,杨子溪努力不让彼此的手重合,做出触摸的假象。

     晏海清看见了杨子溪的动作,手抖了抖,最终也没有撤回去。她不能对幻觉示弱,幻觉做什么她都要当作没看到。

     许医生问:“为什么想要杀了她呢?你不是喜欢她么?”

     晏海清说:“我这一辈子想要很多东西,我都得到了,钱、权、复仇。只有感情是勉强不来的,所以我从来不去奢求感情,我不想要感情。我唯一爱过的人就是杨子溪,可是她那么早就走了,我并没有办法找她讨要感情。”

     晏海清苦笑了一下,说:“我那时候年轻,以为看着她幸福就可以了,我帮她鉴定结婚对象,我抢走她的未婚夫,谁知道她那么用情那么深,竟然就这样自杀了。那段时期我过得不怎么好,一心扑在工作上麻痹自己。

     “其实她软弱又愚蠢,看不穿渣男也就算了,竟然还赔上了自己。可就是这样的她,我也爱着,我也想要她幸福……我无数次想,要是能重来我就直接抢走她,装可怜装柔弱装善良,总可以得到她的爱吧?她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你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她就什么原则都没有了。

     “再后来我醒悟假设是没有意义的。人走了就走了,怀念也好,或者把她放在我的小宫殿里也好,都是没有意义的。她不会爱我,也不会给我爱。

     “她说喜欢我,只能说明我还渴望着爱情罢了。”晏海清扯起一个嘲讽的笑容,说:“感情这种东西,爱情这种东西……早就该丢掉了,不是吗?”

     许医生微微地摇了摇头,说:“情感需求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一,强行压抑这种需求并不利于您的健康。您出现这样的幻觉,是潜意识在警告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许医生说完之后顿了顿,她给晏海清做心理咨询有几年了,晏海清是怎么走过来的,为什么视情感如草芥,她都知道。

     因而也清楚这番话晏海清不会认同。

     晏海清果然轻蔑地笑了笑,说:“她在我梦里和高中时候的我相爱,她现在说的喜欢根本不是指我。照您这么说,我的潜意识也不认为她会喜欢这样的我。杨子溪‘应该’喜欢一个善良脆弱幼稚敏感的我,现在的我还是不配得到爱咯?”

     杨子溪下意识反驳:“我不是……!”

     晏海清的目光轻轻掠过杨子溪的脸,并没有停留哪怕一瞬间,可杨子溪还是愣住了。

     扪心自问,她的确不喜欢这样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晏海清,她还是喜欢高中的那个。这个晏海清棱角太明显,杨子溪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似乎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嘲讽着。

     就算看不惯自己的每一处软弱和幼稚,晏海清也把这种感情命名为“爱”。

     把这种想要掐死自己的感情,命名为“爱”。

     杨子溪顿了顿,话都到了嘴边,换了另外一句:“我不是为了陆阳文跳崖的,我是不小心摔下去的。”她捂着脖子,心情复杂地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是真的想要杀了我吗?”

     晏海清解释着,也不知道对杨子溪还是对许医生:“我厌恶那样的软弱,要是我像你们喜欢的那样子,根本活不到现在,也不能得到这么多东西。让我为了所谓的‘爱’去成为那样子的我,我不能接受。梦里的乌托邦哪里是乌托邦,分明只是我为了虚无缥缈的爱情,而进行的自我摧毁罢了。”

     晏海清摇了摇头,诚恳对许医生说:“这也是我来找您的原因,我要解决掉幻觉,我不想麻痹自己了。”

     杨子溪觉得自己被从头到脚淋了一大盆冰,从身体到灵魂都凉的不行。

     她清楚地知道晏海清说的是实话,也能够理解晏海清为什么会这样想。说到底,性格是由经历塑造的。上一世的晏海清接连经受那么大打击,为了在短时间内站起来,变成这样是能够理解的。

     她只是没想到,晏海清会那样决绝地、真切地,想要杀死自己。如果自己不是这个体质,是不是真的会被掐死呢?杨子溪一阵后怕。

     ……不,不说我了,晏海清难道真的想杀死她自己吗?

     这个晏海清拥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并不会为了谁改变。她持有严格的情感无用论,甚至认为爱和被爱都是软弱的表现。

     “梦里,杨子溪把我保护地特别好,像母鸡护崽一样。我在温床里被麻痹,被腐蚀,竟然还甘之如饴,毫无察觉。”晏海清看向许医生,道:“许老师,难道这说明我潜意识里想要那样子的‘宠爱’吗?变得弱小也是我的本能吗?那么这样的本能还不如不要。可梦境我控制不了,所以我才来找您,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个?”

     许医生沉吟片刻,说了些什么,但是杨子溪什么都没听到,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情:晏海清不喜欢自己。

     人生不能选择,不能重来。人类总是渴望后悔药,“要是怎样怎样就好了”。

     可晏海清在梦里亲历了另一种可能性,就算是自己对她好,她也不想要。

     要是给自己的晏海清一个选择的机会,她还会选择自己吗?还会选择喜欢自己,跟自己做朋友,当恋人……吗?

     .

     “轰!”

     所有人都看向声源处,杨子溪把面前的桌子掀了,直直地站在静谧的考场中心,脸色苍白,胸口起伏。

     不知道许医生说了些什么,或者是晏海清不想见到自己的念头太强烈,自己竟然真的被晏海清屏蔽了。

     这一次杨子溪知道,晏海清真的看不见她了。不是故作冷漠,不是刻意忽略,就是真真切切地看不见了。

     杨子溪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梦里的她渐渐地不能呼吸,窒息感包裹了她全身,她难受得快要死掉。

     晏海清没法掐自己,于是换了另外一种方法吗?

     也许她在梦里真的死掉了,所以才会一下子回到现实?

     ……不,也许是她在现实里死掉了,可梦还在继续。

     “这位同学,怎么了?”监考老师背着双手走过来,道:“现在月考呢。”

     杨子溪闻言看向监考老师,可双目眩晕,连天花板都是摇摇晃晃的,看上去快要掉下来似的。

     对方的脸很奇怪,右眼放大了,左眼缩小了,鼻子歪了,整个一个四不像。

     杨子溪开口想说“对不起”,下一秒却看到不断放大的地面。

     闭上眼睛的最后一秒,杨子溪想:啊,原来晕倒也不是那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