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流言
    12月13日一早,选拔会的安排就贴在了学校的公告栏。

     在那一行行的班级得分的旁边,这张公告显得尤为活泼,连边边角角都画了俏皮的小人。

     十八班的同学们看到公告,几乎都炸了。

     原因无他,他们班竟然有两个节目——合唱《雪绒花》,以及原创曲目《明天的我》。署名分别是“十八班全体成员”和“无知之木”。

     大家全部在讨论,这个突然钻出来的无知之木是何方神圣,只有杨子溪看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无知之木,如果没想错的话,来源应该是“无知之幕”1。给乐队起名的人似乎意有所指?

     已经很久没来上学的成碧突然出现,她这次换了装束,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及小腿的风衣。

     看来就连摇滚少女都是怕冷的。虽然杨子溪怎么看都觉得这件衣服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里昂同款……

     她一进教室,全班竟然有了片刻的寂静。

     成碧环顾教室,当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座位已经没有了。不过她没有在意这个,而是走上讲台,在黑板上用她那特殊的字体写了几个字:【无知之木】。

     班上于是完全静下来了,都看着她。

     成碧语气平静,音量也不大:“大家好,无知之木是我的,我是主唱兼队长,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为了同一场晚会努力。”

     说完了之后,她也不管全班目瞪口呆,用黑板擦擦了黑板,便走到了教室最后边,自己动手,把椅子放下来,就这样坐在了最后一排。

     教室里顿时乱作一锅粥,大家都想打听更多的事情,然而成碧无所谓的表情自成一体,把好奇的目光都隔绝开来。

     只有杜宇毫不在乎,面朝后排,跪在椅子上扬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组的乐队啊,好酷!”

     成碧笑了笑,说:“有几个月了,你要加入吗?”

     杜宇忙兴奋道:“好啊!”

     成碧摊了摊手,说:“可惜你过不了检。”

     杜宇于是有些沮丧,规规矩矩地坐回了原位。

     杨子溪转头,看见成碧朝自己这边笑了笑。

     除了早上的一点点小波澜,日子仍然在继续。中午吃饭的时候,钟梨和石尧都在打听:“听说你们班有两个节目?那个合唱我还可以理解,不过《明天的我》是什么鬼,无知之木又是什么?”

     杨子溪一边扒饭一边解释:“无知之木是成碧组的乐队,好像是他们自己写的歌吧。”

     钟梨道:“自己写的歌?是不是全部都是死亡、爆炸之类的,会不会被刷下来啊?”

     杨子溪摊了摊手,说:“我也不知道。”

     晏海清穿着奶茶店的制服忙进忙出,路过他们那一桌旁边的时候顺口插嘴道:“你说的是金属类吧,摇滚有各种各样的,不一定都那么消极颓废。”

     钟梨略微有些吃惊,道:“你还知道这些啊?那到底什么算摇滚?”

     晏海清想了想,说:“我也说不好什么是摇滚,大概就是那种……你觉得是摇滚的东西?”说完她自己都笑了笑,觉得这个解释一点根据也没有。

     杨子溪笑了笑,道:“选拔的时候一起去听听看不就好了?”

     四人一想也是,于是约定了明天一块儿去大礼堂观战。

     他们坐在奶茶店里纯聊天,突然听到店里的人全部在讨论一件事情:“同性恋啊……”

     “我们学校竟然有这种人?”

     “她那个样子,怎么看都是同性恋吧?听说搞艺术的都这样。”

     各种各样,不一而足。

     钟梨和石尧来了兴趣,小声跟杨子溪嘀咕:“他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不知道?”

     杨子溪却很敏感,觉得这肯定跟自己周围的人或者事有关。

     她猛地站起身,对瑛姐道:“瑛姐,我出去看看,帮我跟晏海清说一声!”

     瑛姐悠悠地应了一声:“哎好嘞——”

     杨子溪几乎在狂奔,顺着人流汇集的方向,一路跑到了公告栏那里。

     她上气不接下气,看见一大波人都围在公告栏附近,对着公告栏指指点点,闹哄哄地听不清在说什么。

     钟梨跟石尧跟在后面,也都很吃力,道:“长江……你怎么……跟、跟见了鬼……一样……呼、呼……”

     杨子溪扒开人群,艰难地钻了进去。

     随后便看到一张排版特别简单的海报,就在选拔会公布的海报旁边。

     这张大字报用杨子溪特别熟悉的风格写着这样两行字:

     【成碧是同性恋!!!】

     【不该参加表演!!!】

     这几个感叹号明显不是出自同一款报纸,字体、字号和颜色都不一样,一个比一个大,似乎是想造成振聋发聩的效果。

     除了这两行字外,还贴了一张照片。

     照片经过放大处理,加上像素可能本身就不太好,很是模糊,只能看一个大概。

     照片是在厕所里拍的,画面中心的成碧一副痞子样站着,另外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正在往隔间里钻。

     实在是太模糊了,能认出成碧全靠她标志性的外套。

     大家都在对着成碧指指点点,只有杨子溪看着另外一个模糊的人影,觉得分外眼熟。

     看上去那么像晏海清,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吧?

