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话吃醋
    “听说,凡间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在荒山野岭呆久了,出来散散心也是极好的。”蝎子精自顾自的在椅子上坐下。

     这家伙,说风就是雨,那天她可不是这么说的,如果她今天说的是实话……算了,本来还想问她既然是散心,干嘛跟着我们,但是一想到她是妖王的人,估计说出来的话也不一定是真的。

     “要是能在人间找个如意郎君,逍遥的过个几十年,就更好了。”蝎子精又说。

     我依旧不理她,打又打不过,又赶不走,嘴皮上占便宜有什么用。

     “你说,既然要找个人过日子,那肯定得找个有本事的啊!还要长得好看。卓然就不错,年少有为,长得也正合我意。就是,他已经有了你,这个就有点不美满了……”

     说完,她一脸的沉思……

     说真的,虽然想当她放屁,心里却也是恼了……不过,当务之急得想个办法撵走她才好……可是我一向也不是个聪明人……

     “说完了,你可以走了吧!”我出声说道。

     “不想看到我啊,那你走吧。”蝎子精看着我笑,提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又放回桌上。

     “凭什么,你看我好欺负是吧!”打不过,也不能丢了气魄。

     “是你一直在欺负我。”蝎子精说完,捏着兰花指的手指从茶杯里沾了些茶水迅速涂在自己眼睛里。

     “你干嘛?”我愕然。

     房门突然开了,卓然走了进来。

     “呜……”我看向发出哭声的蝎子精,耳中听卓然说:“你怎么哭了?”

     蝎子精不说话,只是在那里使劲的发出哭声,眼角分别挂着两粒晶莹的——水珠。

     “她怎么了?”卓然转而问我。

     “装的。”我说。

     “呜……呜呜……”蝎子精的哭声更大了。

     “可是她哭的很伤心……”

     “你不会怀疑我欺负她了吧!”我说卓然。

     “你不会!”卓然说。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我好奇了。

     “那你说说,你怎么欺负她的。”卓然说。

     “我骂难听的话,侮辱她了。”我说,倒想看他对我有几分信任!

     “你可不会坐在这里骂人。”卓然说。

     “啊?没明白。”

     “按你平常的惯性,你或许会打人,不至于骂人。”卓然说。

     “那我就是打了她呢!”

     “你真要动了手,她还能坐在这里哭。”

     卓然话刚说完,那蝎子精突然就停止了哭泣,哽咽着说道:“对不起,失态了。刚才和夫人聊天聊到了我爹,我忍不住伤心,就哭了。”说完,她起身又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房睡了。卓公子可以送一下吗?”

     这又是什么把戏,不能让卓然去。

     “我送你吧。”我说。

     “卓夫人的手还没好,怎好劳烦。”蝎子精擦干了脸上的水珠。

     “那走吧。”卓然说。

     “不行!”我说。

     “放心吧,一会就回来了。”卓然说。

     蝎子精说了声谢谢,然后走在了前头。卓然跟上,出门后,又回头关好了房门。

     盯着门板,我独自发起了呆,对于这只比狐狸还狡猾的蝎子,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不过这几天来,她也没对我们做什么……

     我烦躁的在椅子上坐下,感觉有些累,不是身体累,是心累。突然好想过回苍山上的生活,那种什么事都不用刻意去做,去想的生活……

     再回去,也回不到从前了吧……

     将桌上油灯的拨亮了一些,又坐了会,还没见卓然回来,感觉有丝不对劲。又不远,用得着去那么久?

     今晚红红和青青被安排到了其他房间,蝎子精单独住一间……不行,我得去看看,不能让她把卓然害了。

     我起身,刚抬脚,房门突然开了,卓然从外面进来。

     “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又坐回去,忍不住就问了他。心里并没有因为他的回来而轻松,反而更闷了。

     “久吗,我没觉得,你吃……”

     “我干嘛吃醋,只是担心你的安危罢了。”我接话道。

     卓然愣了一下,突然嘴角往上翘起一个弧度,他说:“你真的吃醋了。”

     他那一笑,还真让我有片刻的失神,好在他立刻出了声,把我又很快拉回现实。我不敢再看他了,别过头时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口也莫名其妙的跳得厉害。

     “还以为你不会再关心我了。”

     随着卓然的说话声,桌子上还发出一声轻响,是那种放东西的轻响,引得我不禁回头去看,桌上多了一个大碗。

     “不关心你,我就不会留下。”我说,鼻端闻到一股勾起人食欲的香味。

     “你说的有道理。这碗鸡蛋蒸粉条是我刚买来的,吃饭时我看你没吃多少,等会一定会饿的。”卓然说。

     看着那碗东西,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进来时他回我的第一句话,他说“久吗,我没觉得,你吃……”如果刚才我没抢话,下面应该是问我吃那东西吧!

     这一瞬间,我感觉好丢人,怎么我以为他要说的是我吃醋了?

     “怎么了你,脸这么红,哪里不舒服吗?”卓然说话了。

     经他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没事,有些热而已。”我找了个借口掩饰。

     “怎么会热,今晚还挺凉的。我看看。”卓然过来我面前,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要看什么时,一只温热宽厚的手掌贴在我的额头。

     “你干什么?”我推开他。

     卓然被我推的退了半步,他的手又抚上自己的额头,嘴里说道:“没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我说,左手搓了搓两边脸颊,想用有些凉意的手给脸降下温。

     “别揉了,越揉越红,还是吃些东西吧。”

     卓然说着将那碗东西移到我面前,我往里看了一眼,看起来还不错,白白的粉条上裹着黄色的蛋花,和零散的葱花搭配的像是一道缩小的风景场地。

     浓郁的蛋香挟着葱香扑鼻而来,我不禁咽了口口水,肚子还真有些饿了。刚要抬手去接卓然手中的筷子,那双筷子已经夹着粉条送到了我嘴边。

     抬头看到坐在桌子另一侧的卓然,他说:“你的手不方便,我喂你吃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