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晏明
    晏海清听到这个问题,先是一愣,眨了眨眼,想要糊弄过去,道:“你说什么?”

     杨子溪看见她这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停下脚步,道:“我看到晏明了,从窗子里。你是为了不被阿姨看到才关上窗子的吧。”

     晏海清这才咬了咬下唇,艰难地承认了,道:“我……的确打了个电话。”

     杨子溪咬牙切齿:“是为了钱么?还差多少?我放高利贷给你,成么?”

     晏海清飞快地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弄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还有那天他派人给我妈妈说了什么。”

     杨子溪不相信这套说辞,神色未定地看着晏海清,晏海清道:“我真的只是想问问。昨天我妈妈突然发病,就是因为我无意提了一句,我不相信他,所以更要弄清楚。”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的眼睛,乌黑的眼里满是不解:“他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吧,不弄清楚到底是在觊觎什么,我就很……慌,觉得不知道什么会有变故。杨子溪你懂那种感觉么?”

     晏海清这番话说得很真诚,杨子溪看着她的眼睛,也找不出说谎的痕迹。

     晏海清的生活向来井井有条,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个变数,就跟跟□□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引爆,把原来平静的生活夷为平地。杨子溪大概能理解她的感觉,于是问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去问,真的不会被骗得昏天暗地么?”

     晏海清没有说话。

     杨子溪犹豫道:“我可能……知道一些□□。”

     晏海清愣住了。

     .

     晏明这么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经历过许多次危险的时刻。真正闯出来之后,做什么都带着一股气定神闲的气质。

     他给了晏海清电话号码,亲眼看见那个小姑娘把名片撕掉,也一点儿不着急。他要的是把这个种子种进她心里,不急在这一时。

     可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种子这么快就发芽了。晏海清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离他给电话号码才过了几天?

     他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因此愈发不慌不忙。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这么多年商场拼搏习得的经验已经刻入了骨髓,他一点也不觉得拿来对付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妥。

     晏海清穿着很单薄且不合身的裙子,听手下人说,是那天晚上送晏柔柔来医院时穿的睡衣。

     他眯了眯眼,装出一副仁爱的慈父样,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了晏海清身上,柔声问道:“冷不冷?怎么不会照顾自己呢?”

     晏海清抓着西服的领子,一大半身子都裹了进去,看上去特别柔弱无依,的确是个还没出社会的高中女生。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你问。”晏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晏海清随意。

     “你有很多钱吗?”

     “对你来说,很多。”

     “你为什么姓晏?”

     “上次跟你说过了,我是被你外公外婆收养的,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生父母在何处,自然也不知道该姓什么。晏家对我有养育之恩,继续姓晏算是提醒自己知恩图报。”晏明一字一句道。

     “可是我听说,你是支教才认识我妈妈的……支教的事情,是真的吗?”晏海清小心翼翼地看了晏明一眼,打探道。

     晏明随即一愣,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反问道:“是谁告诉你的?”

     晏海清瑟缩了一下,似乎被吓到了,没有说话。

     晏明看到晏海清小兔子一样受惊的反应,才又镇定下来,道:“那些都是道听途说,是假的,你要相信爸爸。”

     这厮无赖得很,自己上赶着来认女儿,女儿还没表态呢,他就以父亲的身份自居了。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妈妈比你大一岁,她23岁才生的我。”那天她正是因为问到晏明和晏柔柔的年龄差的时候,晏柔柔才突然发狂的。

     在晏明的故事里,他是上大学之前跟晏柔柔好上的。难道晏柔柔怀了自己四年?

     晏海清本身就不相信晏明的说辞,好在杨子溪提供了更多的“小道”消息,从晏明的反应来看,极有可能是真的。

     晏明愣了愣,道:“怀上你并不是我考上大学那一年,要稍后一些。”

     晏海清似乎被说服了,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要是我去了你家……”

     晏明适时补充道:“是回来,回爸爸家来。”

     晏海清道:“万一我不是你的女儿呢?万一我跟你儿子也好上了呢?跟你和我妈妈一样?”

     晏明这才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这个女儿。

     女儿哪里是来认祖归宗的,分明是怀着利剑来刺探自己的,句句直指红心,把自己想隐瞒的一切都摊开了。

     她已经知道自己有个儿子了,说不定还知道骨髓的事情。

     晏海清说完之后,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晏明,似乎非得得到一个答案。

     晏明在短暂的沉默里整理了一下思路,觉得自己这次前来太过草率,也许需要正式自己这个流浪在外多年的女儿。

     他一方面觉得棘手,另一方面却又隐隐高兴——自己的种果然不同凡响,这个时候还能抛出这些问题,以后也不是不能栽培下……

     晏海清慢吞吞道:“如果我的生日跟您的记忆对不上的话,可能真的不是你女儿,我妈妈虽然疯却不傻,说话不会有错的。我虽然一直很渴望父爱,却不想认错了别人的爸爸,您还是在考虑考虑吧。”

     说完之后,晏海清站了起来,把西服递还给晏明,道:“谢谢衣服,我去监督妈妈吃药了。”

     晏海清坐在原地,看着少女的身影渐渐远去,眼神也变得危险起来。

     他吩咐周围人:“去查一查,她一个小女孩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