     “另外一个女的肯定也很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别人专门去找她,肯定是因为她自己的问题。”

     旁边有一个女生说。

     杨子溪冷漠地转过头,说:“我喜欢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啊?”那个女生很诧异。

     杨子溪接着说:“光是看你穿着衣服的样子,我就喜欢上你不穿衣服的样子了。要不要跟我约?”

     杨子溪这话说得特别流氓,眼神却很厌恶。

     那个女生皱了皱眉头,怒斥道:“你神经病啊!”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杨子溪回敬这一句,随后踮起脚尖把这张海报撕下来了。

     围观群众都很哗然,杨子溪扫了一眼,说:“歧视同性恋很有意思?有空去做两道题吧。”

     这些人大部分不认识杨子溪,但是见到这么一个刺头儿出现了,便纷纷压下了看热闹的心思,四散开来。

     议论声没有减少,想必是回教室继续探讨主人公到底是谁了。

     等人渐渐散完之后,杨子溪才看见了站在人群外的晏海清。晏海清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子溪拿着手上的海报,突然有点无所适从。她不知道晏海清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晏海清看到、听到了多少。

     她把海报往身后藏了藏,说:“晏海清,你不工作了啊。”

     晏海清没有说话。

     杨子溪正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人在拉自己背后的海报。她一回头,便看到了成碧。

     成碧皱着眉头,几乎是把海报抢了过去。她摊开来看了一眼,眉头皱的更紧了。

     “能搞到这照片也是很不容易啊。”她冷笑一声,说:“我还就跟他没完了。”

     说完,成碧看了看杨子溪,说:“谢谢。”

     杨子溪点了点头,然后对晏海清说:“店里还没忙完吧,我还得再去喝杯奶茶压压惊。”

     晏海清笑了笑,从笑容里看不出异样。“你出名了,这杯我请你。”

     杨子溪于是带着明显在状况外的钟梨和石尧,和晏海清一同朝奶茶店里走去。

     成碧对着他们摆了摆手,一个人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钟梨和石尧连那张海报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因此对当下的情形特别疑惑。不过看着杨子溪那张心事重重的脸,他们还是机智地选择了闭口。

     杨子溪不确定另外一个主角是不是晏海清,晏海清的表现看上去挺正常的,并不能从中推测一二。

     不过想到刚刚那张恶意满满的大字报和围观群众的发言……就算那个人不是晏海清,这张海报也一定是要揭去的。

     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无聊?不过是同性恋而已,至于吗?

     还有大字报这种宣罪形式,都多少年没人用了?

     杨子溪愤愤,与晏海清说话的时候却小心翼翼,生怕说错了什么。

     等他们真的结束了奶茶店的工作,回到教室的时候,班上的气氛特别热络,一个两个都盯着杨子溪看。

     杨子溪刚刚做出来那样的壮举,想必班上已经有人认出来了。

     杨子溪相当波澜不惊,不慌不忙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还没坐稳,杜宇便回头问:“杨子溪,你真的把海报撕下来了啊?真牛!还有人说照片上的人是你,不过我记得你跟成碧初中不是一个学校啊。”

     “海报上面写的什么?听说有照片,谁和谁啊?”常易大学霸难得八卦地这么坦然,平常说话都是说一半藏一半,打听消息的时候也都是竖起耳朵听,很少这样直白地问。

     杨子溪把耳机逃出来戴上了,说:“我也没看清。”

     “当事人”杨子溪回来之后,班上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在这一片黏稠的沉默里,成碧步伐坚定地走上了台。她敲了敲黑板,道:“针对我的节目没有问题,攻击性向就不太好了,你们说是吧?要是学校因为这个不让我表演节目,我无话可说。晚会不参加也无所谓,但是做这件事情的人我不会放过你的。一旦被我查出来了……”

     她环顾了一下全班,道:“我一定会把你揍进医院。我不怕退学,上一个学校就是这样。”

     成碧相当冷漠地笑了一下,随后走下了讲台。

     不知是不是她气场太足,一直到上课,班上都没有人说话。

     杨子溪小心翼翼地用余光去看晏海清,发现晏海清四平八稳地坐着,似乎毫无反应。

     过了一会儿,晏海清推过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厕所里的人是我,你已经知道了吧。】

     杨子溪一愣,有些诧异。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但是晏海清这么诚实地告诉她,是她没有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