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 林子文的幸福生活
    欢乐公寓608室,客厅里,胡伊菲、秦雨墨、林小瑜、陈小嘉和唐小悠正在看一档T台秀,胡伊菲心不在焉,另外四人却在就穿衣品味问题争论的不可开交。

     虽然是个女孩子,胡伊菲对这个实在是没有爱。心不在焉的啃着苹果,曾小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少了这个可以欺负的受气包,胡伊菲感觉生活中少了许多欢乐。

     虽然,她的这种欢乐,有时要建立在曾小剑的痛苦之上。

     想曹操,曹操到!

     “我回来了!大家惊喜不惊喜?我,曾小剑,今天成功上演了王者归来!今天晚上我请客,地点由你们来选,全程一条龙服务,大家欢呼吧!”一身英伦风的修身西服,外加一顶圆边礼帽,就差一根手杖了。但这些穿在曾小剑身上,怎么都有一种沐猴而冠的既视感,特别是他头顶的帽子上还站着一只足足半米高、俊美挺拔的紫金鹦鹉。

     “噗!”胡伊菲口中的一口苹果喷出,剩余四女更是对曾小剑的造型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哈哈!惊喜?曾小剑,我现在只有惊,没有喜!你这又是搞得哪一出啊?别以为你往头上放只假鸟,人鸟合体,你就是天使鸟人了。”胡伊菲嘲笑道。

     “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伊菲,请叫我文公子,我并不是假鸟。还有,请不要把我和长相猥琐又愚蠢的贱人曾放在一起评论,那是对我莫大的侮辱。”林子文自曾小剑头顶飞下,然后站在茶几上用右翅膀抚胸,像绅士一样弯腰一礼,落落大方的说道。

     “啊!”五女大吃一惊,胡伊菲口无遮拦的惊呼道:“贱人曾,你的大鸟成精了!”

     丝毫没有发觉自己话语中的歧义!

     曾小剑面色一垮,造型再也摆不下去了,没好气的说道:“这位文爷,不,文公子,你们不必把他当作一只鹦鹉来看,虽然它就是一只鹦鹉。但比起它,我觉得文爷更像一个人,聪明的让我怀疑人生。”

     林小瑜突然一声欢呼,抱起林子文惊叫道:“哇!好漂亮!好聪明!好可爱!”

     呼吸着美女的体香,林子文直接把鸟头迈进两座白嫩的半球中间,满脸享受的样子。他第一次感受到做鸟的美好,要是做人,怎么可能有这等福利。

     “谢谢青春无敌美少女小瑜的夸奖,文公子我也是一直这么认为的。记得那一年,第一次在水中看到我自己的倒影,我直接就是一呆。简直是帅呆了!”林子文用夸张的语气惊叹道。

     “咯咯!文公子你好有趣哦!青春无敌美少女,这个封号我喜欢。”林小瑜乐不可支的笑道。

     “我呢?我呢?我是什么?”唐小悠满脸希翼的看着逐渐适应身份、蜕变为贱鸟的林子文。

     “你?你就是可爱软萌的明日之星小悠吧,能够和我一样靠脸吃饭,你为何还要依靠才华,你的努力让我汗颜!”马屁不能停啊。

     “呜!还是文公子你最了解我!”唐小悠亲了林子文一口,和它抱头痛哭,感动的不能自已。

     哭完,秦雨墨也面带期待之色的看来,矜持的等待林子文的马屁。

     果然,林子文没有让她失望。

     “诶呀!这么知性优雅,这位一定是气质美女秦雨墨吧?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见面更胜闻名!”无论演技多么浮夸,只要能够挠到别人的痒痒,马屁照样会成功。

     最后一个,陈小嘉立马正襟危坐,摆出自己最美的姿态,等待林子文的宠幸。

     不是,是点评!

     “不用说,这位端庄迷人的美人定然是欢乐公寓五朵金花中最后一位陈小嘉了。很高兴见到五位天上无有、地上无双、美到惨绝人寰没朋友的大美人,文公子我当真是三生有幸,千年修行得来的福气。”表演到兴起,林子文连唱诗班的咏叹调儿都用上了。

     看到喜滋滋的五女,曾小剑怪腔怪调、醋溜溜的说道:“这几天,这些话,文爷上到五十岁大婶、下到五岁的小女孩儿,基本上见人就夸,根本就不值钱,有什么可欢喜的?”

     闻言,五女顿时怒目而视!

     林子文不慌不忙的接话道:“贱人曾,知道你为什么27岁了还是单身狗一只吗?连什么叫做客气话,什么叫做肺腑之言,你都听不出来。除了拿你做备胎,随时给你戴上七八顶绿帽的心机女表,哪个妹子会看上你?”

     立马,曾小剑遭受一亿点暴击伤害!

     想到曾经的那位女朋友,完全符合林子文的所有猜测,曾小剑就是心痛不已,脸上露出蛋蛋的忧伤。

     ……

     “对了!你今天抽什么风?居然一身这样的打扮,还要主动请大家吃大餐,一条龙嗨皮?这不像是你曾小剑的风格啊?”看着林子文左右逢源的和四位美女打得火热,胡伊菲诧异的对曾小剑问道。

     “什么叫不是我的风格?我一向就是这样一个大方的人好吧?”曾小剑顿时跳脚,好似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

     “切!得了吧?三年室友,大家谁不知道谁啊?说吧?碰到什么好事儿了?彩票中奖了?”胡伊菲不屑的说道。

     “太让我伤心了!你们难道一点儿都不关注我的节目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做为我的室友,居然都不知道?”曾小剑悲痛欲绝。

     最令人痛苦的是什么?你衣锦还乡,别人却认不出你那漂亮华贵的衣服,反而以为那是抹布,现在他就是这种感觉。自己的节目辣么火爆,《鬼吹灯》辣么收欢迎,虽然主要是林子文的功劳,但挂名在他的身上啊。而这些室友,却全部都不知情。

     “你那个破节目,我们这里吃得好睡得更好,又没有需要治疗失眠的,谁会大半夜的守着去听你主持的广播节目?怎么?【星月夜归人】完蛋了,你终于要调到一个好部门去了,所以要请大家庆祝一下?”胡伊菲猜测道。

     “【星月夜归人】是完蛋了,不过贱人曾也被电台开除了!”林子文笑吟吟的插话道。

     胡伊菲摸摸曾小剑的头,诧异道:“你脑子进水了吧?这样,你还要庆祝,难道不应该滚回卧室去大哭一场吗?”

     “不过!我帮他火了一把,还挣回来100万,那破电台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身怀巨款,贱人曾自然要骚包一下了,大家不必和他客气,今天晚上尽管可劲儿的花。钱是王八蛋,花完再去赚。对我来说,赚钱,毛毛雨啦!”林子文臭屁的说道。

     在这个世界,不过是相当于08年的平行空间,他有这个骄傲的资本。